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梦间集乙女】【孤剑X你】暗恋男神的那些事

故事原型来源曾经我遇见的一个故事。








01

  两天前,孤剑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我最开始见到他时,我还是个刚刚入校对什么都新鲜好奇又一知半解的小萌新。假如我是这个故事的女主角,那么接下来就会是开始回忆如何和帅气腹黑温柔专一的男主在浪漫绚烂的场景中隔着人海茫茫命中注定地抬眼相望心若擂鼓小鹿乱撞从此擦出命运的火花。

  可惜我不是。

  连在他在学校只要多用点心思就可以凑近点的时间里,我也从没很清楚正面的看过他。

  我离他最近的一次就是在最开始见到他时。那时的我刚入校报到,被学姐领着拎着大小行李走过操场,走到一半,眼前的学姐突然就停了下来。由于拎得东西太多天气太热脑子太糊,身子实在刹不住,我一股脑地就撞上了学姐的背。茫然间,一阵清冽的甘香钻进了我鼻中,让我瞬间提神醒脑醍醐灌顶。正在我感叹学姐就是学姐,体香都这么好闻的时候,学姐转过身一把扯住我满脸痴色神情激动小声地说:“你看你看,你运气真好啊!一来就能看到两个神仙级别的校草!他们可是这个学校有史以来最帅最让人欲罢不能的男人了!而且他们两个关系还特别....”说完学姐就甩了个眼神让我自行领会。

  我往学姐身前凑了凑,深吸了一口气,嗯,没有香味了。出于对学姐和花痴的尊敬,我昧着根本没有的良心假装看见了地应道:“嗯嗯,真的好帅呢!好有CP感,让人真是欲罢不能!”

  听了我的话,学姐的手在我胳膊上又抓深了几分:“背影也是那么好看啊....”

  我吸了口热气,很应景地往后看了眼,瞧着那两个一黑一白俊挺的背影,不禁脱口而出地赞叹道:“留长发长得帅穿衣好看喷香水,不是娘炮洁癖就是gay.....”

  学姐给了我一个孺子可教也的眼神。

  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第一眼见就被我不积德的嘴损得毫无好形象的人,甚至还有几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怅然。许是我的嘴太损阴德才引了这样的果,但如果再让我来一次,我大概还会那样说一次,可能还会多添点其他内容,毕竟恶因也是能结果的,多点因也就能多点果,能多缠就多缠点,反正亏的也不是我。

 

02

 

  看着手机里曦月发过来让我出去聚一聚的消息,我脑子当机了有3秒。在我又用3秒反复问清到孤剑不会去的答案后,我发了个消息给小君,死活求着他让他陪我一起去,最后还非常不放心地找了小淑,让她去敲一敲小君,也好让我吃个不太安心的安心丸。

  在我扯着满脸写着我要姐姐我要回家的小君推开包间门看见笑得非常温婉得体的师姐后,我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经验诚不欺我,曦月如果不会折腾报复我,那大概和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一样让人难以置信痛苦不堪。

  我双目直视前方表情平常淡然地挽着小君手走了进去,回以师姐一个自认为标准大方的微笑后扯着小君坐到了最边上。和着小君打了招呼后,我低下头掏出手机就开始消消乐,目不转睛神情专注,丝毫没看见对面笑得一脸痞气的曦月。

  小君瞥了我一眼,低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我没见过你这么虚还要撑得更虚的。”

  我抬起头,冲他笑了笑,在桌底下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就在小君睚眦必报地要掐我时,师姐很是及时地开了口:“阿无,好久不见了。你最近都还好吗?”

