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紫无】猎鬼人肆·旧友之约(下)

  ·主紫无   

  都市志怪玄幻题材   

  主类型:BG





终于写完了QAQ!!!现在是期末期,考试季!原谅我缓慢!

——————————————————————————


08

  “外面怎么样了?”

  终于从宴会中脱身的无剑横躺枕在厅外无人的阳台沙发上。她埋头在沙发的扶手上蹭了蹭:“累死了....我今天可算是感受到什么叫人生起起落落了!”

  “和你预料的一样。”紫薇倚靠在沙发另一头的角落里,转头看着垂头丧气疲倦不已的无剑,眼中满是戏谑,“看起来你今晚的大小姐生活体验的不错。”

  “哈哈,还行吧。千人焦点特别照顾,还有当红影帝亲自探问,论这样的待遇这里谁还能有啊?!”无剑假笑了两声,有气无力地道。

  “哦?”紫薇挑眉,“那这么说,你很享受了?”

  “别了,我觉得还是玉佩里舒服。”无剑长叹一声,坐起身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她揉了揉脚踝和脚跟,远望向天边的夜空:“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还认不认我这个主人....”

  “你已经照着我给你的方法去试了吧....”无剑轻声说着。

  紫薇点了点头。

  她站起身,将双指放到唇边朝着苍穹打了个唿哨。身后的大厅里,一瓶香槟正好被打开,人群发出一众呼声。

  无剑立在灯火幽暗的石栏畔,仰头直望远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片刻后,遥远的夜幕尽头,一点白影朝此迅疾而来。

  扑哧——

  一只白隼落栖到石栏杆上,抖了抖身,收了翅膀。

  看着它,无剑眼中荡起了层层笑意,“好久不见,小白。”

  白隼歪着头,一双利眼直盯着她。

  无剑伸手朝它头摸去。鸟儿转头躲开了她的手,起身飞落到了紫薇的手边。

  “.....我只是暂时换了个脸,就这样被抛弃了吗?”无剑愤懑地看着亲昵地歇在他身边的白隼,上前几步拿起桌上剥好的瓜子放到它嘴边,“他不过就是按我方法把你召出来喂了一次,你就倒戈了?”

  面对着眼前的食物,白隼张嘴凑上来就要吃。无剑一把将伸出的手缩了回来,反手就在它喙上弹了一下。白隼“咯嗬”地叫起,飞起停在无剑面前不满地望着她。随后绕着她盘旋一圈后,歇在了她胳膊上。

  “呵,还真是你养的鸟,性格都跟你一样,非要吃教训才记起。”紫薇懒散地靠在垫子里,倨傲地望着她们讥诮道。

  “请您闭嘴。不然我不介意在这里解开封印让这位大小姐本人来跟您继续讨论事项。”无剑摸了摸白隼,对着它做了几个口型。白隼飞了起来,扇着翅膀在阳台前又看了她一会后,振翅没入了夜色。

  “希望不会出意外。”

  厅中明亮暖熹的灯光从玻璃间溢出,投在夜风下浓厚的暗影上。阳台上人与物的影子横斜半遮地落在地面,衬出几分夜的微凉。交错的光影里,无剑回过头,那张不属于她的脸上开出一朵明艳的笑。

  “她快醒了。”无剑眯起眼,伸了伸胳膊,“夜晚终于要过去了,等封印结束我也能离开这个身体了。”

  “有无数人关照,出事就躲在众人身后,这样的日子不是挺好?”

  “是挺好的,好到我都再也不想有这样的体验了。她的魂识是被强制封起来的,一旦我用自己的力量,封印就会在体内和力量相冲,最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唯一的好处就是.....”说着,她就扑到沙发边伸手扒紧了紫薇的衣袖,“大佬,请您待会一定不要抛下我!”

  紫薇挑了挑眉,俯视着她玩味地道:“你怕了?”

  无剑点头如捣蒜:“是是是,我是真的怕了。”

  

09

  距离餐桌不远处的角落里,无剑十分享受地吃着面前的各式甜点。坐在她身旁的紫薇的面前也同样放着一个盘子,而盘中却空空如也。

  “这就是你说的至关重要需要我来做的事?”紫薇不耐烦地看着她道。

  无剑点点头:“你没发现你坐到我旁边以后都没人过来找我了吗?”

  “真是无聊可笑至极!”紫薇站起身,转头就要走。

  “不行!”无剑急忙抱住他的胳膊,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语气间带了几分委屈,“我不想再应付那些人了,我社交恐惧症!还有玄铁神雕和浮生.....你就不能可怜我一下吗...”

  望着她这副和落水的鸟儿差不多的样子,紫薇嫌恶地道:“你不嫌丢人吗?”

