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梦间集乙女】【孤剑x无剑】暗恋男神那些事(补文后续)

 @今朝有墙今朝爬   你要看的聚会后续补文!

前文地址:点我

  聚会尾声时,君子已经趴在桌上醉得不省人事,嘴中直念着要回家要姐姐。一旁的罪魁祸首在看够戏后,打电话叫来了淑女。几人合力好不容易将君子从桌前扒拉下来,扶到走廊外时君子又将暗中幸灾乐祸看大戏的曦月吐了满身,整个场面顿时更乱了。

  看着扯在一起混成一团的两人,孤剑当下就在心里认定了一个结论,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他回到包间时,无剑依旧是安静地趴在桌上,呼吸平稳,闭眼不语,看起来像是醉深了睡着了,但他知道眼前看到的这番只是假象。他轻声唤了她一声,可眼前的人并没有动静。他叹了口气,与她隔了一点距离坐了下来。

  无剑这般固执倔强又因爱面子而逞强往死角钻的样子他是再熟悉不过了。就好像当年曦月第一次给他们那届新生上课留了一个超纲的课题作为下马威,最后在收作业时,全班只有她一个人交了上来。后来回去后,曦月翻开那本本子,看见上面写的密密麻麻的答案以及各种解法,着实吃了一大惊甚至有些难以置信。连自己在看见时,也是没想到那样一个说话举止都是浅淡客气的孩子会这样的倔强要强,会固执死磕到这样的程度。当时为了那个题目她没少来找他,但每一次都只是通过社交软件客气谦逊地询问一些专业知识问题,原以为她的做事方式也会像她表现的那般淡然浅薄,但似乎自己想错了。想像到她每次平淡从容地结束话题后闷头苦算咬着牙憋着一口气拼命找出另种方式去解算不肯服输的样子,自己突然对这样的一个小辈有了不少好感。这样的孩子如果能培养成为一个能共事的优秀同伴,也是一桩很值得高兴的事了。

  而无剑在其他一些方面的执着和倔强也是超出他的想象,甚至还有些让他感叹。无剑是个很美好的人,除却性格里有些过的逞强固执,余下的都非常耀眼值得被人欣赏吸引。在他的眼里,无剑其实与曦月非常的相配,无论是性格还是其他。原以为在自己交换出国的时间里,事情能有些改变,这样也算不辜负曦月费尽心思留下来的那份心意。然而,事与愿违。他实在是看轻了无剑对一件认定的事的执着。他知道她会经常躲在自己自习的图书室的一角一边漫不经心地看书一边时不时偷瞄几眼自己,也知道她在自己不在时用心地替自己照顾花株,每天走过很长的路程就为了偶尔能躲在实验室外看几眼自己或者假意偶遇不在意地和自己擦身而过。但是她对于自己而言,只是一个小辈。他更希望,她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共事,能将她自己的天赋才能在专业中发挥到极致。相比起自己,其他的人和事更需要她。

  看着无剑趴在桌上费力隐藏自己的样子,孤剑心底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升腾到了心头。他伸出手,想要将她唤起来,可手还没触到她的肩膀,无剑就偏过身子缩了下,躲开了他的手。

  无剑抬起头,一双清明的眼中平静淡然。她望着他,轻声说了句:“我不喜欢你了,孤剑。”

  她的语气很平淡,就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他心头跳了下,接着有什么东西在心头消了散开,他轻轻笑了下:“嗯。”

  “按常理,你不是应该说你会遇见更好的吗?”无剑绽在嘴边的笑容落在他眼里,似乎带了点苦涩。

  “因为你身边已经有很多更好的人了。”

  无剑点点头,对着他一笑:“这样啊,可是你还在这里。”

  他愣了下,面对这样一句话,他本该有很多种方法来很好劝解开,但是对着面前这个笑得比哭还难看甚至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但还是强撑着不愿放下自尊的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想伸手摸一摸她的头,但是这样只会让她更难过,他不想击溃她心里最后的骄傲。此刻,眼前这个骄傲自尊到软弱都不愿意流露半分的无剑确实让他有些心疼,可他没办法。

