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紫无】猎鬼人叁·赌徒(上)

  ·主紫无   

  都市志怪玄幻题材   

  主类型:BG



01

  “无剑,不要把你的心思放在这群凡夫俗子身上。他们不过是一群渺小脆弱不堪的生物,不值得你去怜悯。”

  淡金色的双眸平和而温柔地注视着她,脸上的笑容与遥远的记忆里无二,和软浅淡,未显半分张狂。

  “为何?五剑的使命不是守护剑境,以予生灵长安吗?既然如此,那对于我们来说,众生万灵就皆为平等,何来凡俗之分?四哥,你不喜欢他们?”无剑望着他,问道。

  “呵。”木剑笑了声,转头望向熙然街市的尽头,神情漠然,浅金的瞳底现了一分不屑与倨傲,“那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无剑笑起:“赌什么?”

  “你猜若是一个人在有一天拥有了无上的运气,能为自己带来无穷的财富,他会怎么样?”木剑问。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人的生死气运都已是被写定,虽有后来凭借自己的能力稍有改变的,但也不会偏离太远。主人曾予交代,我们不能凭喜好兴致去改变人世定数常理。四哥你可不能打破规则!”无剑抓起木剑的袖子,表情略为严肃的看着他。

  “当然不会,我只会去帮他一次,助他解决眼下的难题。然后他大概就会喜欢上那种感觉了.....而后的一切那便由他自身的造化了。”木剑遥看着繁华热闹的街心,轻蔑地笑了下。

  “他?”无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街旁出入成群的赌坊前站着一个与抱着包裹周边格格不入的男子。男子犹豫不绝,懦懦缩缩的样子同周边不断进出的赌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无剑,人类都是贪婪自私的,他们抵抗不了诱惑。这场赌局会让你明白的。”磁厚的声音悠悠地在她耳边荡开。

 

  客厅沙发上,无剑渐渐睁开眼,她摸了摸再脚边睡得正香的黑猫,神情有些黯然。

  怎么会突然想起过去的事呢....那个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再见过了。

  窗外的雨声沙沙作响,轻细的声音渐渐透进室内,显得屋内更为安静。

 

02

  男人是一个来自乡下的丁夫,近年村子连续受灾粮食无收,村民们都失去了收入来源,只能另寻他法谋求生存。男人在城中寻了一桩苦力活,靠着为数不多的几个工钱养家糊口。而后家中最小的孩子突然患上恶疾,男人无力支付看诊费用和药钱,走投无路下他来到了赌场,想要一碰运气。

 

   断影站在赌桌边,盯着赌桌上的筹码,暗暗算着手头上所剩不多的钱。他将手上几张红色的钞票点了又点,看着身旁赌赢后扒拉着大堆钞票笑得肆意的人既羡慕眼红又犹豫纠结。他手上拿的是他们家全部的家当,这次出来本是为了谋一谋自己父亲的医药费,而在四处碰壁后,他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赌场。

  又是一局的开盘,四周的赌徒纷纷压了上去。断影深吸了口气,刚才赢方所得到的那一堆红艳艳的钞票和肆意的笑容在他眼前不断闪过,他又想起父亲躺在病床上无力望着他的眼神以及晚上躲在走廊外偷偷哭的母亲的样子。他伸手,将几张钞票放在了赌桌上。

 

  雨势大了起来,豆大的雨珠不断砸在伞面,噼里啪啦地响,伞沿下水流如柱。

  无剑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厦前,仰头看着这座城市散透着奢靡的模样。黑暗深沉的夜幕里,这些显得更加的光彩夺目,绚丽繁华。面前的大厅里有各式的人不断从旋转门中走出,他们或兴奋或平静,形形色色的背后是遮不住的欲望。

  她笑了笑,垂下伞转身向回路走去。背后的旋转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穿着极为普通的男人抱着怀中的袋子急急从台阶上冲进了雨里,朝着和她相反的路跑去。

 

03

  那一次的赌局男人赢了。他有了足够的钱去支付自己孩子的看诊费和药钱。他很高兴,在从赌场出来后,他遇见了那个指点了他气质非凡的男子。他鞠着躬向他表示感谢,男子只是浅浅一笑,告诉他这些都是他的气运,这一切都是靠他自己来的,自己只是从他的面相看出他的气运不一般,前来助他一点而已。男人愣了愣,再回过神时,眼前的男子早已不知所踪。

 