  “反正丢的不是我的人和脸!”无剑紧了紧抱着他胳膊的手,

  “......”紫薇冰冷着脸,重新坐了下来。

  无剑快速撒了手,叉起一块慕斯蛋糕放到紫薇盘子里。

  “来,你也吃。不然我一个人吃,太显眼了。”

  “.....”在看了面前的蛋糕好一会后,紫薇拿起了叉子。

 

  人群外,一直遥望注视着无剑的云珀,默默低下头,握成拳的右手因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片刻后,她抬起头,伸手抹掉被咬破的唇上的血迹,笑着向无剑走去。

  “小莲!”无剑抬起眼,云珀浅笑着上前几步,站到了她面前。

  无剑放下手中的餐具,拉过她到身边坐下:“你去哪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见到你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云珀偷瞟了一旁的紫薇一眼,低头靠近无剑耳边轻笑道,“难道....”

   无剑拿着刀子的手僵了一下,回头朝她展出一个得意的笑:“也就那样。”

   “可是之前你不还是很生气被拒绝的事吗?”云珀将头深深低下,挨到了无剑的肩旁。

  无剑转开视线,将嘴边想要撇清的话语重新吞下。云珀的身子有些抖,她在心底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她的头,目光回转间,她瞥见一点光没在云珀虚握着的手间。

  “你手里的是什么?”

  云珀摊开手:“没有呀。你看错了吧。”

  无剑的眼光扫过她身后的裙裾:“可能吧。”

  云珀笑了笑。此时一位侍者端着果盘朝一旁的餐桌走去,云珀轻声喊住她,并让她将果盘与香槟一起拿来。侍者应声照做,即将行至身前时,云珀起身绕过桌子要去拿香槟。但此时侍者突然向前扑倒摔来,果盘和云珀拿了一半的酒杯统统朝无剑飞来。

  嘭——

  高脚杯摔碎在地。香槟、水果以及沙拉酱糊了无剑满裙。

  她们是故意的。

  无剑同紫薇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接着,无剑站起身,狠狠地伸手扇了不断道歉的侍者一个耳光。

  “你走路不带脑子吗?!毁了我的裙子你赔得起吗?道歉,你也配?!”无剑神色狠戾,艳色怒容。

  侍者不断鞠躬道歉着,大厅中所有人都被她的厉声质问吸引,目光同时投向了她们这里。人群中的三两小团体都彼此交头接耳,低声议论起来。

  “啊,小莲你这....先去换衣服吧,过会再来和她算账。”云珀急忙拉住无剑,焦急地劝道。

  无剑瞪了侍者一眼:“你现在可以收拾东西了,自己放聪明点,别等我回来浪费口舌!”

  侍者恭敬地鞠了个躬,垂头离开了。对着她的背影,无剑在内心一万个小人在跳跃:“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无剑冷哼了声,被云珀扶着走向了内厅。紫薇不动声色地趁机扫视观察了一圈旁余一众人的神情动作,随即跟在无剑二人身后离开了。

  见其间的主角散去后,众人也随之恢复了先前的悠闲状态。大厅另一头的玄铁青光神雕三人站在恰好能看清无剑处情形的地方,严肃着面容目送无剑几人消失在走廊。柱后倚在窗边的浮生将落于场外的视线收回,半阖的眸中神色深沉。

  说笑的人群里,君子端着酒杯面无表情地不断路过身边各种情态的人,索然地看着周围布置奢华的场景。他快速走着,突然,一双简色的高跟鞋出现了他眼前。他抬起头,视线顺着凹凸有致的身材向上移去,一张妩媚美艳的面容映进了他眼底。

  这张面容,曾和他于梦中多次所见,也让他在梦中分离后郁郁思念至今。

 

10

  休息室内,换好衣服的无剑被摆在面前装了足足一包的化妆品惊愣了在桌前。

  “唔,我看看...你这个衣服比较配....浅粉?不行,太淡了。西柚色?有点荧光,会显得有点突兀。茜色?哎呀,有点深....不行。还是这个西瓜红吧!”云珀不断地拿起桌上的口红比了又换。

  “.....就这个吧!”赶在云珀再次否定选择前,无剑急忙拿过她手上的口红涂了起来。

  “可是....你以前不喜欢这个颜色啊。”云珀笑眯眯望着她说道。

  无剑放下口红,抿了抿双唇,面不改色地道:“但是它配这条裙子。”

  “而且,这是你给我挑的,我再不喜欢也要试试啊。”无剑笑起。

  云珀睁大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她,眸中盈动的光华清亮细碎。

  “我...我去外面看看,那边的事我还没打点好!”云珀慌乱地站起身,以此为借口快步离开了房间。

  无剑一脸意料之中地笑着。待云珀走了一会后,她才起身走到门边半打开了门。无剑探出头,向等在不远处的紫薇招了招手。

  “被看出来了?”无剑轻轻带上门,叹了口气。

  “暂时没有。”紫薇淡淡道。

  “哈,那就好。”无剑摇摇头,“试探方式也不来个新的,这么老套当是演偶像剧吗?”

