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遇见逆水寒】【中秋贺文】面具(方应看篇)

 汴京华夜,丹桂生香。都中玩月游人婆娑于市,上至王孙高官,下至寒巷贫民,皆登楼拜月,以寄己愿。市间笙乐鼎沸,高楼结彩,高歌声遥遥相和,至达云外。夜市骈阗,通晓不绝。

  你与方应看并肩行在道上,所到之处人皆自动让了一条路,你也因此幸运地没有感受到汴京中秋之夜的人潮浩瀚。桂花清香袅散在夜色中,你深吸了口气,甜淡的香味让你的心情更加愉悦起来。你转头向四处看了看,随后目光落到了不远处的布偶摊上,各式的兔子玩偶吸引着你的脚步。

  摊上的布偶形态各异,各个都可爱异常。正当你艰难地做着选择时,方应看终是开了口:“这些布偶我全都要了。”

  你回过头一脸惊异地看着他:“这么多?!我放哪?”

  “彭尖,把这些都送到神侯府去。”方应看唰地展开扇子回望着你道,“他们自然会知道怎么做。”

  “神侯府不是给你放玩偶打下手的!”你气鼓鼓地反驳着他,“你不是嫌这平民夜市不好玩吗?那你跟着我做什么!”

  “人多,喧闹,脏乱,确实是毫无乐趣。”方应看朝你讥诮一笑,“我是怕你这只傻河豚脑子一热犯了迷糊,万一你走丢了我还得派人去找。”

  “我又不傻!你...你才傻!”你被他气得一哼,转身就要朝摊子外跑去。

  “你要去哪?我可是放下了玩月楼顶好的包间,陪你到这的。你不去那,还非要在这种廉价的夜市里逛悠...哎,真是拿你没办法。”方应看一把拉住你将你带回身前,甚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偏过头,赌气似地答道:“在那里有什么好玩的,被人看的不自在。金樽玉肴,高楼望月摘星,好虽好,但哪有这廉价不入眼的平民摊市自在随性。在这看的月亮纵然远,小,却是能看得更广更阔,入眼也是更加全面。”

  “哦?”方应看笑笑,随在你身旁继续走着,“你说的倒是有点道理。不过...”他伸手挑起你肩上一缕头发替你别到耳后,“都是一个月亮,你在这还能得悟天地灵感看出一朵花不成?”

  “我不仅能看出花,我还能把它画出花,你信吗?”你仰起脸直望着他。

  方应看的眼里笑意渐染而起,他俯到你耳边,轻声道:“我娘子的画技天下第一,你说的我自然是信的。”

  你的脸唰地便红成了熟透的番茄。

  “那....那边的摊子看起来不错!我想去试试!”你急忙推开他,岔开了话题。

  “那是个货物摊,不卖吃用的。你要去试什么?”方应看挑挑眉,脸上满得尽是狭促。

  “谁说是那家!我说的是旁边那个面具摊!”你像是在水中找到了块浮木,一面说着,一面便认准了快步朝着它走去。

    

   面具摊摆在市井中心外沿点的位置,当你们来至跟前时,中心场上已经围了数层人。人人皆是面朝街心不断交耳细语着。你一边听着他们谈论的节庆烟花,一边挑选起摊上的面具来。

  “方应看,你看这个怎么样?”你拿起一只面具戴到脸上。

  “不怎么样。这里这些东西都不适合你。”方应看淡淡道,“你应该选一个河豚面具,那样比较符合你。”

  “你!”你抓起一个黑脸面具就往方应看脸上盖,“我觉得你戴这个更合适!”

  “是吗?”方应看听着你的话竟真将面具戴到了脸上,“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望着面前华贵傲岸却顶着张滑稽黑面的方应看,你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对,很合适。哈哈哈哈...”

  方应看揭下面具,望着你柔了眉眼:“笑了就好。”

  “唔...真的不好看吗?”你再次戴上面具冲着方应看仰起脸,身后的人群一片喧哗。

  “不好看。”方应看轻声道。他抬起你的脸,一把将你的面具掀起。这一瞬间,绚烂的烟花忽地盛满在了天地间,耳畔欢呼声骤然响成一片。你还未来得及反应,方应看带满侵占意味的气息当即覆了上来。

  “你好看的样子,只能让我看。”

  火树银花,皎月银霜,辉映着成了汴京夜里最耀眼的一道景。

 


评论
热度(63)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