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紫无】猎鬼人叁·赌徒(下)

  ·主紫无   

  都市志怪玄幻题材   

  主类型:BG

05

  男人赢得越来越多,他支出的银子也越来越多。他靠着这些将自己的家业做大,同时也将银子用在了村子的建设上。以往来示好的村民们纷纷对他感激涕零,看着自己土生土长的家乡逐渐变得富裕,熟悉亲近的村民不再受温饱之困,男人非常高兴。他觉得自己不断付出的钱财十分值得。村民们见他如此慷慨,皆是称他仁义不忘本。男人对此很是得意,于是在有村民向他借钱时出手更是大方。如此多次后,更多的村民们纷至沓来。仗着自己特有的‘本事’,男人也没有太在意,对那些人的要求皆是应允。
 

  “来来来,断哥我敬你。”穿着讲究的男人拿起杯子递到了断影面前。断影笑了笑,接过一口喝掉了。“最近啊,我新入了个股,你看我那个发展会怎么样?”男人拍了下断影的肩,笑道。

  “这....您可真是说笑了。我又不是什么大仙,才疏学浅,见识不多,怎么看得出来呢....”断影低下头,笑道。

  “你可是赌圣啊!光凭这从未输过的战绩可不就比神仙还厉害!”男人大声笑着,搭上断影的肩带着他向外走去,“今天我带你去见识见识,给你介绍点人。还有些新玩法,加上赌圣,那些人一定很有兴趣!”

  

  赌桌上花花绿绿的筹码不断地被推倒又垒起来,断影放下手中的牌,在众人的惊呼中笑着接过一旁打扮性感的美女递过的酒杯喝了一口。他微微颔首,走出了装潢奢华的房间。

  断影从大厦出来站到门前的廊下,伸手握紧了脖子上的吊坠宝石。天又下起了雨,灯红酒绿的夜幕下,来往车辆的灯光将淅沥的雨丝染上了几分寂寥。这段时间里,他常常游走在高档的宴会和酒桌上,应酬打点着各种人脉。越是接近那些真正的富贵之人,他的花销开支便于他们的身份成正比增长。

  他一开始是羡慕的,而后来接触的越来越多,他的思绪开始不断地混乱,他甚至觉得那些超乎寻常人几十倍的花销只是零花钱是非常正常的。他的价值观和金钱观不断地被侵蚀,与之而来不断扩大的是内心的自卑。他的出身与家庭让他在与那些人接触时总有点难以说出口。他不喜欢看到一些人带了怜悯的眼神,更不愿意看见说出后一些人眼中闪过的轻蔑不屑。因此,他越发地爱上了赌博的感觉,因为只有在赌场上时他才会有身为王者支配一切的尊荣感。

  能够在赢时看到那些过去想都不感想一起同桌的人眼中的惊羡和对他流露出的欲望,他十分的痛快。他的战无不胜对着那些沉溺在对金钱贪欲中的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就如同那块宝石,幽深黑暗却唯独凝了一点光在黑暗中,时刻诱惑着断影,让他在这一轮轮的赌局中不断沉沦。

  他爱极了这样的好运气。

  门边的侍从拿来一把伞,站在他身后给他撑起伞送他走向了停车区。这样的雨夜,断影想起了第一次来这里离开的时候。同样的雨,当时的自己同样也没有伞。他坐进车里,侍从在外关上了车门,向他弯腰恭敬地行了个礼。

  断影低头望着宝石上闪过的辉芒,手指轻轻摩挲过石面。这份黑暗到极致的妖冶似在不断吞噬他的心。看着它,他就好像在被深渊呼唤,呼唤着他堕落黑暗,遵从他的野心和欲望。不过那又怎么样,他已经拥有了射进深渊尽头的那点光,那个在雨夜抱着包狼狈奔跑的男人再也不会有了。

  想到这里,断影满意地笑了起来。他发动车,朝前驶去。

 

“你居然会选择冷眼旁观,还真是出乎我意料。”紫薇静静倚在檐下的石壁上,光华一晃而过的澹紫眼眸中写满了讥讽。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因果早已被写定,谁都无权干涉改变。”无剑淡漠地望着车轮溅起的水扬起又落地,混入更污浊的泥泞中,化为泥水。

“所以就只是毫无意义地看着,保持着残忍的无私,怜悯着这些蝼蚁吗?哼,在这点上,你还真是像极了他。”紫薇毫不留情地嘲讽着,街边路上的车灯光芒在他的身上横扫略过,转瞬即逝。

  无剑回过头,她素白的衣袖被风微微扬起。不断闪晃过的光中,她平静地望着紫薇,眼眸澄净,面无悲喜。

  紫薇偏过头不再看她。这样的无剑让他觉得厌恶。这样的神情模样,过去一样,无论是那时她对着自己还是现在,都从未变过。依旧淡薄平静,不带一丝感情。

“紫薇。”无剑轻声唤他。

  他回眸,视线重新落到她身上。

  无剑眼底的笑意慢慢荡开铺满,先前的模样全然不见:“雨停了,回家吧。”