  “那孩子人都没碰到就倒了下来,当我瞎吗....”无剑扶额,“就不能找个演技好点的吗?还有云珀...”

  无剑轻声叹息了下:“看她当时的表现,大概是不同的两方了。”

  “比较起来,你也没有好到哪。”紫薇冷不丁地开口道。

  无剑愣了愣,随后唇边勾出一抹笑,微昂着头走到他面前,伸手扣住了他的下巴,扬望他的眼中是张扬至极的娇与傲:“我再问你一次,要做我的舞伴吗?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休息室的门轻轻合上了,阴影里,云珀咬着牙无声走开了。紧握在手中的绿色琉璃扎破了她手心,血在滴下前悄无声息地没入了琉璃中。

  

  “我看你这只手是不想要了。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紫薇寒着脸,凝视着她的凤眸间隐隐蕴着怒意。

  无剑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回去:“就知道你不会配合我。我演得这么努力,不能夸我下吗?”

  紫薇:“勉强唬人。”

  闻言,无剑轻笑了声。

  

  “嗷——!!!”

  远方的嘶吼声不真切地传来。

  屋内,二人对视一眼后,无剑轻声道:“开始了。”

  紫薇的目光瞥过窗外,转身出了房间。

  

  “嗷!!!”无数的魍魉从屋后的山道间聚集而下,来势凶猛。

  “这么多!”青光拧着眉,同玄铁神雕站在山脚处瞧着不断聚集的魍魉道。

  玄铁沉静地看着这一切,身姿不动如山:“我不会让它们过去的。只是在那之前....”

  “她真的还在吗?”青光仰头望向了夜空。

  “为今只有这一试才知。”

 

  “咯嗬——”

  白隼从林间冲起,盘旋在树林的上空。

  “这是?!”

  等候在山下的青光玄铁神雕同时睁大了眼,震惊地望着盘飞的隼鸟。

  “——?!”

  阳台上一直远望着后山的浮生也在此刻惊讶不已。他翻身跳下阳台,于空中点过树梢借力,起落间快速移向了后山。

  与此同时,山下三人也顺山路奔向了林中。

  林木的阴影里,紫薇从中转出,目送着三人的背影,嘴角轻挑。他望了眼还在旋徊的白隼,踏上了林中路。

 

  屋内,无剑站在落地窗前满意地笑了起来。

  吱呀——

  门开了。

  她回过头,神色迟疑:“云珀?”

 

11

  “那边!”青光快速挥剑斩下身边几只魍魉的头,跳起踩过一只魍魉的肩借力后翻退到延伸至山内部的林路上。他反手砍断身后魍魉的身体,回身挽剑刺出一个剑花结果了另一只扑过来的魍魉。此刻,其他人也基本清理掉了周边的魍魉,朝着他走来。

  “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哈哈!”神雕活动了下手腕,笑着道。

  玄铁点点头:“这些个无名小卒就当拿来练手活动筋骨了!”

  青光爽朗地笑起:“是啊,好久没有这般过了!前面路已经开好了,走吧!”

  

  直至三人走到林中深处,也再未遇着先前那般成群的魍魉。偶有一两只落单的魍魉也都被神雕快速斩杀。

  三人神色凝重了起来,他们缓缓向深处继续行去。绕过一丛灌木,月光洒落的林间草地上,一名银发男子正擦拭着手中剑。

  “紫薇?”青光愣了愣,“你怎么在这里?”

  紫薇还剑入鞘:“和你们一样。”说着,他便侧头望了一眼飞在空中的白隼。

  忽然,白隼停下了盘旋,朝着西边林中更深处飞了去。

  青光三人同时喊道:“追!”

 

  “云珀?你脸色不好,你不舒服吗?”无剑不动声色地看着一步步靠近她的云珀。

  “小莲,刚刚我看见了。”云珀抬起头,甜美的笑容中透出一层说不出的诡异。

  无剑皱起眉:“你看见了什么?”

  云珀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眸光盈盈的眼里是说不出的悲伤。她偏过身,走向化妆台:“你喜欢他?或者说....你爱他?”

  “......”无剑凝起神,警惕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云珀转过头,美眸圆睁,怒视着无剑。倏忽,她又柔了神情,软声哀求道:“小莲,你说啊。告诉我....”

  “你....”看着她的模样,无剑心头凄凉一片。她闭上眼,摇了摇头:“对不起,其实我....”

