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紫无】猎鬼人 贰 · 梦魇(下)












  ·主紫无   

  都市志怪玄幻题材   

  主类型:BG

前文链接:猎鬼人 贰 · 梦魇(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4

  澄蓝的光华从剑尖淌入沉睡于前的君子额间,如同石沉大海再无返回。

  光华持续了许久,而沉睡的人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淑女皱着眉挽了个剑花收了剑,神情凝重地望着床上的君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样,小君醒过来了吗?”越女推开门,将托盘中的沏好的茶递给屋内的三人。

  淑女摇了摇头,神色黯然。

 “没用。我们已经全试过一次,内息接触到他后就会被源源不断地吸收掉,根本探查不出什么。”曦月喝了口手中的茶,看着沉睡的君子道。

 “为什么不是酒,要是茶。”曦月转了转手里的茶杯,笑了笑。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这个试图调节气氛的冷问题。

  “这....”越女绞着手,皱起了眉。忽然她似想起什么,对着淑女道,“我想也许有其他人能帮你们。”

  “谁?”孤剑面无表情地望着她。

  “先前助我解决过一件大问题的人。”

  “大问题?”淑女惊讶地望着越女,“你先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才那么久没有来?”

  越女微微点头,垂下眼轻声道:“嗯,抱歉没有告诉你,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分心。我那个并不是什么很大问题啦。先不说这个,我去找她问问愿不愿意来帮我们。”

  说完,越女转身离开了房间。一旁少言的孤剑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神色深沉。

 

 呤——

“来了。”听见手机的消息提示音,正逗着猫的无剑将猫抱起,勾起了嘴角。

紫薇皱着眉草草看了遍越女发来的信息,抬眼睨了无剑一眼,按熄了屏幕:“你又是在哪招过来的闲事,我可不是做慈善的。”

无剑眨眨眼,缓缓地吐出两字:“缘分。”

紫薇:“.......”

“这件事真的和我没多大关系。我只不过是去买东西时碰巧见过那孩子一眼,寿司看着倒是对他很感兴趣。”无剑摸了摸横趴在腿上的黑猫,“那孩子我依稀记得是猎鬼总会五大会使之一的弟弟,而她现在也是这个区的总负责人。”

“寿司?”紫薇看了眼猫。

无剑点点头,十分自然地解释道:“对啊,因为我好想吃寿司,可你一直都不肯带我去,也不肯买。”

说完,又一脸理所当然地握着猫爪语气极其肯定地朝它一笑:“你说对吧~”

“喵!”黑猫显然对无剑按心情随意给它更换名字十分不满,愤然地甩了她一尾巴。

“没出息。”紫薇丝毫不掩语气中的嫌弃。

“要出息做什么,美食才是最重要的。”无剑轻笑起来,“你真的不考虑下答应这个来自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小心翼翼充满期待的请求吗?”

“不考虑,没兴趣。”紫薇淡淡道。

无剑:“可是我很有兴趣。而且这件事还能帮上你不少。”

紫薇挑了挑眉:“比如?”

“比如你一直在托人找的某样东西。”无剑望着他,云淡风轻地道。

“你...”紫薇深深看了她一眼,垂下眼,“好,我答应。”

无剑满意地笑了笑。

“走吧。”紫薇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无剑摇摇头:“这次不是我和你一起去,是你去。”说着,她抱起怀里的黑猫,递给他,“带上它。”

紫薇皱起眉,望着她的眼中带着些许疑惑。

 

05

“啊!回我了,她答应了!”越女有些兴奋地拿着手机朝淑女晃了晃。

“我看看。”淑女凑到跟前看了眼屏幕,笑道,“居然还有表情符号,这么可爱的呀。”

“这么可爱很显然是位美丽的妹子。”曦月在一旁道。

“何以见得。”淑女淡淡道。

曦月嘴角勾出一抹笑,抱臂靠在了沙发上:“你猜。”

淑女:“.....”

孤剑:“.....”

越女:“.....”

“要不要来赌一局?”曦月直直望向淑女。

“好啊。”淑女爽快地应道,“姐姐我好久没有和人赌上过一把了。就赌这还未成的情花酒,输的人可是没有份的。”

“好。那就拭目以待吧。”曦月眸中笑意深深。

 

另一边。

“玩够了吗?玩够了就快给我。”紫薇颦眉冷声说道。

无剑忽视着一旁不耐烦的紫薇,专注地看着越女回过来的消息,柔和地笑了下,“真可爱。”而后,她顶着紫薇近乎杀意的眼神,回了消息。

么么哒(づ ̄3 ̄)づ╭❤~

在紫薇忍无可忍的前一秒,她快速退出聊天界面,将手机塞回了紫薇手里,朝他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好了,你快走吧,我已经和她说好了。地址已经存在桌面备案录了,一路顺风,早去早回。”

紫薇:“.......”

