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剑魔离去的那日,天清气朗,阳光和煦。没有凄风苦雨,也没有万象突变。和往日一样,只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日子。

  但寻常四散的他们却彼此无言地同在剑冢前守了一整日。

  从日光盛烈到月初皎辉。

  他们看着日升月落,暗散天明,世间万物初又复始,一如常态。分明是依旧的景与日,冥冥里却又有了截然的不同。

  最先离开的是木剑,紫薇青光也在之后未留一言地离去。玄铁站在岩下许久,后对她轻声道了句:“回去吧。”

  朝阳从云后破出,金色的光晕染在天地一线间,朝晖奕奕。无剑回头,走进了剑冢。一缕阳光穿透云层落在了剑冢合起的大门,浓沉的影子被拉长。

  剑阁内,剑魔的手札还放在书桌上。扎本被翻开寥寥数页,静躺在那里,一旁笔墨已干,墨砚搁在台上,一切都还是未变,就好像那个人只是休憩未起,当日驳影狭,他还会推开门,向她问一句剑术今有何悟。

  无剑拿起书记的手有些微颤,她仿着剑魔往常的样子坐到桌前,将手中书记从头开始阅起。

  光影碎拓,她再次从书间抬起头,午后的阳光在窗棂间泻下,屋外静寂一片,时间似要刻意安好,让人在平淡中忘却一切。

  她合上书,走出了剑阁。

  在合上门时,她知道,那个曾经属于他们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

评论
热度(35)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