  我一把按下小君的手,扯出一个笑回道:“好啊,工作还不错,单位上也挺受照顾的。日子也过得挺滋润的,不烦不愁。呵呵呵呵....师姐你还是那么好看,现在仔细看就更好看了!先前也不知道你也会来,所以没准备你们的礼物...别见怪。”

  师姐随即就懂了她话里的意思,看了曦月一眼,笑若轻烟:“没关系,我们也是刚刚回来没几天,知道的人也不多。这此来聚餐你是客人,赠礼照顾的应当是我,哪还有反过来的礼呢。”

  我朝师姐感激地笑了下,转眼送了对面人一个白眼。曦月随即摊手摆出无辜脸极其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我懒得再理他,低下头装作玩手机的样子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打量起师姐来。师姐一直都是个美女。更重要的是,她是个非常聪明的美女,才貌双全。每每看见,我都自渐形。也就这样带满星光的一个人才配得上那高天孤月。

  就当我抱着这样的想法宽慰自己时,曦月笑着把我喊回神冲我说起师姐的一些细琐爱好:“之前去国外做项目时,她经常拉着孤剑去逛街,一逛就是一整个下午。而且啊,她最关注的不是项目数据,是衣服包的新款,嘴上喊着没钱但是就是一直买买买....”

 “......”我瞧着曦月,抓紧了身边小君的袖子,试图将心底源源不断的恨意都塞回去。毁女神形象让我错觉差距缩小看我脸上扭曲的表情大抵是他今晚最终目的和乐趣了。

 “这个狗币....”我咬着牙斜眼看着笑的一脸邪气的曦月在小君耳边道,“本来以为师姐那句话能让我今天晚上平安渡过....小人真是防不胜防啊!”

  小君笑出了声:“噗,不过你脸上的表情倒是挺有趣的。”

  “.....”我没忍住,在桌下又踩了他一脚。

  “唉,修罗场要来了。”小君掐了我一把,面不改色地轻叹道。

  “诶,孤剑怎么还没回来。”正在我因消消乐卡关而发愁时,和曦月聊得正开心的师姐突然问了句。

   闻言,我手一抖,消消乐点错了一个位置,通关再次失败。

  在我对着耗去的体力心疼不已时,门开了。

  消消乐已经重新开始,我头也不抬地盯着屏幕快速点着。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都点好了吗?”师姐柔了声音带了些娇嗔冲着来人说。

  嗯....看来这个人不用看就知道谁了。

  我继续扫着冰块,却发现无路可走,只得盯着屏幕迟迟难以下手。

“学长好。”小君笑着轻声道。

“学长好。”我跟了句。

  “嗯,好久不见。无剑。”低沉悦耳的声音应了句,顿了下后又接了句我的名字,也不知到底是在应谁。

   我的手又抖了下,闯关失败。

  我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孤剑。和身旁的师姐一样,依旧没变,还是澄澈的蓝眸,及肩的黑发,波澜不惊清俊秀逸的面容,依旧赏心悦目,依旧和师姐非常相配。我使劲朝他扯了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随即低下头继续玩手机起来。

   虽然是挺好看的,也看了还是有那么点心动,但总归已经是别人家的花,看太多不太好....

 “你到底行不行啊,失败这么多次。我来我来!”小君一把握住我还在颤的手,抢过手机一脸嫌弃地看着我说道。

  “行行行。你来你来。”我转过头,开始欣赏起窗外的走廊来。

  “刚刚你叫孤剑学长了,怎么先前没喊我学长呢?”曦月含着笑目光灼灼地冲着我而来。

  “曦月学长。”我数着窗户上的花纹,姿势不动,语速极快地喊了句。

  “呵。”曦月听着我这句毫无诚意的话笑了声,“那你要不要喝一杯这个,我拿学长的身份保证,很好喝的。小学妹~”说着,他晃了晃手里盛满金色液体的杯子。

  “....”我看着他,胃有些疼。

    师姐很恰到时机地拦了他一把:“曦月,菜都没上,先喝东西对胃不太好。”

    孤剑也静静地瞥了他一眼。

    而曦月依旧眉眼带笑地看着我,全然不理会其他人。

  “我来替她喝。”小君站起身作势就要拿过他手中的杯子。

    曦月将手偏了下,面上依旧带着几分笑,而眼中的笑意全然褪去:“这是给小学妹喝的,可不是给别人的。更何况,学妹也不需要让其他无干的人来代替吧。”

   我起身拿过他手中的杯子,一口饮尽。苹果醋的味道倒是还不错,挺提神醒脑的。

   我擦擦嘴,将小君按着坐下,对着面前三个人笑道:“他并不是无干人等。这是我男朋友。”

   哐——

   一声轻响,曦月面前的杯子倒在了桌上,同款苹果醋淌遍了整个桌,溅到了曦月白色的衬衫上。

 “你....你们什么时候....”师姐有些呆愣的看着我。她身旁的孤剑抽了几张纸微皱着眉头递给了曦月。

   我十分坦然地对上曦月复杂的眼神:“就在刚才。”为了证明真实性,我顺带特意亲了小君的脸一下。

   小君在桌下狠狠地掐了我的胳膊,我忍着差点飙出来的眼泪,笑起来:“曦月你的杯子怎么自己倒了?”