   无剑翻着手中的杂志,漫不经心地看着上面花花绿绿的图文。黑猫跳到她腿上,喵地叫了一声。

  “饿了?”无剑低头抚摸起它的头,她将手中的杂志搁到了桌上,想了想,“可是你盆里还有猫粮啊!这个天气也不能带你出门溜达....你还是继续睡觉吧。”

  黑猫睁着翠绿的眸子瞪着她,极为不满地跳下沙发,走了。

  无剑笑了下,起身走到厨房里,打开了面前的冰箱。“嗯....还有一块巧克力蛋糕。不过紫薇做的到底能不能吃啊....”话一边这样说着,她一边拿出了蛋糕。无剑关上冰箱,拿起桌上筷筒里的叉子,横切了一小块放进了嘴里。

  “还不错。不过,这个巧克力怎么有点苦?”无剑皱着眉端详着蛋糕。身后开门声传来,无剑拿着蛋糕走了出去,“你不是加班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紫薇将湿漉的伞靠到门旁的墙边,看也不看她地径直走到客厅窗边的办公桌前坐下,“因为雨太大。”

  “下雨怎么了,下雨天心情反而会安静下来,更适合学习做事啊。”无剑又吃了一口蛋糕,“你的巧克力蛋糕为什么是苦的....”

  “没人告诉你整天吃甜食会变成猪吗?”紫薇快速敲着键盘,淡淡道。

  无剑将最后一块蛋糕放进嘴里,转身拿着盘子回了厨房:“下次记得多加点糖。”

 

  吊瓶中的药液一滴一滴平缓的滴着,一旁心电图上的波形正稳定地闪动。

  断影安抚性地拍了拍一旁忧心忡忡的母亲的手,起身走出了病房。他轻轻地带上门,沿着走廊走到了尽头的阳台上。他点起根烟,夹在指间吸了口,嘴中吐出了一串长长的烟雾。上次的赌局他赢了,因此他终于缴清了所有的医疗费,但是后续的治疗费和亲戚朋友那边的欠款依旧没有着落。断影本来松了些的心情又沉重了起来。

  晚上他坐在办公室电脑前加班时,看着电脑屏幕上一串串的数据,他眼前浮现的是那日豪华奢靡的大厅里,桌上不断推动的筹码和大笔大笔的钞票。他定了定神,将视线集中到电脑屏幕上,片刻后,他关掉了电脑,拿起自己的提包,离开了公司。

  当他第二次站在赌桌前,断影的感觉与先前已完全相反。下意识的抗拒和恐惧已然全无,剩下在他心头盘踞叫嚣的是对猜测命运天枰彻底倾斜哪方时的刺激的渴望和揭开谜底的一刻的起落快感。他拿出先前刻意留下的一笔钱,手靠近了桌面。他心狂跳起来,心中满是因兴奋引起的慌乱。

  “呵,真他娘的晦气!老子今天都输了一个晚上了!不赌了不赌了!”一个暴发户模样的中年男人搭着他的同伴,大声嚷着从断影身旁走过。

  输?!

  断影要放下的手停住了,那一刻盘封了。他回过神,急忙收回了手。刚才的话一直在他耳畔回响,挥之不去。汗冒了满头,那些围在赌桌边大声叫喊着不断压着筹码的人,赢了激动扒起钱的人,输了不服气大声叫喊下一局的人,声色百态都晃动地直冲他而来。他慌了,大喘着气,奔出了大厅。

  “你想赢吗?”一个低沉声音在黑暗的巷子中叫住了断影。

  这个声音仿佛带满无限的诱惑,鼓动着他心底最深层次的渴望。他回过头,朝着它走了过去。

  “想要运气吗?”

  断影跟着声音愣愣地点了头。

  “收下它。它会给你无限的好运气,此后你想要的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幽色的不知名宝石吊坠被递到了他眼前,光华凝在石面,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着断影的目光,一个声音在他心底想起。

  他想要它,想要运气,想要一切。

 

04

  男子治好了儿子的病,而这个花去了他赢回来的所有钱。生活又回到了以前,他突然想念当时赢钱的快感和来钱方式的快速。他想起了男子的话,心下一横,再次走进了赌场。押上注时,他拼命念着自己能赢,相信自己。开盘后,他又一次赢了。他的心中一下明朗了,他完全相信了男子的话,又一次投身了赌场。接着他每一次都赢了,渐渐的身边的人发现了他。在被人撺掇着押注数次皆是赢后,赌徒们开始喊他赌神。他抱着赚的满钵满盘的银子,走出了赌坊。这时,天已全黑。他告别了雇佣他的老板,带着银子回到村子,有了这些银子,他们一家过上了好日子。而男人并不满足,他彻底成为了赌徒。