“哦,对了,别忘了带上阿砚,现在叫寿司也行。”

“..................”

在紫薇周身围绕满的低气压和声声猫叫声里,门关上了。

无剑撑着脸望着门口,轻轻笑起。

 

  

叮咚——

门铃响起。

曦月与淑女交换了个眼神。四人起身走到门前,曦月拨了拨头发,单手靠在门边打开了门,极其温柔地浅笑着:“这位美丽的小....”话刚出口,他对上眼前人的眼神,笑凝在了脸上。而身后的淑女与孤剑在看清来人时,双双愣在了原地。越女突然觉得周身房子里的温度猛然下降了好几度,甚至有点冷。

紫薇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一众人,剑眉微不可见地皱了下。脚边的黑猫很是时机地蹿出,亲昵地蹭到孤剑脚下,吸引了众人眼光,将这一室僵硬冰冷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这是....你的猫?”越女看着孤剑蹲身同黑猫亲密地互动,很是羡慕地走过去也摸了摸它。

紫薇点了下头,向着淑女淡淡道了句:“淑会使,好久不见。”

淑女垂下眼微颔了首,语气浅淡有礼地回道:“先前不知是阁下,属下之举略有冒犯,还望见谅。先前听说阁下曾替我友解过一次危难,我在此谢过了。这次阁下还愿意再次相帮,我感激不尽。”

“不过....你这聊天语气方式,确实有些....出乎意料啊....”淑女别过眼,捂着嘴笑了出来。

“噗!”闻言,靠在角落里一直陷在心底微妙情绪中的曦月也不禁笑出了声。

“人在哪。”紫薇瞥了身后的角落一眼,表情沉了沉。

曦月五指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下,脸上绽出一个一如既往的笑容,走到紫薇身前轻声道:“还请阁下这边来。”

紫薇跟在他和淑女身后走去,经过孤剑身边时,一把将黑猫从他手下拎了起来,一齐带进了屋里。

孤剑波澜不惊地站起身跟上了几人。

越女眨了眨眼,满是疑惑地看着前面的几人,跟了过去。

 

06

房间内,君子依旧悄然沉睡。

紫薇听着淑女的轻述,将手放在君子额前试了下,情况和淑女说所并无多少不同。黑猫跳上床角蹲坐在一旁,澄绿的眸子幽幽地盯着他。紫薇瞥了它一眼,转身道:“他陷在梦魇造的梦境里,外力渗不进去。”

“梦魇?”淑女面露惊色,“梦妖一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数百年来也没有人寻到过他们的踪迹,小君怎么会....”

“既然想知道这些没用的问题的答案,你去梦里问问他不就清楚了。”紫薇淡淡道。

“入梦...对了!我和小君心意相连相通,只要有另一对和我们一样的人相助,我就可以感同到小君的意识,进入梦境。”淑女走到床边,俯身握紧了君子的手。

见状,紫薇悠闲地坐到了一旁,俨然一副看戏的模样,“随你,但试无妨。”黑猫安静地坐在他身旁,听了他的话,仰起头直望着他。紫薇垂眸对上它的视线,脸上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羲和?羲和?”轻柔的女声唤着,似泉流淌过心头,空灵柔曼。

君子回过神,望着眼前娇美的面容笑了笑,“没事,就是心底有些说不来的感觉。”

“我们好不容易出来能在一起一会,你就不要再去想家族那些事了!珍惜现在吧。”女子拉起他的手,皱眉微嗔着。

君子柔了神情,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看着她的眼中写满了温柔。

眼前的女子叫沐月,是阴梦魇一大家族的人。而自己则是她的恋人,也是与阴系家族对立的阳系家族首领,羲和。

记忆里,黑暗吞噬前眼前剩下的便只有沐月带着笑的面容。再次睁开眼,却是在梦境。这场梦很真实,自己也很清醒。不同于先前的慌乱和只想逃离的恐惧,这次他只想安静看完这个梦境,准确来说,是扮演好这个故事的主角,陪梦中人走完这个故事。

他感受着沐月对羲和的情深,感同着羲和的情深难解和无可奈何,仇恨和责任压在他心底,爱人和家族让他难以抉择,这些在他心底沉积,渐渐地共鸣起他心底的感情。而沐月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在不知不觉间牵动了他的心,他也曾试图找过离开的方法,来结束这个漫长的梦,可现在他已不再想。

“小君!小君!”熟悉的声音不断回荡在脑中。

是谁?我想不起来了,头好痛....