  “大概是报应。”曦月自嘲似地笑了笑。

  “坏事做多的报应。”我语气平静地跟了句。

 

03

  回想我的大学生活,在对比人家后才发现我的那个日子委实不够精彩。我的那些时间一半是在做实验,一半是在看人家做实验,还剩一点是研究实验项目,顺带研究做实验项目的人。想想看,也确实是很无聊。

  可能就是因为太无聊,所以我才会每天不厌其烦地听着室友和学姐宛如卖安利一般孜孜不倦地在我身边有事没事就一脸痴色地提起孤剑曦月的巴拉巴拉。欣赏一下美好少女的花痴表情,分析一下八卦真实性,理解理解妹子口中的传奇人物,这样的日子确实也还不错,至少出去不会因和人少话题去尬聊。

  后来的有一天,我终于想不开,在室友依旧不断谈论八卦的唾沫满天飞舞里,我说,我要追孤剑。

  室友当即就鼓起掌,齐齐地为我鼓气加油,而后转脸就又回头继续说回了话题。这份敷衍的鼓励与支持让我不得不感叹,所有追梦者皆是孤独。

“听说你要追孤剑?”某天下课,学姐一把抓过我,双眼发亮地盯着我问起。

  我点了点头,接着看见学姐眼中的光更盛了。

“那你是怎么看上他的,之前你不是还说他娘炮洁癖....”学姐搓了搓手,抓着我满脸兴奋。

  我沉默了一会,在脑中迅速过了几个言情剧的通用理由,“因为你们安利卖的不错,也为了防止我的耳朵茧加深。”

“.....”眨眼间,学姐的脸色已经变了好几下,最后她阴恻恻地笑起,“融入大集体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无剑同学。你资质甚佳,有此理想,前途甚好。我看好你!”

   我面无表情地应了声,掰下学姐放在肩上的手:“要上课了,我先走了。学姐再见。”

 “我会帮你的哦~小无剑,要加油啊~”

  走廊尽头,学姐的带满戏谑的声音传来。

 

  那天下课后,在我打开手机看到跳出的一堆消息和一个新好友申请时,我才意识到,学姐的那句话根本不是说着玩的。

  我面无表情地对着那个让你皮的表情包头像,点下了同意。

点我看聊天记录

  瞧着屏幕上的那个加了晃荡特效的头像,我咬着牙最后实在没忍住,关掉了软件。

  过了会,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我点了进去,看着通过的好友对话界面不知道为何手有点抖心有点颤。在我像写高考题一样神思谨慎地写了改改了删删了写几分钟后,我极其平静地点了发送,心里的感触就如同高考考试结束时交卷的那般接近漠然死寂的沉静。

点我看聊天记录

  直到屏幕上又一大堆学姐的消息跳了出来,我才从刚刚的惊异中缓过神来。那样一个淡漠严谨君子气度的人居然会打QAQ,网络可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啊....

  不过,这个反差挺萌的....

  我笑了笑,打开那一大串消息看了起来。

  学姐说帮忙也真不是盖得。这一大串的消息里写满了孤剑的喜好,日常作息,爱去的地方巴拉巴拉....简直比狗仔还狗仔专业。我看着这些细末到就差扒出孤剑每天穿的内裤是哪条的个人资料,头疼。

  孤剑这个人其实真的没什么爱好,每天作息规律的宛如老年人,最喜欢待的地方也是实验室,最大的爱好是泡茶喝茶。嗯...生活作风非常干净优良,爱好高雅,很不错很不错,不愧是我选的男神。

  哎....

