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梦间集乙女】【灵蛇X无剑】昆仑夜雪

 @卖甘蔗的寒总  给阿寒你的安慰奖励!不要难过啦~开心点,都会好的!开开心心地和蛇总过日子吧!今天那些不高兴,难过的事情就都统统忘掉!~么么么哒,我永远爱你!


———————————————————————————


  灵蛇晨醒时,偶然瞥了眼外面的天,灰蒙沉冗,阴恻恻像是要压进心底里来。午后小憩时,昆仑的雪终是落了下来。扬扬洒洒,如蓬絮飘飞,一点一点,缓缓落至层叠累积冻封于冰的积雪上。

  灵蛇走出了屋子,站在院中纷扬的大雪里摊开了掌心。雪从天上的云层里飘下,落到他手心,冰冰凉凉的,然后沉默地化成水搭在掌中,一点一点沁到心头,温软又带了刺骨的凛冽。他突然有些理解了无剑那时的心情,雪落确实是一件让人有些欣喜宽慰的事情,柔柔浅浅地打在心头上,覆盖成片,融化为水,浇息心底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与阴郁。

  那时,无剑还被扣成“人质”,还住在山庄。有次傍晚,他们恰好遇见了雪落。然后灵蛇就看见无剑像一只见了肥美青草的兔子一样,嗖忽一下就蹿进了雪里,身后的房门未完全关上,半合着微微颤动。

  也不知那个家伙心里是怎么在想,衣服也不披就冲了进去,活像半辈子没见过下雪一样。为了防止自己再浪费一次自己珍贵的药剂,灵蛇拿起无剑搭在一旁的外衣,走了出去。院里,无剑正闭着眼,伸手接着雪,嘴角带满笑意,脸上也不知是因为喜悦还是寒风变得红扑扑地,活像一只雪地里找到事物欣喜着抖动鼻息的大兔子。

  听见脚步声,无剑睁开眼朝他看来。在他一步步靠近到跟前时,这只兔子忍不住向后缩了几步,瞪着一双乌亮的眸子略带警惕地望着他。瞧着她这幅瑟缩害怕又满身倔强的样子,灵蛇不禁笑了起来。他将手中的衣服扔了过去,“本尊的毒从不会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上,要是万一得了风寒那种东西,本尊是不会救你的。”

  “....”无剑盯了手中的衣服一会,将外衣穿了起来。

  “那....万一我真的得了风寒,没药治,你不就没人给你试药了?”无剑裹紧了衣服,抬眼瞅着他道。

  “哦?”灵蛇挑眉冷冷地笑了下,“那我就把你练成药傀儡,无知无觉,没有痛苦也没有意识,这样就可以给本尊继续试药了,哈哈哈哈哈.....”

  “.......”视线里,无剑又往后缩了一段距离,离得他更远了。

  灵蛇扫了一眼她,一脸不屑地道:“一场雪而已,你是没见过雪吗?”

  “......没有。”

  “呵,连雪都没见过,你这个见识到底是多短浅。”

  “.......”

  “有话直说。本尊不喜欢话说支支吾吾的。”灵蛇望着她,依旧是倨傲的语气和眼神。

  无剑吸了吸鼻子,伸手继续接着雪:“我不记得从前的事,只是隐约记得雪落在手心的感觉,冰冰凉凉的,像是落到心头,干爽又宁静,心头的沉郁一下没了。”

  他继续看着她,只是不语。

  无剑怯怯地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没有露出任何不耐便继续说了下去,“我醒过来时是在冰火岛,那时候只顾着逃亡也没有任何心思去看身边景观,后来到了昆仑,也没有遇见过雪落,只是匆匆地进行下一段行程。后来到了你这里,我第一次看见这样澄净的夜雪,柔和宁静,让人心中不觉就静了下来。真的很漂亮!”

  雪依旧还在下,无剑的眼中映满了飞雪的影子。她仰头望着墨色渲满的夜空,纯白的冰花一片片飘下,夜色中似晕了一层淡淡荧光,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无剑极其开心地笑了出来,笑容绽在雪中,却是比枝头新落的白雪还要耀目。

  灵蛇垂下眼,此刻,他的心头间竟也有了如无剑所说那般的安宁平静。他望着雪地中笑得跟孩子般的无剑,微不可闻地叹息了声,接着沉声道:“不过一场夜雪而已,你以后有的是时间看。本尊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雪。天晚了,回去睡吧。”

  那日无剑回去时,脸上写满了恋恋不舍,然而迫于自己的恐吓还是乖乖地回去睡了。

  再后来,直到她下山离开,他们也没能再遇见一场纯粹至极的夜雪。或许是因为这个遗憾,无剑下山离开时,脸上竟还带了几分不舍和留恋。看着她三步一回头犹豫不决的样子,他的心头一阵烦闷。他沉下脸,朝着她冷声道:“趁本尊没改变主意前,若不想被本尊抓住留下来打断腿做成傀儡,就赶快走!”