君子扶额撑在桌上,脑中混乱和疼痛剧烈搅和在一起,他眼前的场景开始恍惚。

“羲和!”沐月焦急地喊着他。

眼前眷念的面容变得模糊,四周的环境不再稳定。

不...我不能走,沐月....我不能.....

意识挣扎着几欲崩溃,脑中的声音,心底的执念,所有的东西不断地在识海里冲撞。君子强压着痛苦,数个呼吸后,他稳住意识睁开了眼。沐月满脸担忧地望着他,先前眼中的慌恐只是一瞬便消匿殆尽。

君子打起精神,撑出一个笑:“我不会离开的,别怕。”

 

07

  “怎么会!”淑女跪在床边,将手中君子微凉的手握得更紧了。

  越女急忙走到淑女身旁,俯身覆住她的手,满是忧色地问道:“怎么了?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淑女摇摇头:“刚刚我尝试着进入小君的梦境,我明明感知到了他,但是怎么也进不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拦着我....”

  “难道是梦魇弄得?”越女问。

  “我也不知道。”

  立在一旁的孤剑和曦月彼此交换了个眼神,皆是沉默不语。

  而坐在沙发上悠闲看戏许久的紫薇轻声笑了下,起身走到淑女面前俯望着她,讥诮道:“原因无他,阻拦你的不是别的什么,就是你心意相通的宝贝弟弟。他在抗拒你,不愿听从你的呼唤,所以你的意识才会被驱逐。”

  淑女无力地垂下头,闭上了眼。

  “放手。”紫薇淡淡地瞥了眼周围几人,一柄长剑从他手心化出,“再不走开离远点,我不介意把你们的身体也连着一起斩开。”

  听到这句话,越女有些惊恐地拉起淑女退出了房间。孤剑和曦月皆是愣了下,但也随其后走了出去。

  黑猫歪着头望着被关上的门晃了下尾巴,而后轻盈地跳下地,缓缓地走到紫薇脚边,坐了下来。

  “喵~”黑猫伸出爪子轻轻地搭了紫薇一下,抬头向着他轻唤一声。

  紫薇低头对上它的视线,面无表情地睨了他一眼,手中剑出鞘,毫不犹豫地朝君子劈了下去。

  剑气迅速翻卷涌起,环绕着将二人包裹起来,隔开了外界的空间。剑刃触及君子身前的一刻,一层结界在他身前显现,隐隐泛着微光。但剑锋毫无阻碍地如切豆腐般劈开了结界,气流剧烈冲撞在剑气形成的结界空间内,剑锋交汇处华光大盛。紫薇皱起眉,微垂下了眼。

  抬眼时,四周已成一片黑暗,点点星芒洋洋洒洒地飘浮在黑暗里。

  “还以为你真的要毁了房子呢。我都已经开始算着赔偿需要多少钱了。”清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紫薇转过身,看见无剑正静静地飘在空中,手托着腮望着他。

  “你还没看够吗,还跟到这里来。”紫薇淡淡地道。

  无剑笑了下:“我也不想来这个无趣的地方,可是这里是缝隙交汇处,意识很容易被吸引进来。更何况你在这里啊,我就算是再不想也是会到这里的。”

  紫薇半阖了眼,神色似有所思,轻声念了句:“真是个麻烦。”

  “若是你当初不用那个法子,也就没有这个麻烦了,你更会轻松许多。”无剑笑着道。

  紫薇抬眸瞪向无剑,眼中浸满霜寒。

  无剑别过眼,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道:“我还真没想到,你会选这个最直接的方式释放他的意识。梦境交界处最为混乱,意识也很容易迷失,你就不怕那孩子的意识回不来吗?”

  “那是他自己没用,与我何干。”紫薇双手抱臂,倨傲地望着无剑,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道,“这样的愚懦之人,我帮他已是仁至义尽。”

  “噗。”无剑笑出声,“听起来确实是这样没错。不过为了世界和谐,为了你自己的某件事,还请大人您送佛送到西。”

  话音落,四周的星光开始坠落,黑暗慢慢褪去,角落中,沉眠的君子现了出来。

  紫薇走到他身边,食指轻点了他额头一下,浅淡的光没入了额间。

  “看起来,他要醒了。”无剑身后的墨色开始瓦解,原本星点的白光开始扩开。

  “你....”紫薇转过头,对上她的眼睛。

  光暗分成一道明显的界线,横亘在他们中间。光芒渐盛,寸寸蚕食着所剩的黑暗。

  “我?”无剑笑起,“我只是只可爱的小猫咪呀~”

  亮起渐变为刺眼的白光里,无剑消失在了其中。

  “早点回来。不然就赶不上最后一批蛋挞了!我等着哟~”无剑的声音轻轻回荡在空气里。

  “成天想着吃的,你是猪吗.....”紫薇轻声说着,嘴角微扬。

   身后,最后一抹暗被吞噬,光亮盛极,四周又恢复了原样。   

  

“小君!”门被推开,淑女急急地走了进来,“刚刚我感应到他了!他是醒了吗!”