 

04

   自打学姐塞了一堆情报后,隔了几天她又塞了我一堆杯碗茶罐,并且一脸得意告诉我,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味觉,追男神就得从练习他的一切爱好开始。

  我看着桌上摆满的各种茶具,想了想点头对着学姐道:“你说的很对,那我现在改变主意去追曦月来得及吗。”

  “......”学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来不及了,追曦月的女孩子已经从学校排到无名山里了。”

   我拿起其中一杯子,认命地叹了口气。

   从那以后,我每天做实验看实验看实验人的日常中又多了一项,练习茶道。品茶的人自然是学姐。虽然学姐看起来不靠谱,但是行事方面总是会让人出乎意料的惊喜。例如茶道方面,她不精但是品茶功夫确是极好。也因此原因,我常常被打击的放出豪言,再也不去学泡茶了,然而第二天却还是习惯性地拿起茶具开始练习。

   日子过得缓,我的水平也涨的缓,我和孤剑之间的距离更拉的缓。除却要命的茶道练习,我的日常无非就是研究课题研究算法,遇见不懂的去抱一抱大腿,然后末尾时用着根本没有的胆子开开玩笑逗一逗孤剑。时间长了点后,我慢慢地也敢去小小调戏他一下。每每看着回复,心底的欣喜就像冰谷裂开生花,那份微小的种子卑微地在角落生根发芽,最后慢慢成长为绚丽的花一瓣瓣占据所有的位置。

   孤剑常常会在图书馆的顶层书库最里靠窗的第三张桌子坐下学习或者是休息。我曾经偶然上去过一次,那时是为了找一本我需要的专业书,在问过管理员后才知道书已经被人借走。在我穿过里层的书架准备离开时,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靠窗第三张桌上最外的一本书的书封。那正是我要找的书。

   我没有靠近过去,只是隔了段距离站在书架的阴影里远远看了眼那个正伏在桌上浅眠的人。阳光透过玻璃窗子斜照在桌前,他那头好看的墨发合着他的睡颜都被渡上层淡金色。光盈在他周身,柔柔地暖暖地,那一刻,他像极了西方神话里所描述的天使。

   后来我也会常常去图书馆,会去顶层悄悄地找个角落坐下,抱上几本书,看书时分出几缕目光偷偷摸摸地看上孤剑几眼。看他或动或静皆如一副他人难入的画,看他皱起眉轻敲键盘为难题略为所困,看他专心于书中内容嘴角轻扬浅笑淡淡。

   我也有看过好几次孤剑在做实验的样子,一头倾泻的墨发被扎起,高马尾垂在俊挺的背后,清俊的面容上依旧是与平常无异的淡漠,但这份淡漠里又夹满了认真与谨慎,只是一眼便足以让我移不开眼。

   其实按照常理或者一般剧情走向,我偷偷看他这么久多少都会被发现那么点。但事实并没有,这也足够说明我并没有爱情故事的女主命。不过,能这样心无旁骛光明正大地保持毫无存在感去每天看男神也能算是人生乐事。

  

 

05

   隔雾看花最大的好处就是在于不用担心美好的形象在心底破灭。

   在学姐苦口婆心地说了不知道多少次后,我如此答道。

 “呵,能把怂说得这么好听的工科生我也就遇见你这么一个了。”学姐眼神轻蔑,语气嘲讽。

    我笑笑不说话。

    没错,我就是怂。哪怕再怎么吹得天花乱坠也改不了我怂的内壳。

    孤剑这样的一个人尽管被我在第一次见时说得贼嫌弃,但是也掩盖不了他的出彩和优秀。这一份光芒也足够吸引当时跟傻得愣头青一样的我,也足够耀眼到让自卑的我喜欢又不敢靠近。

  所以又怂又不出彩的我选择了对他进行远观,并且试图多用用自己不太好使的脑子让自己能变得入眼点,期盼着有一天能在拉近距离后用足够优秀的样子出现在他眼前。

 

“你这茶泡的还行吧。”学姐终于松了口,放了我一马。

  我长出一口气,放下手里的茶具趴到了桌上:“那就代表我成功出师了咯。”

  学姐白了我一眼:“拿去糊弄下一般人还行,对着你那个要求甚高挑剔至极的男神我可不敢保证。”