   而后他看见无剑微微抖了下,在又一次回头望向自己后,快步离开了。直至消失在他视野里,她也未再回过头。

   灵蛇垂下眼,望着空空如也的手心,五指收拢攥紧,片刻后,转身回到了屋内。

   他靠在榻上,闭了眼。

   无剑走后,时不时会有消息传到昆仑来。这段时间里,他偶尔听说她去了绝情谷毁了引魂镜,帮了淑女一行人,也听说她夺回了剑冢找回了记忆击败了木剑,成了人人口中称赞的侠士。她一路走去,一步步成长蜕变,不再是当初下山时犹豫怯弱骨子里又带满不服输倔强的孩子。她成了一个真真正正能担得起宿命肩负起同伴生死值得同伴生死相托的领导者。再见时,她的身份变成了剑冢之主。不过,现在的她也确实担得起这样的一个称号。

  在他见到她时,如是想。

  她向他礼貌客气问好,而后说明了来意,原因很简单,她是为了同伴来向他讨教解毒医疗之法,并不是因为一些如他心底隐隐期盼的其他原因。

  他答应了。她的要求,他也没理由不答应。

  在离开时,他提出要与她比试切磋一番。

  她面露难色,只道只身难脱,只能下次再来。

  他点点头,答应了。

  后来,她也偶尔会再来找他,但无一例外的是因为一些其他事,无论大小,他都答应了。而那场切磋比试,每一次都会被延期。若说气恼,他也是有的,但看着她来去奔波匆匆的样子,也难再生起。于是就这样,她若有需要,他会答应,而他的要求,也只有那一个。

  再后来,她带了一份毒前来,说是难得的毒散,实际却是绝命堂刺客不入流的假死药。而当她再要走时,自己终于是忍不住开了口,“既然阁下朋友无恙,不如今日履行比武切磋之约,如何?”

  她只道:“此事说来话长,我必须要赶回剑冢。待事情解决,我再登门拜访。”

  他沉声笑了下:“以同样的借口推脱,恐怕有失身份吧。”

  他望着她,眼中神色深沉,心下分明是存了有意为难之心。

  未想,无剑只是似为为难地想了想,再开口竟是邀请他跟她回去剑冢。

  话一出,身旁的飞燕便想替他回绝了她。

  他只是沉静地道:“....飞燕,收拾行装。”

  她的要求,他似乎从来都很难拒绝。

  见识了剑冢的纷乱和她身负的使命以及应对的危机,他和飞燕再次回到了昆仑。世间纷乱,他能做到的只能是在她需要时帮上她一把。她已经足够强大,前路的障碍也可以靠自己来清扫,而对于自己来说,重要的依旧是自身的强大,天下第一才是他目的所在。

 咚咚咚—— 

“尊上,无剑求见。”飞燕在门外轻声道。

他睁开眼,起了身。

 

  原以为她又是来找自己寻些什么帮助,而他未想到的是,她确实是有事相求,但却不说,只是借着天晚要下雪在这里住了下来。

  晚间时,雪果然下了下来。他从窗内望着浓厚夜色中飘飞着的点点白迹,竟又想到了先前的那一场雪。他推开门走了出去,雪花散漫着落在他肩头,不知不觉间,他走到了山庄外的山坡前。

  他负手立在寒雪飘散的山坡上,望着飞雪被呼啸的夜风卷夹着落进山下的黑暗中,心上一片寂然。

  “庄主好雅兴!这夜半出来赏雪竟也不带上我们!”

  他回过头,无剑笑吟吟地看着他。

  他瞥了眼把自己裹了好几层的无剑,语气平淡无波地道:“不过是一场雪,有何值得阁下另眼相看的?”

  无剑上前站到他身旁,笑望着他:“雪是没什么好看的,可是这昆仑夜雪却比我曾看过的所有雪都要值得我铭记。更何况,此刻相伴的是大名鼎鼎的灵蛇庄主,雪虽常用,但人难求啊。”

  “离得这么近,你就不怕本尊的毒吗?”灵蛇冷眼看着他,面无表情地道。

  “若是庄主想,我就近不了身了。”

  “哼。”他别过头,不再看她。

  无剑轻轻笑了笑,道:“我此刻前来所为一事,不知庄主可否应允?”

  “说。”

  “我想邀庄主陪我赏尽一次这昆仑夜雪,庄主可愿答应?”无剑直直望进他眼中。

  他转头,皱起眉:“你这话当真?”

  “自然是真。”

  “不后悔?”

  “未曾有悔。”

  他对上她的视线,她眼中写满了真挚,语气见有着不容置喙的认真。

  “那若让本尊发现你有一丁点的假意,本尊就打断你的腿,戳瞎你的眼,让你一辈子逃不了。”

   “那我定不负庄主之心。”

  二人相视笑起,缥缈的雪缠绕着飞舞在苍茫的夜色中,未曾停歇。

  


评论(6)
热度(63)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