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梦间集同人】【无剑个人向】天光

  看了最新剧情后突然有感,不知道写的什么,反正把自己虐到就是了。下次剧情再这样,我就要给文案寄刀片了!

———————————————————————————




  夜已深,桌案上的烛火跳了下,无剑合上手中的书,起身走了出去。

  剑阁石壁上的字迹依旧遒劲清晰,她抬手,将字句逐一抚过,在落至其间最末一句“终难继矣”时,她的手颤抖着收缩在了尾字上。须臾后,那只手终是无力地沿着石壁滑落下来。无剑低头抵在石壁前,双目紧闭。

  “主人....”无剑轻声呢喃。

  她睁开眼,眼中却蕴满了哀痛和疲惫,全然不似平日所见那般的淡然坚定。她无力地靠在石壁上,轻轻哼起一首不知名的小调。寂静的剑阁里,她的哼唱声慢慢在空气中泅荡开。

  依稀间,她似又见到了独孤。光影倾泻里,他负着手立在她身边,直望着石壁上的字,眼中是一贯的浅淡无波。无剑仰着头,直愣愣地望着他。她忽地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滚了下来。

  她又想起独孤还在时,五剑情同手足彼此信任融洽地相处在一起的日子。确实是比梦境还要平和,美好。而后神逝去了,世界开始改变,而五剑也逐渐分歧产生了隔阂。她过去的兄长们选择了去实现他们共同的心愿,而她成为了背叛者。

  无剑擦去眼角的泪迹,笑了笑。她又何尝不想呢,时至今日,她没有一刻不在心底思念着他。哪怕是过去那段遗忘掉一切失去了一切的日子,她意识深处的思念都在不断叫嚣不停地提醒着她。无论她变为何等模样,那份思念都会引着她最终回到这里,回到她原来的样子。

  被木剑偷袭一剑贯穿的心脏在现在忆起时还是有些隐隐作痛,无剑算不清上一次同时见到其他几人时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多久。自她恢复身份以来,见到他们的次数少之又少,见到时彼此间的关系也是几近无解。更何况单只剑冢的事就已经让她难以抽身,对于剩下的她也是有心无力。

  闭上眼,过往种种如尘般铺天盖地而来。无剑张开嘴,嘶哑的声音从干涩的喉咙间发出:“主人...我一直在坚持遵从着守护者的使命,守着世界规则,遵循着宿命天道,我想守护下你所喜爱的这世间一切.....可是现在,我没能守好这些。”

  “对不起....”

  无剑低下头,极力稳下颤抖的声音。她深吸了口气,想要将胸中即将迸发的感情压抑下,紧扣在石壁上的指甲,断了。

  不得干涉改变所定一切命数。这是五剑必须遵从的规则。

  万事万物皆有自己的命数,生死轮回,循回往复。

  而神也有。生灭消逝,不再复还。

  因此,身为五剑,她只能看着,只能接受,遵从立下的誓言继续执行她的使命。

  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做到这些,很难。

  无剑也想过要独孤回来,但这一切既是已定便不可能再改。最后她选择了接受,渐渐站到了原来同伴的对立。

  紫薇的话还深深刻在她脑中。背叛?。是她先对木剑几人不断造成的灾祸的尝试阻止和弥补,还是后来木剑彻底断绝她心中牵绊情谊对她致命的杀招,她已经分不清到底谁的立场是对谁的立场是错。这些混杂着反复在她脑海间回放,无剑突然觉得有些累。

  她眯着眼,朝窗子望了望。窗外漆黑一片。

  无剑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而后不知过了多久,她迷糊地睁开了眼。窗棂间透进的微弱天光软和地倾泻成一片,光华里,那个人背对着她立在窗前。

  “主人?”

  独孤转过头,望着她的墨色瞳底光色绽开,浅和的笑意铺满荡了开。

  无剑望着他笑了起来,在眼泪即将溢出时猛地又闭了上。

  努力平静下的数个呼吸后,她睁开了眼。

  窗外,天光已大亮。

  


评论(6)
热度(44)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