“.....”我拿起手机,从联系人里翻出了曦月。

  点我就看,性感无剑,在线撩哥

  看着曦月这不怕人看不出来“就是坑你,快来”意思的邀约,我犹豫了下。对于情花我实在是非常好奇...我想了想,从列表里找出了孤剑,手在点到他头像时却又迟迟不肯点下去,最后,好奇心赢了,我点了下去。

 点我点我

  知晓了真相的我突然很想给机智拒绝的自己点一百个赞。但望着曦月又发来的消息,我不得不佩服。狐狸就是狐狸,抓捏人心永远都不会失手。

 

“你来啦。”曦月站在实验楼前的树下,浅笑着望着我。

“嗯,曦月学长好。”我点了点头,垂下的左手抓紧了衣摆。

  虽然曦月这个人我见过很多次,他的性格也在学姐附带的情报和聊天时了解感受的差不多,但如此近距离的相处却还是第一次,整个人还是有些紧张的,更何况还得防着被这个芝麻馅的汤圆坑,神经状态就更不能放松下来了。

“为什么孤剑学长要把花种在实验室?”我跟在他身后走在楼道里,好奇地朝前面的实验室里张望。

  曦月停下转过身看着我,嘴边牵起一个笑:“因为这里天时地利人和。”

  这个笑教我看得心里发虚。我退了几步:“这里采光是挺不错的,孤剑学长也经常待在这里方便照顾,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倒是挺了解他的。看来功课没少做。”曦月挑了挑眉,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想到学姐的那完整到让人惊叹的情报,我大概能算作是个功课做的有十分足的人吧。看着眼前白晃晃晃到我头晕的身影,我不怀好意地开口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听人说的。而且要说了解,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他了吧。”

“确实如此。”曦月在一间实验室门口停下,打开门走了进去,“不过我是不会帮你的,”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笑起来,“只是有听到很多传言说你们的关系不太一般。”

  曦月拿起花盆的手停了下,转过头笑得一脸阳光:“你猜。”

  午后转至楼后的阳光很合时宜的照了进来,透在曦月身后的玻璃窗上,洒落了他一身,趁地那满身白更为耀眼了。

  白衣、笑得光华失色的帅哥、教室、花,再配上点风和打好光线以及窗帘就是个很完美的偶像剧场景了。看着眼前的场景,我打从心底承认曦月确实符合他人口中比阳光还耀眼的帅气公子全院少女的梦中情人完美老公的形象。不过,此刻对着这个人,我心底只有一个想法,曦月送上来的好处从没有一个是免费的。

“哦。”我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走到他身前接过那盆花仔细观察起来,“既然受了你好处我就不会把这个事情透露孤剑的广大迷妹们的,你放心。”

 “原来你暗恋孤剑啊。”我小心翼翼地拨开情花宽扁的叶子观察着它的花株形态。

“.....”

“嗯?”我抬起头,看见曦月有些发寒的脸,愣了下,“我是不是说了些不该说的,对不起学长....”

   望着他这幅样子,我似乎是知道了点什么....

   抱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情,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我理解你。”

  “若是可以,我真想切开你的脑袋研究下你的脑回路是怎么运作的。”曦月嫌恶地拍开了我的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做出一个失望的表情,摇摇头:“你的这个想法是没有可能的,学长。你思想有点危险,建议你多出去走走散散心,释放下内心的情绪。”

   闻言,曦月轻笑起来:“好啊。那你和我一起去散散心吧。”

  “........”

 

   日影西斜时,我把花重新放到窗台上,顺势坐到一旁的桌前趴了上去。 “现在你有感觉心情舒爽点了吗?”曦月倚在桌边笑吟吟地望着我,“如你所言,和你一起散心确实让我开心了不少。”

 “.....”我埋头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答道,“一般一般吧,我心情虽然变得更差,但至少我的身体耐力得到了锻炼。”

   一整个下午,我在曦月美名其曰的散心中被他变着法子使唤着打理这株罪魁祸首,按着地点算,基本上跑了半个校区。我抬头看了眼生意盎然枝叶茂盛的情花,哀叹了句,“果然送上来的美丽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可是你也得到了提前接触专业课程实践素材和近距离观摩优秀师兄操作的机会。相比起来,你得到的东西可是更昂贵哦~”曦月温声道。

  “跑上半个校区换一下偷偷停驻观看5分钟,确实很划算。”我直起身对上他的视线,“你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找个免费帮手帮忙打理花吧....”

