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遇见逆水寒】【方应看X你】生贺·应看今朝

 @今朝有墙今朝爬  写的垃圾贺文,又超时了...生日快乐(假装大洋彼岸的时间)

  彭尖把你带到侯府时,你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这...这是什么?”你愣了足足五秒钟,指着侯府前院里流水的上菜丫鬟和四周新值的花木愕然。

  “怎么,被惊喜傻了?”方应看的声音带着三分讥诮在你身后响起,“这些都是我找人新种的。先前那些放在现在,不合适。”

  你望着焕然一新的侯府,想了半天忍不住道:“那你是要宴请什么重要人物吗?弄这么大排场.....”

  “当然。我方应看做事,首先要的就是排场。更何况,这个人对我来说尤为重要。”方应看说道。

  你强忍下想要翻白眼的冲动,随口问起:“那你请我来就是让我见识你的排场然后和着人大吃一顿吗?”

  “我果然不该对豆芽菜的脑筋抱有希望。”方应看嗤笑一声,挑起好看的眉眼直看着你道,“你是忘了今个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方应看的态度让你疑惑不已,在你将所有杂七杂八的日子都在脑中过上一遍后,你才想起今天是你的生日。
  “你...你不是不喜欢提这些吗....”你既是惊喜又是忧心,他能为你过生日自然是极好,但你却又担心触动他心底不愿揭碰的某块角落。

  “你在想什么?”方应看幽幽开口道,“你思前想后的样子很难看,我不喜欢。”他拿起扇子轻轻敲到你头上,“既然我这么做了你就不必担心,我不会做让自己不爽快的事。其他人我不管,但是你,不一样。”

  “好了,吃东西去吧。”不等你作答,他已拉着你径直走向了内厅。

 

  “所以...你是把整个三合楼都搬来了吗?”你捏着筷子,面前一满桌的菜让你无从下手。

  “我就只是把他们的厨子叫了过来而已。我看着你喜欢,就给了他们这个面子。”方应看淡淡道。见你迟迟不肯动筷,他抬眸一哂:“不喜欢?那就把这个撤了吧,三合楼以后也不用再去了。我让府上的厨子给你做一顿,正好换个新鲜口味。”说着,他便唤过了彭尖....

 “不不不!我很喜欢!”经方应看这么一说,你吓得拿起筷子对准面前的一盘丸子就扒了起来。

  “呵。你吃慢点,没人跟你抢。”方应看笑着,望着你的眼底写满戏谑,“你这个样子活像一只饿了很久的河豚。”

  听到他这一句话,你刚送进嘴中的一口菜便哽到了喉咙:“咳咳咳...我吃相哪有那么难看!”

  而方应看并不同寻常那样回堵你,只是笑看着你不语。你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目光匆匆瞥过他未曾动用的碗筷,问道:“你怎么不吃啊?”

  “这是专门给你生辰的,你吃就好。”方应看说的神色自然轻巧,但他的那双眉却还是微拧了起来。

  见此,你朝他碗里猛加了几筷子菜,笑眯眯地盯着他道:“不行,你也吃!我把我的开心放在菜里分你一半,你吃了也就能和我一样高兴了。”

  “你啊...”方应看拧着的眉渐渐舒展开,沉郁的眸里有笑意再度荡起,“我可不想变得跟河豚一样。”

  “爱吃不吃!”

  

  晚间的时候,方应看并没有将你送回,而让你留了下来。各色烟花燃起的一刻,你突然觉得天地间所有的颜色也不过如此,及不上这日的日影花香,更比不过这人眼中的星辉笑意。他在你面前笑得气度卓然,好似火树银花不夜天统统都化在他眼里,天地间唯有他。

  “你还记得你说给我的话么?人不能选择过去,却可以选择接下来的每一天,生命里那么多值得铭记的日子,我却都是从遇见你后开始的。”他看着你的眼里烟火耀跃,“从今以后,你的每个生辰都只能我来陪你过,且不止是生辰,我要你的每一天都是值得铭记的日子,一息一瞬一时一刻,往后百年皆是如此。我不问过去如何,只看今朝。”

“这一世,你只是我的。”

评论(3)
热度(128)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