  紫薇淡淡扫了眼淑女等人,向后退了几步,让出了位置。

  君子挣扎着醒来时,所见的便是眼前一众人神情各异的面容。他恍惚地回忆着梦境中的一切却猝然被淑女抱紧。

  “小君....你这孩子,吓死姐姐了....”淑女埋头在他颈边,颤抖的声音里带了哽咽。

  君子怔了下,望着眼前其他几人,在他们的脸上眼底不约而同流露出的关切里,抬手回抱了淑女,轻声在她耳边安抚道:“我没事,姐姐。让你担心了....”

  淑女摇摇头,抱紧了他。

  君子怔怔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脑中回想起梦境中与沐月在一起时的悲喜,也想起梦境碎裂时沐月眼中的无措和眼底一闪而过的惊怒。沐月无力而痛苦的呼喊声还在他耳边回荡,他的心抽痛起来,有东西压得他喘不过气。

  “喵~~”一只黑色的团子从几人的脚边钻出,蹲在床前舔了舔爪子擦起脸来。

  “好可爱的猫!”君子被叫声吸引了注意,目不转睛地望着黑猫道。

  淑女坐起身,低头看向它,笑了起来。

  君子起身凑到床边,伸出手想要捞过黑猫抱到怀里,而在触及前,一只手将它拎了起来。

  君子抬头对上紫薇神色冷淡的脸,又看了看趴在他手臂上亮盈盈张着眼望着自己的黑猫,忍不住喊了出来:“连只猫都不肯给人抱,你这个人怎么小心眼?!”

  紫薇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带着猫径直出了门。

  

  客厅内

  躺在沙发上的无剑睁开眼,笑出了声。

 

08

  “既然阁下不需其他,那我也不好强予。若是阁下他日有需要到我的地方,我定当竭力相助,以偿今日之事。”

  淑女的话萦绕在耳畔,紫薇仰起头,闭上了眼。

  夕阳血色的晖光洒满在他身,山风将他衣衫吹起,猎猎作响。

  无剑伸手抚上面前锈迹斑驳的长剑,垂眸笑了笑:“原来亲身拜祭自己是这样的感觉。这里面葬的是什么?”

  紫薇回头,对上她的视线。

  群山的影子在如血的余晖里缓缓于他身后转开,明暗交汇在他身上,揉进了他眼底。无剑似又回到了那个记不清过去多少年岁的时光里,每个残阳如血晚晖漫天的黄昏,紫薇都会独自坐在这个坟冢前,对着渐沉的夕阳,仰头饮尽一壶酒,身后剑的影子拉得很长。

  “你的外衣。”紫薇轻描淡写地说道,垂下的眼睫投出一片阴影,同着他的眼眸合成一片混沌。

  他再度想起那个暮色深沉的黄昏,手中那件被余下仅剩的素衣上染满了刺眼的红,连带着天边的晚霞也一同染上了这般炫目的色彩,燃遍了整个天幕。

  火焰腾烧在手间,烫的他有些握不住。而当他一点点拨开泥土,手指间传来的冰凉又让他觉得冷,打从心底的冷。他将那件腾着火的外衣放了进去,黑色泥土渐渐覆盖住了赤红,淹没了浅白。他突然又有些留恋那件衣服上的温度,可那些混进了泥里,被掺成了冰冷的温度,再也不会腾烧灼热,再也没有温度。

  “剑冢的入口就在那吧。”无剑遥望着苍翠葱郁的寒山间,无数的生息气流绕飞在空中,最后皆汇至归入了一点微芒中。

  “这是个好地方。若真能被葬在这里,日夜守护遥望归家之处也算是无憾了。”

  无剑偏过头,眼中绽开一抹笑意,对着紫薇笑起。

  “谢谢你。”

  “回去吧。”紫薇没有应,只是转身向山下走去。

  无剑回头再度看了一眼隐没在群山间的入口,抬步跟了过去。

  天际,一轮红日缓缓沉下了地平线,数只鸟禽飞过,辉光洒满了群山。

评论(10)
热度(32)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