  “不!”云珀哑着嗓子哭喊了出来,“为什么?你不是说看不上他的吗....”

  无剑:“......”

  原来还说过这样的话啊...不知道到时候告诉当事人会不会有有趣的反应....

  无剑又叹了口气:“你听我说完。其实我不是....”

  话未说完,云珀就扑过来抱住了她。“小莲...”云珀轻声呜咽,“我喜欢你啊...我是以一颗渴望成为你的伴侣的心在喜欢你啊....”

  无剑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却还是没有伸出。她垂下眼,细密纤长的眼睫遮掩住她的瞳眸,悲悯填满了虚晃的阴影。

  云珀抚上她的脸,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原以为让他看见你最不好看的样子,那样高傲那样眼高于顶的人就会厌恶你,这样你的眼光就又能回到我身上。可是,他居然没有....”

  “那....我只能这样把你留下了。”云珀破涕为笑。

 

  “没有人?!”玄铁环顾着四周,微喘着气说着。

  青光摇了摇头:“周围我也看过了,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一路过来魍魉倒是杀了不少,也没有跑错方向,怎么就是找到不到那个小家伙呢?”神雕叹道,“难道是假的?”

  “不可能。这确实是她的白隼,我不会认错。”玄铁直接否定了他的想法,“是藏起来了吗?”

   其余人皆是不答。青光和神雕皆是沉思状,紫薇则是瞥了眼天上的隼鸟,隼鸟飞了一会,昂头长鸣一声后,径直朝远方飞走了。

  “走了。”紫薇说道。

  余下三人面面相觑。

  

  层层树影后,一直跟在几人身后的浮生看着白隼离去的方向,神情若有所思。片刻后,他转身走向了林外。而后,林中的魍魉皆消失了身影。

 

12

  “你做什么!”无剑厉声问着地上捂着手的云珀。一块破碎的绿色琉璃散在她的身旁。

  云珀低垂着头,并不答话。墙上悬挂着时钟吧嗒吧嗒走着,时针慢慢地向12移动一下。

  无剑看了眼时钟,暗叹了声。

  快到时间了。

  “我想要小莲一直和我在一起。”云珀抬起头,“可是,你不是她!”

  云珀猛地抓起散在地上尚还一半完整的绿色琉璃,扑了过来:“只要你消失了,她就回来了!”

  无剑急身退后几步,闪躲开了她的攻击。云珀不断地扑上来,无剑左闪右躲着不断回避她凌乱的攻势。待她最后扑倒身前时,无剑猛地抓住她的手,反手砍过她手腕,震落了她手中的利器。

  琉璃带满着鲜血落在了地上。血逐渐被吸收,破碎的琉璃亮了起来。

  云珀踉跄地站起身,眼中的神采渐失。

  无剑心中一惊,急忙朝后退开。此时,云珀唰地扑上来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按在了床边。

  “死吧!死吧!这样你就永远是我的了!”

  毫无神采的眼里,泪水不停地落下。冰凉一滴砸在无剑的脸上,她的心像被攥紧,剧烈的疼痛和凄凉缠死在深处。

  她死死扣住云珀掐在她脖上的手,窒息的痛苦让她渐渐无力。

  不能用剑气....

  她挣扎着伸手拽下床头柜上的垫布,台灯砸了下来,牵动缠起的电线闪了火花,随后报警器被触发了。

  “吧嗒——吧嗒——”

  时针一点点挪动着。

  嗒——

  双针重合了。

  无剑握着云珀的手渐渐松了力气,滑落了下来。

  

  “嘭!”

  门被撞开。

  展现在率先冲进来的青光眼前的便是这样的一副情景。

  大开的落地窗,抱在一起倒在地上的女孩,以及残留在地的细碎粉末。

  众人愣愣地对望着。

 

  “因为嫉妒,从而互相残杀?呵,真是有趣。”

  月色霜华下,紫薇站在旁屋的屋顶弦檐上,冷眼瞧着这一切。

  “你错了,紫薇。”无剑摇了摇头。她静坐于檐边,看着屋中的两个女孩被分别抱起送离,笑起道。

  “是因为爱。”

  “爱?”紫薇不屑地笑了声,“真是可笑的理由。”

  无剑笑了笑,仰起头,望进了满天月辉。微寒的夜风略过,带起了她被银华浸透的衣袖。

  

 

————————————————————

我来揭晓上次的答案了~

答案就是钢琴教室!恭喜墨华(如果喊错请见谅...因为我比较无知,那个繁体字有点认不出是啥-- )小可爱答对了!

番外会在我考完试后立即掉落~(*  ̄3)(ε ̄ *)爱你们~


评论(19)
热度(27)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