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遇见逆水寒】【中秋贺文】面具(燕无归篇)

  烟火闹市,长街买卖不绝,茶坊酒肆,箫鼓喧空。幕间一轮明月高悬,银光粼粼泛在湖面。

  你在人潮中穿行而过,耳畔小贩的吆喝声接连起落,如此盛大的繁华让你眼花缭乱。你行到河畔的柳荫下,想要在此稍稍歇一口气,繁华盛景看得太多竟也让人有些沉闷。微风轻撩起身畔垂落的树叶,你稍稍抬了眼,对面石头上飘飞起的银白长发在深郁的夜色里显得更为亮眼。

  “燕无归!你怎么在这?”看见他,你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了他跟前。此刻,你心头的闷郁在见到他沉敛的模样时全都被一扫而空。

  “你也是出来过节的吗?”你高兴地道,“难得在人这么多这么热闹的地方看见你。”

  “节日对我来说都可有可无。”燕无归淡淡道,“这里的月亮不错。”

  “那怎么行,别的节不说,这可是中秋。”你眨眨眼,凑到他跟前,“既然遇见了那就一起吧!我带你去逛街吃好吃的,你也来体验一次过节吧!”

  “好。”干脆利落的回答让做好了被拒绝准备的你愣了愣,突如其来的喜悦瞬间占满了你心头。

 

  “你看你看,那边耍的把戏可真好玩!那边有新酿的桂花酒,啊,还有桂花酥!”你拉着燕无归挤在人群里朝店铺而去。路上行人繁多,你拉着燕无归的手默默又紧了些。一开始,燕无归不是太习惯你这样亲密的举动,在你借口说怕人太多冲散了彼此后,他也就默认了下来。可实际上你只是怕万一人太多燕无归会因不喜欢而突然消失。虽说他要走谁也留不住,但这样牵着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也算是安心。

  酒店的生意很好,一坛桂花酒你们也是排了很久方才买到。趁着老板在打包忙活的空当,你立马去到旁边摊上买了几份各式花样的小吃食。在拎着这些回走的路上,你脸上的笑已是溢的满满当当。

“你很喜欢这些?”燕无归忽然问道。

“嗯...也不是...”你望着他,不知该如何解释心里由他而生的那份欣悦,“就是...难得能和你这个闷葫芦一起逛次街,感觉很高兴。那你呢?你不喜欢人多我拉着你来你会觉得勉强吗?”

“不会。这次第一次有人和我一起过节,且这个人是你。和你一起,我很开心。”风中送来的话语声很轻,燕无归别过眼,未覆面具的那一半脸似乎有些微红。

“那...便好。”你轻轻笑起。走到街转角时,你将手里的吃食递给燕无归,故作神秘地朝他笑笑,转身向街口走去:“你在等我下。我很快就回。”

“嗯。”

  走了几步,你回身看去时,燕无归依旧默望着你离去的方向,四周语声欢闹,他处却唯独有些寂寥。

 

  片刻后,你拿着一只兔儿泥人和两盏玉兔等回了来。当你把泥人递到燕无归手上时,你明显发觉他的眼神亮了下。“喜欢吗?”你笑着问道,“刚刚走的时候,看你有看那边的泥人摊,我就去挑了一个最可爱的买了来。”

  燕无归低下头,很是珍惜地看着手中泥人,嘴角边微微绽起一抹笑容:“谢谢。这个很特别,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那现在该想想我们去哪来吃这些比较好呢?”你晃晃手中的纸包,将目光落到月色透亮的屋顶上,“就那吧。”

 

  圆月高悬,银辉溶溶落落洒了屋瓦一片,你与燕无归并肩坐在屋顶上,远处锣乐喧潮灯花遥迢,行人灯火在地上统汇成了星河一片。你斟满一杯酒,向着燕无归举起:“闷葫芦,中秋快乐。”

“.....”燕无归沉默地看了你半晌,还是拿起酒杯和你碰了下。

数杯酒下肚,醇厚的酒香和着桂花糕的清甜渐渐让你身上暖了起来,夜风吹过,酒意忽地就上了来。你拿出先前一并买的面具放到燕无归面前,笑道:“闷葫芦你看,这是我买的新面具。是不是很符合你,我可是特意选的狼图案!和阿呜差不多呢~”

“......”燕无归面无表情地拿起面具,看了看,说道,“谢谢。”

“......”也不不知是不是酒气翻涌脑子混乱带来的勇气,你突然一把拿过他手中的面具,同时另一只手伸过去就要摘他脸上的面具,“光说干嘛,来戴上!”

出乎你意料的是,对于你的行为燕无归完全没有反抗。你愣愣看着手中的银质面具,月华下,一流寒光在上闪过。眼前人清俊的面容毫无遮掩暴露在了月辉了下,望着你一双澹蓝的双眸平静淡和。倏而间,城内有烟花燃起,在升至顶空的一刻猝然散落,斑斓绚烂的流光在你身后绽开,而你却在眼前这双透净澄然的眼眸中看尽了烟火归寥。

你将半狼面具缓缓带到他脸上,月华流光在其间流现。不知是不是烟花太过盛华,本该无波的瞳眸里竟有了感情的波澜浅动。

“闷葫芦,你笑笑嘛。”你大着胆子捏上他的脸。

 燕无归抬手抓下你的手,在与你对视片刻后,嘴角轻轻勾了起来。

  望着他,你也笑起来。你凑到他跟前,忽地吻了过去,一点冰冷相触,你闭上了眼。

  墨色间,一盘明月清辉朗朗,高悬在你们身后。


评论
热度(33)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