  “诶?又被猜中了?”曦月眨眨眼,一脸坦然地道,“孤剑今天有其他事处理,所以交代我帮他照顾下这个。我不太在行这些,正巧你要来看,我想女孩子心细点在照顾这件事上应该比我擅长,所以就麻烦你一下。”

    我静静望着他,突然很想打爆他这张写满无辜的脸,这样大概可以少让一些女孩子被祸害,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那你还真是心思不太细腻照顾不太在行,先前使唤我去打理情花对细节要求极苛刻的可能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吧。我回去了,今天谢谢学长了。”我起身走向了门外。

 “作为帮忙的回报,你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曦月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在身后响起。我回过头,略带惊异地看着他。

 “什么都可以哦~如果我做得到。”曦月笑着。

  我盯了他半晌,笑了笑:“那你来帮我鉴茶吧。”

 

06

   原以为,我找了一个最了解孤剑的人来帮我会让我的水准提高一些。但事实上,他不仅没有帮到我,还让我变得暴躁。

  “怎么样?”我不抱任何希望地朝着眼前优哉游哉漫不经心喝着茶的曦月问道。

  “不错。每天能喝到你泡的茶可真是我的荣幸。”

  毫无诚意的回答。

  “.....”我吞回即将脱口而出的“滚”字,努力平静着表情,“我觉得我最失败的一个决定就是找了你来帮我。你能换句话,更有诚意地敷衍我吗?”

  “对于可爱的女孩子,不是只要夸奖鼓励她们就够了吗?”曦月笑道,“我并没有敷衍你,你泡的茶真的很不错。”

   我收拾着桌上的杯具,头也不抬地回道:“这些话对你的迷妹说比较有效果,我就免了吧。问你还不如去问孤剑那株花,说不定它都比你更能给我意见。”

   曦月轻笑了声:“呵,你要不要去试试?说不定真是如此呢~比起茶,我更喜欢酒。有些人喝了酒会说出很多有意思的话,下次要不要和我一起喝酒?”

  “不了,谢谢邀请,你找其他人更合适。”

  “你去哪?”

    我转身看了他一眼,“实验楼问花。”

 

    我先前同曦月达成过一个约定,他给我品茶我替他养花。可后来他并没给我什么实际上的帮助,我却还是将照顾花株的事情坚持了下来。这看起来是个很亏的买卖,可我能在过程中偶尔隔着不远的距离多看几眼隔壁的专注于实验的孤剑,实际算起来又非常赚。所以这样既能修心养性锻炼身体又能增加和男神的共同话题还能看见男神的一件好事为何不答应呢。

    浇完水离开时,我路过前面实验室时恰好又看见了在里面忙碌的孤剑。看着他好看染着认真的眉眼,我忍不住站在那多看了几眼。

  “回神了!”曦月打了个响指,将我的心思拉了回来。

     我转头看着他,忍不住问:“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在你出来后刚刚站在这里愣神时。”曦月叹了口气,做出一脸沮丧的神情,语气中带了几分委屈地道,“我的魅力差孤剑很多吗,站在你身边这么久你都没发现。”

    听着他的话,我抬脚就向楼梯口走去,“是啊,我的眼里只有孤剑。你和他没法比。”

    就在我以为今天的一天也能在看到男神的愉快里结束时,在楼梯口,我被曦月拉到了走廊另一边的转角。我看着他,心里十分窝火:“学长大人,我今天应该做的都做完了,我该回去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议!”

    曦月一脸神秘地笑着:“为了报答你的辛苦,我决定给你奖励。”

  “....不想要。”我想都没想地一口拒绝了。

    曦月摊开手,一枚长得奇丑的果子躺在他手心,“这是你一直辛苦照料的情花结的果子,味道非常不错,所以第一个我先给你吃了。”

  “............”我沉默地看着情花果许久,忍着心里一万个的mmp,抬头浅笑了下,“这么好吃的果子还是留给学长你吃吧。”

  “或者我们一人一半吧。”不等曦月回答我就拿过他手里的果子,用力掰成了两半,将其中的一大半放到了他手里。

  “吃吧。”我笑着望着他。

  “.......”曦月脸上的笑凝固了。

    我故作疑惑地看着他道:“你为什么不吃?是这个果子有什么不对或者不干净吗?”

