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梦间集乙女】【金铃索X无剑】终南雪

 @不枯海  点的 (感觉水平下降了不止一两点,QAQ求不要嫌弃)

还债啦还债啦!终于有了网,我又是一条活过来的咸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暮冬冷夜,终南山林间薄雾缠绕,偶有栖息的孤鸟突然飞起掠过,余声寥寥回荡在林间,惊起一片沉寂的寒意。古墓入口一旁的大石上,无剑握着包扎好的的手仰头望着无光的夜空,愣愣出神。

“无剑...你在这里做什么?”轻温的少年音在身后响起。无剑回过头,朝立在身后有些诧异的金铃索笑了笑。

“金玲你也是睡不着吗?”无剑歪过头,笑看着面前的金铃。

金铃摇了摇头,默默坐到了无剑身边。

“那是因为我?”无剑故作沉思状,假意思考一会后开口问道。

“没有!”金铃十分决断地否认了。他微微侧过头,掩在黑暗中的脸有些发烫。

  无剑笑了起来:“这样啊。既不是睡不着又不是来找我,难道你是出来找猫的?可是这个季节的这个时间,猫怎么会跑出来?”

  “没...没有。”金铃极轻地说着,“你的伤...好点了吗?”

  “啊?”无剑怔了下,转瞬又笑起道,“啊!是有点疼呢~所以我才睡不着出来缓一缓。你不说我还忘了呢...哎呀,还是有点难受啊!”

  “我看看!”

  闻言,金铃一把拉过无剑的手,掏出怀中的火折子放在一旁,借着光就要拆开查看伤口。无剑轻笑了一声,望着关心情切的金铃挑了挑眉:“哎哟,你轻点!好疼!”

  话刚出口,覆在无剑手上的力道变得更为轻柔了些。“啊?抱歉,我...我一时情急...”金铃柔缓的声音带了几分歉意,软软地抚在了无剑的心头。无剑眼中的笑意更浓了些,随着他的动作继续喊起来:“痛!再轻点,对,再轻点....”

  突然,金铃抽开了手,无剑那只原本被他托在手心的手毫无防备地落下磕到了石头上。“哎哟!”这一次,无剑是真的喊痛了。

“你....”金铃又是气又是恼,但看着她这幅吃痛的样子又不觉心软了起来,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动作。

“金玲...”无剑刚要说话就见他转身要走,她急忙拉住了他衣袖,略带几分讨好地笑道,“抱歉,刚才是我不好。金玲儿你大量,不要生气了。”

  而金铃并不理她,却也是站住脚步没有要走的意思。见此,无剑急忙继续道:“别走嘛,正好我们都睡不着,一起看看赏赏这个无光之夜也是不错的选择。”

“哼...放手。”金铃别过头,压低了声。听此,无剑反抓紧了他。

“那你不能走...”无剑软了声音,语调间还隐隐带了几分委屈。

  金铃的身子僵了下,转身叹口气,坐回了无剑身边。无剑略为得意地笑起:“多谢你肯答应我,不然我就只能继续一个人坐在冷风里了。”

“哦,对了...”忽而一阵风猛烈而起打断了无剑的话。二人同时别过头,以侧身相抵抗。风停后,无剑抱起胳膊,轻声自语道:“奇怪...怎么突然...”

  她的话再次停下。一旁的金铃闻声抬起眼,却觉一点点的冰凉不断落在脸上。

“下雪了?”金铃问道。

  无剑轻轻“嗯”了一声,伸手握住金铃的手:“金玲你会不会冷?”

“我...我不冷!”金玲红着脸抽出了手。

“这样啊。”无剑笑了笑,将手边的火折子再次燃了起来。火光暖暖地照亮了他们眼前的一片景象,如墨铺满的深沉夜幕中,一朵朵细小的雪花泛着微白层层密密地扬落飘下,无声无息落在地面,继而与之融为一体。暖红的火焰势虽不大,却仍旧明亮。远望这天地,墨色浩渺,飞雪苍茫,唯余这一点星火如萤,漫洒着照暖了一点寸土。

“这次我第一次看到终南山的雪。原来是这样的...”无剑垂下眼轻轻笑着,“而能和金玲一起看雪,也是我未能想到的。今晚真是充满了出乎意料的惊喜啊....”

 “我虽然喜欢下雪的日子,可是待日光出来,雪便会消散的无影无踪,这般转瞬即逝就如花开一季一般,过了就难再。”金铃摇摇头,叹了口气。

 “并不是这样的。”无剑转头直望着金玲,神色认真地道,“日出雪融后,雪会化为水,被吸收融入泥土花树。它只是换了一个方式留存,落下痕迹,并非消散无踪。”

 “同样,金玲也是如此。从冰火岛到留置剑冢,以及现在相伴时刻顾及照料我,这些都在深刻在我心里,永远也不会改变消失。”

 “对于我来说,金玲是我最重要也是最不愿放开手的人。”

   对视间,无剑浅浅地笑起,伸出手拂下了金玲鬓边的一点飞絮。

   石岩外,夜雪长落,悄然无声。

评论(2)
热度(60)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