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遇见逆水寒】【顾惜朝X你】杜鹃醉鱼

 暖春四月,陆畔上的杜鹃开了满丛,艳艳夺目,烂漫如火。远方天地熹光明朗,云水与长天一色。

  湖间,一叶小舟随水浮流。湖岸边茵绿衬着殷红,明艳清新。

  清凉的湖水从指缝间流过,带来的清泠滑顺的触感柔柔地在我心上滑下,让我欲罢不能。我忽地扬起一阵水花朝身边人洒去,那人不躲,只是抬袖拭干我溅到面上的水珠,任由水花落了一身。

“这里湖水多为雪水融汇,触手寒凉。你身子本就亏损,不应多碰。”我还欲伸手入水,却被顾惜朝轻轻拦下。水珠沾在他的鬓发上,阳光下盈盈滚着光彩。

  我撇撇嘴,只得安分地坐下拿出袖帕替他将头发擦干。水渍在他的青衫上留下点点深印,浅淡的杜若香从其中幽幽钻进我鼻间。

“惜朝。你不是说观鱼吗?为何现在都没见到几条...那等会吃什么啊?”我望着澄澈清湛的湖面半晌,终是忍不住问道。

“嘘。不要心急。”顾惜朝将手指竖于唇前,明眸含笑,“等东风。”

“东风?”我不解,偏头看向水光山色尽头的天际,白云舒卷,日光明耀,哪有半点要起风的样子?

“很快。”顾惜朝伸手接住一瓣飘飞至身前的落花,抬眸朝湖岸看去。

  而他话音刚落,一阵微风便吹了起。一时间,落英纷洒。赤红的花瓣散飞飘落在水面,水中忽有鱼儿成群聚集游出,围在落花旁争食着花瓣。片刻后,食多的鱼儿皆像醉酒般地漂在湖中,并在纷落的落英中,煞是一番风景。

  我睁大了眼,被这样奇绝的景致所惊艳。我偏过头,正欲对身旁的惜朝赞上两句时,他柔声浅笑地道了句。

“这还不算真景。”

  说罢,他伸手敲了敲船舷,水面震动,一大群鱼循着水波向船漂浮过来...

  倏忽间,风又再度吹起,顾惜朝的青衫长袖被扬起。煦风将绯红飞花迎面送了满身,他回顾的眸中蕴着笑意,三分春暖七分柔情。一时间,我的头脑有些晕眩,像是醉意泛起。我沉沉地将头靠在他的膝上,晴澈的蓝天与日光直落进我眼里,我忍不住闭上了眼。水声潺潺在我耳畔,鼻息间的杜若香绕得我越发地晕醉。

“怎么了?可是困了?”顾惜朝的声音清清柔柔地飘进我耳中,就好似从遥远云间散透下的日光。

“嗯....”

“那...睡吧。”

  他的手轻抚过我的额发,我抬手遮在眼前,缓缓闭上了眼。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四月的杜鹃花雨,艳丽的游鱼,有六月的清雨,翠竹的浅香和雨落打叶声,还有十二月的杭州,白雪覆新梅的冷香以及断桥残雪,桥畔执伞的青衫。

  梦境悠长,年岁时节一一在我眼前掠过,就好像我真的一一踏足经历过这些时光。

  一觉梦三生。

 

  我醒来之时已是日暮,炉上的鱼也已煮沸。

“惜朝...”我揉揉眉心,抱起覆在身上的青衫从顾惜朝的膝上缓缓起身,殷红的花瓣从我的衣衫上滑下。“我居然睡了这么久....你怎么不喊醒我?这样我也好替你帮些忙....”我怔怔看着手上的积了一兜花瓣的青衫,心中忽是懂了。

  难怪...梦里会有那些...

  我自嘲式地笑了笑,抬起眼撞进了他蓄着温柔的眸眼。

  “无妨。”他笑笑,“你醒来正是时候,我正巧需你帮一个忙。”

“什么?”我疑惑地望着他。

  顾惜朝眉眼轻展,日暮的夕光在他身后映得绵长:“来帮我品试这份杜鹃醉鱼。”

  这一瞬,我似乎又要晕醉。双鸟展翅划过天边染着金色的云水,落下几声长鸣。

 

  杜鹃醉鱼,醉的是杜鹃,还是鱼?

  我捧着碗,忍不住向顾惜朝问道。

  他眼睫微垂,望着我的清隽面容上带出一方温润的笑。

“或许,是鱼花不醉人自醉。”

 


评论(6)
热度(47)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