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梦间集乙女】【孤剑X无剑】孤无的交换日记

磨蹭着更新


————————————————————

无剑的手札日记:

   

年秋记    晴

  今天我终于成功找到孤剑带来回了剑冢。这下召汇的成员就差不多了,剑冢聚集的力量也更盛了些。我准备好的那间房终于是等到了它的主人。不知怎么,想着以后不用再在绝情谷里寻寻找找,心里一时间竟还有些感慨。

  不知道绝情谷的情花下一次再开时,我能否有机会与他同赏。



年秋记    阴

  今天是孤剑来剑冢的第一天,我带着他在剑冢各处走了遍,以助他熟悉环境。当我问起他是否习惯时,孤剑告诉我一切皆好。我看他时,他的样子神采如旧,想来应是昨夜有歇息好。如此想来,他对我准备的那间屋子也应还是满意的。

  回来时,我将准备好的上等茶叶送了些他,他收下时看起来很高兴。这样看,我先前准备的也都没有白费。

  等过些日子,我便再将先前备下的其他优质茶一一送过去,也正好可以与他多说上些话。


年秋记    雨

  今年秋深入冬有些早,才刚下几次雨寒意就深重了起来。快是要进入秋雨季了,屋里的茶不能多放,找个时间给孤剑送过去吧。

 

年秋记    雨

  今天给孤剑送茶遇见了曦月。淑女几人和曦月不知在谈论什么,我走近的时候听到了些事情.....


年秋记    雨

  今天的雨比前几日更大了,昨天淋雨有些受寒,越女送来的姜茶和热粥让我多休息。我头有些重,我想也是需要好好休息下了。


年秋记    阴

  昨晚上我似乎烧的有些糊,我好像梦到孤剑来看我了,而且还带了情花瓣花袋给我。情花袋清清凉凉又带着柔和的香味...醒过来以后,连嘴里也似乎带着情花的醇甜.....

唔,这个梦的感受还真是很真实。


年秋记    晴

  今天给我送药的变成了曦月。喝完药他给了我一包情花,临走时,他难得地不像开玩笑般告诉我别再吃完了。我问他为什么,他沉默了会,但下一秒脸上的表情又变回先前那般,似笑非笑地告诉我,吃多可能会产生幻觉,而且会长胖。

  ........

  我并不喜欢吃情花!

  绝情谷的人对情花的执念都这么强吗?

  绝情谷.....哎......


年秋记    晴

  今天头终于不是很疼了,风寒应该是好了。剑冢的一些事务还在等我去处理,这几天实在是辛苦六爻他们了。

  午间的时候,孤剑突然来找我喝茶。孤剑泡的情花茶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冽。

  喝茶时,我突然想起来,剑冢外的山林营地明天需要人查勘了。

  嗯,曦月是个不错的人选。


 

年秋记    晴

  今日霜降。我同孤剑一起去了山间的枫林。林间霜叶如火,而他青衣如墨,两个分明不融的颜色却恰好的融成了画。

  我看着他立在红叶下的背影,心底莫名衍出一个想法。趁着他对景出神,我快速寻到林间在落了一满金色银杏叶的地上抓了把,回去后偷摸着靠近他。在我朝他洒下叶子时,他突然回过身一把抓向我的手,我看见他的眼底有如冰雪暖融的笑意。

  我反手握住他的手,我想我以后不会再想放开了。

  这次,我真的抓住你了。




孤剑:


年秋记    晴

  今天无剑带我回了剑冢。她看起来很高兴,一路上眼里眉梢都是笑,连打招呼也会和人多说上两句。(之前?......咳,是曦月告诉我,我没有经常关注。)这一路,但凡遇见剑冢的人他们都会用一种很是惊喜欣悦的眼光看我,有点甚至还会对着我和无剑露出一种甚是欣慰的笑。

  无剑说,这是他们在为新同伴的到来而高兴,表示欢迎。可是我怎么觉得,那份高兴里还有种感叹时事不易的沧桑感?

  .......剑冢对欢迎的表达还真是独特。


年秋记    晴

  无剑给我的卧房在曦月的隔壁,位置靠后,很是清幽。房间内干净整洁,陈设也甚为雅致。这间屋子让我很喜欢。

但.....这里似乎并不像是.....被一直空置随意放置的样子。


年秋记    阴

  今天无剑带我在剑冢参观一番。剑冢不愧为剑境中心,万剑同归之地,在这里我能清楚地感受其间流动着的深然剑意以及在这之下蕴藏的至强力量。这将会是一个提升我实力的绝对机会。

  嗯.....这份茶味道清淡醇香,不知是无剑从何处得来,改日有空定要去问问。


年秋记    雨

  今夜的雨下得很大,练剑时雨打在剑上雨滴溅起,有些凉。已经过了秋分,应是要入冬了。无剑放在窗台下的那些茶正适暖身,半夜雨声越发疏密,倒搅得睡意倦了几分。


年秋记    雨

  雨依旧在持续,剑冢的寒气远比绝情谷重,不适宜练剑。看书时,抬头正好遇见无剑在窗前放茶叶,奇怪的是她看见我立马就转身走了。那神情......就像是剑冢里的那个孩子影刃见了曦月一样......

  既然是送茶叶,为什么不直接送进来呢?雨冷寒重,却也不打伞......


年秋记    雨

  今天没有见到无剑。出门时,曦月告诉我她得了风寒正在休息,最近剑冢部署一切都由六爻代理。

  .......昨天那么大的雨,淋着当然会风寒了。


年秋记    阴

   和平时不同,无剑生病起来变得倒是很特别。

   .....扯着我的袖子竟然要吃情花袋。安眠的花囊最后居然被她吃了一半。

   梦里迷糊着问我是不是不情愿跟着她回剑冢,还问我是不是其实有些嫌弃她......这可能真的是烧糊涂了。

   不过.....

咳,想想还是挺可爱的。

   而且,我应该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谁了。


年秋记    晴

  雨停了,不知道无剑的风寒好些没,送去的情花有没有作用。等她病好,我便去找她饮茶吧。


年秋记     晴

  无剑说,剑冢外山间的红叶红了。绝情谷气候温和,一向无四季之分,我见惯了寒潭碧翠,情花漫野,却唯独不见四时常景。这次这番秋色倒是让我颇为期待。


上一篇已是末记,札本的后页中没再有任何内容,只有一片金色的银杏叶和红枫夹在这一页。




评论(5)
热度(13)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