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紫无】猎鬼人·伍·海中月【上】

终于能好好摸鱼了!趁着中元节混个更,希望各位大宝贝们没有忘记我这个连载....



  ·主紫无   

  都市志怪玄幻题材   

  主类型:BG



01

  月夜,海风吹过无垠的海面泛起浪花层层。半卷的云雾被吹散,朗透的月光洒下,海间银华涌跃。

  巡逻船前的灯光循回落在翻腾的海涛中,船身破浪朝前平稳行驶去。船头甲板上,两名值班船员皆是满脸放松地仰靠在围栏上。

 “啊~静海的夜果然名不虚传啊!”身材稍瘦的船员眯着眼轻声感叹着。

 “也就这个时候能有享受了!你可悠着点!”另一个高瘦的船员话说到一半突然叫道,“诶你看那是什么!”

  稍瘦的船员闻声转过头顺他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天穹间一弯钩月高悬,而正下海中的月影却圆满澄亮,盈盈铺在水间散着柔光。这番场景带着说不出的诡异,却又似海妖的诱惑抓紧了人的视线,让人不由自主地渴求靠近。

 “那是什么?”“真好看!”“近了近了!”

  此刻,船上大部分的船员都已围在了这里。随着船越靠越近,他们的情绪愈发得高涨。不少人伏在栏边已是跃跃欲试。

  当船在不远处停下时,他们彻底看清了这轮海中月的模样。沉静澄明的光自海中透出,在海面与月光交融浮呈为一个完美的满月。柔净的清辉流淌在夜色里,为其更添一层神圣的韵味。不觉间,众人竟已看痴。

噗通!

一声水响将众人的心神堪堪拉回。

 “他跳下去了!”“你干嘛啊!想学猴子捞月吗!”“他...他下去就不动了!”“快!快把他拖上来!!”  

  骚乱间,一圈圈的涟漪从月影中心缓缓荡开,皱乱的水下明月依旧。

 

02

  “啊——好困。”无剑眯着眼打量了周围一圈,“你把我抓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还没睡醒...”

  紫薇并未答话,只是推开了身旁的窗户。腥咸的海风裹挟清晨海间新润的空气迎面扑来。

  “嗯?”无剑顿时感觉清醒了不少,她将头凑到窗边朝外看去,只见淡青的天泛着明,远处海天一色,几只海鸥从风里略过留下几声鸟鸣。“你这屋子选的不错。”无剑笑了声,她的目光扫过窗外的廊栏上停歇着的鸟,廊下两三女生结伴着欢笑走过,鸟儿不走反歪着头打量起她们的背影。待几人走远后,它收回视线转头看了同在看它的无剑一会后,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无剑弯起眼,眸中的笑意满得快要溢出。而后她收起神情,转头看向身旁一直一言不发的紫薇。

  “这次,你又遇见的什么?”

 

  “你就为了这个把我拉过来?!”无剑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紫薇,他们身前不远处一个女生神情黯然地坐在树荫下。

  “以你现在的身份,这是你应该去做的吧…”无剑看着紫薇皱起眉,“更何况,你这身份最为合适。”

  “我不方便。”紫薇表情淡淡地扫了无剑一眼,“她虽然是我学生,但是她们个人私下的问题,我管不了。我只是不想让这个事影响比赛。”

  “所以这次我是代工心理辅导老师?”无剑无奈地笑笑,抬步朝女生走去,“记得双倍代班费。”

 

  “你是?”树下,女生茫然地抬头看着面前笑得一脸浅淡温柔的无剑。她并不接过无剑递到手边的水,只是略羞地低下头,轻声说了句,“谢谢。”

  “可以坐这里吗?”无剑眼睫低垂,琥珀色的眸间荡着笑。

 女生点点头,也不说话,仅神情拘谨地低了头,手边不自觉地抓紧了衣角。

 “你叫什么名字?”她细微的神态举止被无剑尽收入眼底,无剑试图将她心头的紧张感缓解,“我叫无,今天早上刚刚到这里来旅游的。从刚才我就见你一直一个人坐在这,是小姑娘之间闹别扭了?”