  他垂在身侧紧握的手松开了。他看了无剑一会,直起身走入了夜色。

 

06

  男人不断地被索要,不断地放钱支出,渐渐地,这些形成了一个巨大无底的漩涡快速蚕食吞并着男人。男人开始窘迫,但每天上门的人只增不减,他不太愿意像以前那般了。而当他只是减少了一些他一味交出的钱财时,曾经亲切质朴的村民则开始抱怨。

  这样的话越来越多,男人不愿意失去自己的好名声和形象,但他没有其他的优处,除了一身力气和一副好运气。再次去为人做活?男人刚想就将这个念头掐死在心底,他如今的身份再去做这样的事,不仅其他人看不起,自己也会看不起。因此,他只能不断地赌,一局又一局,他浸在赌场的时间由原本的几个时辰拉长为整日,最后变为日日夜夜。

 

  又是雨天。雨声很大,噼啪地传进室内。

  断影疲惫地坐在休息室里,满眼困倦地望着手中的宝石。他已经有一个月没去过医院了。这段时间,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赌场里。他穿梭在不同的上流名人富商贵贾,靠着自己的赌运来不断攀附着人脉关系。长久的赌博让他的头脑麻醉,思绪好像飘到了很远很远。

   每次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时,他就会捏着这个吊坠默念着自己的心愿,渴望能借到它的力量给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眼花和错觉,每次这样以后那块宝石都会倏的亮一下,然后他脑子里的思绪就会被抽空,整个人便只能随着一个凭空的意识想法去做了。但索性这样的结果对他都是好的,他便没有太过在意,只当是宝石真的有灵借到了力量。断影也由此更为依赖这个吊坠。

  一个呈了白开水的透明玻璃杯被递到了他眼前。断影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人。

 “谢谢。”断影接过杯子喝了口,温热的水淌过他的喉咙,让他倦怠的头脑有了些清醒。

 “你看起来很累。”无剑坐到他身边,轻声道。

  断影笑了下,虽然不知道这个仅在那日医院见过一面的女孩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他本能地觉得她并不是抱着与其他那些人同样的目的而来的,“还好。”

“趁现在还来得及,你可以选择休息。”清冽的声音一点点浸润唤醒着他困顿的意识想法。

“什么?”这一瞬间,断影不知道她到底说的是哪个方面。

  及时而止。

  这四个字突然跳在了他脑中。

  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不行,不能放弃。即将唾手可得的更为耀眼的位置,财富,声名,权利...过去的苦心经营不就是为了这些吗....

  断影摇摇头,布满血丝的眼中写满了执着,这在外人眼里看来倒为像快入魔的偏执:“不用了,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能撑得住,我一定可以的。”

  身边的人叹息了一声。断影转过头,在她澄明的眸中,他竟读出了怜悯。那份怜悯带着悲哀,是给他的。

  被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怜悯?断影心底猛地燃起了怒火,他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一旁,语气冷淡地道了声再见便走回了赌场上。在热闹声里,觥筹交错,纸醉金迷间,他下意识地从人群缝隙中回头看向先前女子所在那处,此时人早已不见。他环顾着,试图在人群中找到她的影子,但就如她出现在他眼前那样突然,此刻的消失也是根本无踪可寻。

  本来就不属于这地方的人走掉离开也没有什么可以惊奇的吧。

  断影回过神,继续投入了赌局。

 

07

  男人输了。一直被幸运光顾的人一夕之间失去了自己唯一的长处,他一败涂地。他失去了原本得到的所有财富,受己恩的村民唾弃他,妻子嫌弃他,最后他们将他赶出了村子。男人无家可归,无处可去,变成了乞丐每日在村口乞讨。

 

  隆隆隆——

  雷声滚在云层里,闷闷地由远即近。

  紫薇仔细地擦拭着手中的剑,冷光从剑锋上流过没入消失在剑尖。无剑沉默在一旁,只是看着他。

  “这个地方的怨鬼有些多了。”无剑看着手中的引魂镜碎片,开口道。

  “管理人手下的那批遇见的也是这样。”紫薇将剑收了回去,抬眼直视着她。

  “力量还不够吗....”无剑垂下眼,神情严肃。

 

  断影呆呆地坐在空无一人的黑暗房间里。周围豪华的家具冰冷地立在那里,一层白布蒙在了上面。雷声轰隆地一下下打击进他的心,从天堂跌入地狱,他只用了一天。只是一局,他便输掉了所有。更可笑的是,曾经的人脉攀附的达贵统统翻脸,没有人肯再看他一眼。公司皆不会收录一个嗜赌的赌徒,何况还是一个成为落水狗的“赌圣”。

  断影对着手中的幽暗中仍范着盈盈浮光的宝石,大声笑了起来。宝石同他最先拿过来时的模样已经截然不同。曾经只有一点光凝在上面,就如深渊中的光束,引着人向前,而如今,这浮光盈盈幽暗妖冶至极的模样,无时无刻都在引诱他侵吞他。

  断影眼中映满了宝石的光,他痴痴地笑了两声,站起了身。

 