  而在他做出反应前,无剑只是朝他笑了笑,微微垂着头缩到了角落。

  长久的沉默弥散在房间的空气里,横亘在他们中间筑起一堵无形难越的墙。在他想了很久打算开口说些什么时,门被推开,曦月两人回来了。

  “嗯?阿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女子的目光首先就落到了角落里的无剑。她轻轻地走过去,想要将无剑扶起来。

  此时,门又被打开了。

  “嗯?!紫薇学长?!”她回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门口站着的人。

  听到这句话,原本缩在角落一直低垂着头的无剑猛然抬起头站了起来。她快步走到门前,盯了眼前的人一会,上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紫薇被这突然起来的拥抱惊了下,他抬手拨了拨无剑的身子试图推开她,但无剑只是将头埋在他肩头,收紧了抱着他的手。

  温热的触感滑过他颈边,他怔了下,低头看了眼埋头在他颈边整个脸被遮得看不清的无剑,伸手按上她的肩膀,护住她转身朝外走去,“失礼了,她醉了,我现在带她回去。”

  “我帮你。”曦月在他身后跟了几步。

  “不用了。”紫薇回眸横扫了几人一眼,语气冷淡。

  望着渐渐走远的两人,房间中的三人面色各异。

 

  “金叶子!”无剑抬头看向飘落的两三片银杏叶,指着喊道。

  紫薇皱起眉,放在无剑肩头的手紧了紧:“大惊小怪,有什么好喊的,不嫌丢人吗?”

  无剑瞥了他一眼,扯着他在不远处的台阶上坐下,抓了一片落在地上的叶子说道:“丢人也是你和我一起丢!你嫌我丢人就别来啊!”

  “......”紫薇睨了她一眼,略带嫌弃地别过头,不再理她。

  无剑拿着手中的叶子看了半天,猛地握紧又松手扔掉。她转过头,扑在紫薇的颈边,极轻地自顾自说起话来:“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好笑....跟丧家犬一样,你肯定又要骂我嫌弃我了.....我确实很没用,不管想靠近谁最后都是被出局舍弃的那个。今天如此,过往如此,四哥也是这样....”

  说着,她渐渐笑起来:“你也很嫌弃我吧,有一个我这样的妹妹,确实很丢人.....”

  紫薇低头看着她,缓缓伸手摸了下她的头,轻声答道:“没有。”

  “那为什么会这样呢.....四哥....孤剑....”无剑扑在紫薇怀里的身子颤了起来,一会后,她轻轻地开了口,说话的声音带了浓浓的鼻音,“哥...我想回家。”

  紫薇的身子颤了下,他睁大了眼看了她一会,而后慢慢垂下头靠上她头顶,抚在她发间的手轻轻拍了她一下。

“好,我带你回家。”

 

“怎么了?你一直看这棵树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吗?”走在身旁的女子问道。

  排满银杏树的道路在风中叶落如雨,孤剑伸手接了一片飘下的叶子,思绪又回到了当初在校的日子里。那日他从图书室出来,走过走廊,一阵凉风吹过,庭中的银杏树哗啦作响。楼下走道间金叶飘飞,叶落如雨。他不经意低头向下瞥去,正巧对上女孩抬起的双眸。风华里,落叶飞了满天。

“没什么。想到了之前在学校的一些事情,回去再告诉你。”孤剑摇摇头,放开手中的叶子,转头伸手替她拉紧了身上披的外套,“起风了,天凉,快回去吧。”

女子点点头,笑靥如花。

  身后,不远的路边,一辆车朝他们相反的方向驶去。扬起的满天落叶里,彼此之间的距离渐渐拉远,最后消失在遥远的路尽头。

评论(8)
热度(71)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