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千机?”无剑轻唤了他一声。

   那人应声转过头,即将触到花枝的手停在了空中。晨光里,他的面容被渡上了层淡金色,眉眼深邃,清俊如画。他立在熹光里,神情温柔地回望着她。

画师:似黎水

新拿到的图,个人私约稿不接受任何搬运。私下截图拿去做头像什么的一律做盗图,见到必撕。

评论(6)
热度(16)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