08

  男人死了。在一个春寒突还的雪天,人们在村口发现了他覆满雪早已僵硬的尸体。村民围着他指指点点一遍,最后他早已改嫁的妻子拿来一张草席将他裹起,由两个汉子抬起埋到了村外的荒地。

 

  断影轻轻地推开病房门,站到了昏迷多日的父亲病床前。他看着一旁不断跳着的心电检测仪,耷拉下青黑色的眼,缓缓坐到了椅子上。他握起父亲插着针管枯瘦的手,低着头呜咽了起来。

  刚才,他已经哄着让母亲回去休息了,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二人。

  断影站起身,看了父亲一眼。他伸手,拔掉了供氧仪器的插头。

  “滴——滴——”

  他走出房间刚关上门,身后,心电监测仪的叫声响了起来。他没有回头,径直走出了医院。

 

  “你好。”

  紫薇走下楼梯,刚刚撑起伞,先前一直站在廊下的女孩子开口喊住了他。

  他转眸看了她一眼,确不记得她是谁。

  “我是先前在医院前台的....”女孩有些羞怯地低下头。

  那个前台的护士?

  紫薇忽然想起来那日无剑笑得一脸无事发生的样子,他头有点疼。

 

  宝石掉落在断影面前,一行行鲜血从他的手腕间滑下,滴在了宝石的石面上。断影的眼中一片死寂,他空洞地望着眼前的“幸运之石”,不断笑着。

  宝石逐渐散出了异样的光,鲜血渗进了宝石内,原本幽暗的石面扭曲了起来,散出层层妖异的光。

  断影神志不清地痴望着它,光渐渐笼罩了他全身。光线里,他的身子开始扭曲,他大声叫了起来。

  无数的火焰从房子的角落腾起,吞噬燃烧着。

  “啊——!!”

  引魂镜下,他终于化成了魍魉。

  魍魉叫嚣着冲到门前,身后的火势猛然增长。

  “嗷!”

  刚至门边,魍魉却像撞到透明的屏障上被猛地弹了回来。

  它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瞬息间,一道剑气划过了他喉咙,身前的空气中剑气破出的痕迹很快地合拢消失了。

  魍魉化成了黑烟,消失了。

  “谢谢....”

  一句沙哑的道谢声回荡在屋内。火光里,无剑静立未被火焰舔舐的一方地上,周身火势熊熊,火舌舐动。

  “你在看着这一切吗,木剑。”无剑对着手中不断散着异光的引魂镜轻声道。

  随后她手指收握成拳,转身踏进了火焰。火焰扭动燎燃着,却半点沾不上无剑素白的衣袖。她挥袖伸开手,广袖翻飞间,破碎为粉的引魂镜沫盈盈地飞洒进了火焰。

  “嘟嘟嘟——”

  消防车接连赶到,熊熊燃烧的房屋前,一个女人哭得肝肠寸断,身后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火焰映亮的黑夜,无剑面无表情地站在巷中,转身消失了。巷子里,雨还在下,除了映红的夜幕,剩下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09

  打开屋子的门,紫薇走了进来。他收起伞,黑猫跳进了他的视野。紫薇走进客厅,皱起眉:“无剑?”

  室外的雨声沙沙响着。

  

  “你输了,无剑。”木剑笑着望着她。

  无剑摇摇头,指着不远处笑起来:“你看。”

  长满荒草的坟头前,一个女童将手中的一枝野花放了上去,“爹娘说是你给的银子救了我,谢谢你。”

  说完,女童转头向着村子跑走了。

  “我们都没有输。这次算平手了!”无剑笑着。

  木剑伸手拍了拍她的头,眸中泛着软和的笑意。

 

  “木剑,这次,是你赢了。”无剑抚摸着锈迹斑斑的剑身,轻声道。她闭了下眼,叹息了声。她复看着身前的长剑,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怀念。

  “紫薇,这些事本来与你无关,你没有必要牵扯进来的。这些都是我的宿命。”片刻后,无剑缓缓地说着,她知晓人已至,但却没有回头。

  “哦?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聊。救你只是我正好路过,你少自作多情。”紫薇不屑道。

  无剑回过头,摇了摇头:“那你何必用血契。”

  紫薇笑了下:“能分得无剑的力量,有何不可?”

  “你就这么畏惧那些杂碎吗?它们若来,统统碾碎就是。前路,又何畏之。”紫薇直直望进她的眼里,一字一句地道。

  无剑垂了眼,半晌后,她笑起:“那,你可以答应我下次做蛋糕时一定要多加点糖吗?这个我还是怕的很啊....”

  紫薇愣了下,一字未答,只是沉默地回头朝山下走了去。

  “噗,等等我。”无剑一边笑一边跟了上去。

  

10

  夜幕里,早已烧为灰烬的房屋前,一个高大身影立在废墟前。他上前走入了剩下残骸里,低头用手指沾了一下灰烬。他起身抬头,将手指放在了月光下,一点荧光在灰烬中亮了下。

  “看来还是来晚了。”

————————————————————

猜猜看这个最后的神秘人是谁!猜对...也没有奖!

评论(13)
热度(38)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