 

  断影成为了迅速崛起的新富中的一员,与此同时他还被众多的上流人称为赌圣。大量涌来的拉拢和示好也绝大多数与这个称号有关。无数的富人官员都渴望着断影来为他们押局,而断影每天赌的次数最多也不过5次,剩下的时间他都与母亲守护在重病的父亲身旁。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无剑坐到医院走廊椅子上,朝紫薇说道。

  紫薇点了下头,将手中的体检单递给一旁的护士,跟着走进了屋。

  无剑靠上椅背,看着前台的实习小护士时不时瞟着紫薇进去的房间,转头拉着她同伴耳语几句。瞧着她那强忍着兴奋激动又不禁跃然脸上的样子,无剑笑了起来。

  真是可爱的女孩子啊。

  无剑转过头,一袭黑色的西服从她眼前闪过。她抬起眼,快步走过的男子脖上的吊坠扬了出来。

  剑气破空,触上了吊坠。吊坠断开,向后飞了过来。

  无剑伸手抓住了吊坠。幽色的宝石躺在她手心,幽暗深沉,如深渊一般,无尽无底。一点光凝在石面,如同深渊尽头的光点,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靠近。她垂下眼,将吊坠握进了手心。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她开口,唤住了前面的男子。

  断影回过头,望见她手心的东西一刻,不禁睁大了眼。他摸了摸脖子,快步走到无剑面前拿过了她手中的吊坠,微微颔首道:“谢谢。”

  无剑摇摇头,目送着他走出了医院。她将目光再次投到了前台的小护士身上,那两人正望着男子远去的身影窃窃私语。她勾起嘴角,走了过去。

  “这位可爱的护士小姐,我可以向你打听下刚才离开的那位先生吗?”无剑浅浅笑着,眉眼轻弯,整个人携满了浅淡的温柔。

  前台的小护士面面相觑,在对视一眼后,那个较为活泼的女孩子开口:“不好意思小姐,我们医院入住的相关人员资料不能随便告知他人。”

“这样啊,虽然很抱歉失礼,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一些关于他的消息,一点就可以。”无剑垂下眼做出一些失落的样子,“作为回报,我可以把之前那位帅哥的联系方式给你哦~”

  “啊!”面前的女孩子有些惊喜,随即捂住嘴,满眼激动地看着她。而她身边另一个较为话少的女孩子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落至了无剑身上。

  无剑点点头,对她眨了眨眼。

  小护士又看了看身边的同伴,见她没有表示后,压低了声音对无剑说了起来:“你问的那个人叫断影。说起来他倒是个很传奇的人。据说一开始他只是个普通的白领,他的父亲肾衰竭,只能靠着医疗来吊一口气。哎,说出来也是惨。为了他父亲的医疗费,他想尽了办法也只是杯水车薪。不过后来啊,他突然一夜之间补清了所有的治疗费用。听说是去赌场赌了,运气好赢了。但是我觉得如果他只是运气也不可能到今天的地步吧。凭着赌局一路坐上新富位置,而且从未输过。现在各路人都暗地叫他为‘赌神’!他到现在也没有女朋友,小姐你长得这么好看.....”

  小护士剩下的话无剑一字没听进去,她半阖着眼,很快就剥出了事情的中心点。

  “谢谢你。”无剑笑着凑她到耳边,向她耳语了几句。

  小护士的眼睛亮了起来,“真的?!谢谢谢谢谢谢!”

  “噗。”无剑噗呲一下笑了出来。

  “那个,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一旁一直未搭话的小护士突然开了口。

  无剑愣了下,对着她一脸的正经认真,一时间竟不知怎么回答她。

  当她正思考着怎么委婉地拒绝让她相信自己没有联系方式时,体检完的紫薇很是时机地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那以后有机会再见啦。”无剑挥挥手,朝紫薇跑了过去。

  “你刚刚做什么了?”紫薇瞥了她一眼,直到走出医院大门,那两道一直粘在他身上的视线才消失掉。更诡异的是,他还从其中的一道里察觉到些许敌意....

  无剑摇摇头,一如既往地笑着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端倪:“没有啊。”


评论(15)
热度(36)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