 听着无剑软和的语气,女生摇摇头又犹豫地点了点头。

 “你是来这参加比赛的?”无剑偏头瞧着前庭里三两结伴说笑的女孩子,假装不经意地问。

 女生轻声应了句,但随即就低下头也不再说其他。与此同时前庭花草架,几个女生的目光投了过来。

 看起来有点棘手。

 无剑轻叹了声,再欲开口时,身旁的女生已经站起身来,朝着她淡淡一笑:“我该回去练习了。我先走了”话音刚落,她便跑进了廊下,身影回转消失在廊柱与盆栽花草后。

 “....”无剑略为无奈地半抬着眼朝紫薇看过去。然而后者只是一脸如常的瞥了她一眼后转身回了房间。无剑顿时觉得有些头疼,起身跟了过去。

 

03

  “你也看到了。那孩子心防太重......”无剑看了眼桌旁收拾书本的紫薇,随手拿了个面前碗中的椰子敲了下,“难。”

  “还会有你觉得难的事?”紫薇翻了翻最上一本的书页,将摞好的书推回原位,“时间不多了。离比赛还有一个星期。”

  “那也就是说,我还能有几天真正的假期了?”无剑把不知道从哪摸出的吸管插进开口的椰子里愉悦地喝了起来。她回头望向窗外的与天连成一线的海面,又抽了几口嘴边的椰汁,起身走向房门口。

  “你去哪?”紫薇回头问道。

  无剑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蹿了出去。

  “海滩度假当然是要和阳光沙滩躺椅一起啊!”

  “....”紫薇搁下手中整理到一半的书,走到圆桌旁拿起无剑喝完剩下的椰子扫了眼。看着椰子那被剑气切得平整光滑的切口,他嫌弃地把它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里。

  

 民宿外,海畔沙滩上阳光倾洒,浪涛声声。几把遮阳伞伴着躺椅零散地撑展在碧空下,时有女孩子的欢笑声从不远处的沙滩传来。

 无剑穿着从老板娘那里讨来的沙滩度假装悠闲地躺在伞下,海风扯动着她的裙角,耳畔是涛声与风痕。正当她极为享受地闭起眼想小憩一下时,一颗球带着风沙倏地落到了她的躺椅旁。

  “啊,不好意思!”

  一名女生急匆匆跑过来蹲下身子将球抱起。

“咦?!”她抬眼,正好对上侧头俯视的无剑。

无剑笑了声,摘下墨镜坐起身朝她一笑:“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啊?”女生张着眼愣愣看着她,那颗沾满沙子的球被她紧紧抱在怀中。

  “喂——红绫!你在干嘛!捡了就快点拿回来!”

显然,她的同伴等不及了。

“原来你叫红绫啊。”无剑瞧着她眨了眨眼。

女生点点头,腼腆地笑了下。她拿着手中的球朝无剑示意了下,站起转身朝同伴跑去。

 

  “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了么。”

  散着凉气的葡萄汁被推到红绫面前,清透规则的冰块浮动在好看的澄紫色中,哐当一声,敲得杯壁轻响。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自己做错了事。”红绫的脸上依旧挂着腼腆的笑容,若非无剑亲眼目睹,否则她也很难将先前那个与身边同学格格不入满眼漠然疏离却又隐有黯然的姑娘同眼前这个青涩随和的女孩子画上等号。

  “是我说话做事不好听不周到,因为这得罪了同学。现在这样也是自作自受。”红绫吸了口果汁弯起眼,“我现在也挺好的。还遇上您这么好的人,也算是否极泰来了。”

  望着她脸上简单的笑容,无剑淡淡一笑:“那就好。先前看你精神不佳,你这样想开了就好了。”

  “谢谢您关心,我已经决定好啦。”红绫轻轻咬着吸管。见此,无剑只得笑着应了声。她低下头寻思起这突然不按套路的后续,再抬眼,便看见对面的人的目光直直投向了身后。她下意识的跟着回过头,望见紫薇正站在冰饮店蓬下,手里还握了杯看似柠檬水的饮料。察觉到她们的视线,紫薇也望了过来。而他仅是淡淡地朝她们处扫了眼便向另一头的屋宅离去。无剑转过眼,正对上了红绫沉静的眸子。

  “你和紫薇老师是熟识吧。”红绫唇边的笑意未达眼底半分,“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影响到比赛的。”

  红绫的声音很轻,她的话飘忽在无剑的耳边,让她一时有些晃不过来。无剑还未来得及深想,红绫便已转了声调,故作神秘地朝她挤了挤眼睛。

  “你来这里也是因为那个吧。那你听过这里传言吗?”

 

04

  “快点快点!”打扮俏丽的女生颦眉催促着,忽起的海风撩动了她的长发。

  红绫蹲坐在沙滩上,月光在她手中的镜子上流转。她的身旁围了三名女生,都伸着头凑近看着镜子。一会儿后,红绫垂下眼,轻声说:“好了。”

  “快。”先前催促的那名女生带头将手伸镜前,然后拿出一枚细针在指腹上轻轻扎了下。

  “云容...虽然说是可以实现愿望,但这样,是不是有点...”短发女生怯怯地看着她道。

  “是啊,看起来很诡异...而且,我记得海里面是有...万一不成,招来其他东西怎么办!”另一名女生接道。

  “你们这两个胆小鬼!不敢就算了,不要妨碍我。”云容压低了嗓子,“你们不想,我想。”

 

  “我觉得,这个传言还挺有意思的。”窗前,无剑望着海线上的接近圆满的明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实现愿望。”

  “弱者才将自己的希望寄托给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上。”紫薇嗤笑一声,“海中捞月,尽是虚妄。”

  无剑回过头笑了笑:“也许这是真的月亮呢?”

 

  镜中的月影散去,云容睁开眼起身朝民宿走去,她身边的两名同伴皆是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后追在了她身后。红绫将镜子收起,跟着前面的人一起走去。海水拍打着沙滩,潮声不息。她停下脚步,侧头望向辽远的海面,失去月光眷顾的海在夜幕里沉静,而在那平静的底端却暗流汹涌。

  红绫不再多看,大步朝前离去。她踩过松软的沙滩,留下一串延伸的脚印。海浪拍来,将足迹吞噬。临近处的海面被远处照明灯照明,波纹下一条黑影快速钻进了黑暗深处。

 

第二天早晨,晨风初醒,骄阳方升的时候。

咚咚咚——

  紫薇房间的门被敲响。

  趴在桌上的无剑睁开眼,慢悠悠地起身飘到紫薇身后。门外,一头汗的男学生微喘着开了口。

  “老师...女生那边出了点事。”

  “知道了。其他人呢?”紫薇波澜不惊地问道。

  “老师们都去了。那个情况实在是...有些瘆得慌。”说着,男生咽了口唾沫,脸上的表情突变的十分精彩。

  见此,无剑轻笑了下:“能把这么大个人吓成这样,到底是什么事啊。”

  紫薇斜瞟她了一眼,而后对着男生点点头,反手关上门跟着他向民宿的另一边走去。

  屋里的无剑看着哐在面前的门,无奈地叹了口气后穿门而去。

  

  “到了。”

  紫薇到事发的房间前时,房门外的走廊已经围了好些人。在场所有的学生面上都是恐惧与嫌恶,就连一向冷静的领队老师都显得踌躇。他走到前排的领队老师身边,房间里的情形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他眼前。

  房间里的摆设皆大致完好,横桌上的东西一半零散乱在桌上,一半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似乎是人太过慌乱导致。床前的地上落满沾满血的玻璃碎片和一只同样沾了血的支离破碎的玩偶熊,一块镜子的支架横在一旁。血迹从染红的布偶处一点点延伸到床边,地上丢满了染血的纸巾。屋中飘散的血腥味久久不去。

  “人没事吧?”紫薇皱起眉,向身边人问道。

  “没事。”那领队的老师摇了摇头,“就是腿伤了,但是不太严重。希望不会影响那孩子比赛发挥。”

  紫薇点点头,目光又落到了走廊上从房间门口延伸到窗户下的脚印。领队老师啧了声,压低声音凑近他说:“这个脚印我们来的时候看了,到窗户外面就没了。真是奇了,这是3楼啊。不过啊,这里看起来还真是有点邪门。这里面这样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别说是学生了,我一个向来不信什么的大男人见了都吓了跳。”

  “受伤的有几个?”紫薇问道。

  “两个。另外两个孩子吓得不轻。腿伤了的那个是云容,另一个叫红绫的手伤了。”领队老师一边说着一边处理着周围围观的学生,“都回去好好休息,就是一个意外别担心。安心比赛,都别看了!”

  “哎这房间只能麻烦人好好收拾一遍了。怪渗人的!”领队老师看着离去学生的背影,拍了拍紫薇的肩,“没事了,你也回去吧。”

  “看起来是挺吓人的。”无剑望着在回廊里踱步打着电话的领队老师淡淡道,“你察觉到什么了吗?我什么都没发现。”

  紫薇摇摇头,面色沉了下来:“不是其他东西。”

  “呵。”无剑笑了声,靠倚在边窗顶层的玻璃栏上,冲着房内反招了下手。在领队老师回头的空挡,一块镜片飞到了她手里。她将镜片举起,“普通的镜子而已。”

  紫薇不语,手指擦过窗台上的脚印,收回时指上沾了几粒白色的颗粒。

  无剑飞身凑到他指尖前嗅了下,随后伸手沾过他指尖的白色颗粒放进嘴里:“是盐。”

  紫薇抬眸,同无剑对视一眼后,手指合拢轻捻搓去了手中的东西。

  “诶,你怎么还在这?”领队老师打完电话,大步朝他走来,“走走走,别在这里了。等会有人来清理的。我们先去看看那几个孩子。”

  两人的背影远去在阳光浸染的走廊里,无剑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底下的脚印,意味深长地将目光投进了正对面的房间的。


评论(4)
热度(16)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