  “没有。”曦月缓缓拿起那块果子放到嘴边轻咬了一口,那一刻他的脸色变得铁青。

    咔嚓——

    对着曦月这副奇特的表情,我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看起来确实味道挺不错的!哈哈哈哈....学长你这个表情不错,收藏了!”

    曦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捂着嘴飞快地跑了。

   身后,一阵开门声传来。我转过身,看见孤剑从实验室中走了出来,再锁好门后顺着走廊走向了另一头的楼梯口。

    在他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后,我走到走廊的中间趴到栏杆上向下望着楼梯的出口处。孤剑的影子渐渐出现在楼下的长道上,接着他从楼梯口走出,披着夕晖顺着路向前走去。

   我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消息。

   视野里,孤剑停下了脚步站在了原地,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浅浅地笑了。

    夕阳暖橙色的余晖衬了他满身,我逆着光,望着他微扬起的嘴角,心底的欢喜溢出,同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点我看聊天记录

   看着孤剑这条消息,我心底一惊,急忙低下头缩到了栏杆墙下。回完消息后,我偷偷地起身探出头从栏杆的空隙里往下看去。

   楼下,孤剑正侧着身回头看向我这里。我屏住呼吸,蹲着身挪到了旁边的柱子下。抬头再看时,他已经收回了视线,转身沿着道向前走了。

   我送了口气,站起身望着他的背影,垂眼笑了出来。

 

07

    造化很喜欢在人过好了安稳平静的美好日子时来个最戳心的改变,搅得你措手不及,打得你钻心的疼但是又喊不出来,只能忍着。

    在我反折腾曦月吃下情花果,并且事后拿着狠狠嘲讽他一顿后,曦月有一个星期都没有再悠闲地出现晃悠于我面前。而这一个星期里,我十分开心地每天预习复习课题,作好功课看男神,看完男神练泡茶。日子过得极其地舒适开心,悠闲自在。

    而在第二个星期的开始,我就遭遇了黑色星期一。学姐在品完我的茶后,难得的称赞了我一句,而后突如其来地问道:“你给孤剑喝过你泡的茶吗?”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她答道:“没有啊....怎么了?”

“你....还没有????”学姐惊异地看着我,“他都要走了,你这个怂货居然还没进行实际的进展?!”

  我的心猛地收缩起来,我强压镇定地问:“走?去哪啊....我好像没听过这些消息....”

  学姐叹了口气:“学校和国外合作的大学联合做了个项目,现在学校选了好几个特级导师派过去进行合作交流学习,里面有孤剑曦月的导师。按要求,自然也是要带他们走的。”

“那又不是不回来!”我心虚地反驳着。

“随便你吧。只要你甘心。”学姐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慢走不送!”我朝着她背影挥了挥手,低头时手机屏幕亮了,有消息进来了。

  点我看聊天记录

    瞧着屏幕上的字句,一种无力感慢慢蔓延蚕食了全身,我抽了抽鼻子,一不小心没忍住,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打到我握着手机的手指上,有些烫,很快又凉了。

 

    孤剑走之前,我没有和那些他的追求者一样给他送什么劳什子的赠别礼,走的时候也懒得起早床千里迢迢跑去机场送他。我只是和平时一样,睡到闹钟响,然后起床吃饭,做作业预习研究项目课题。在塞得满满的一天快结束时,我才姗姗地去实验室带回了那盆情花。

    晚上月光从窗外照进来,窗台上的情花显出了几分孤独。我伸出手想摸一摸它,但是茎叶有刺,带了剧毒。我突然很想试一次情花毒,看看它是不是同小说里一般,发作起来痛彻心肺,也很想知道它与我心里隐隐约约不算太疼但又时刻不断地疼哪个更难受。又或许,我已经中了情花毒,在不自知时毒入五脏,到现在发作起来才知道无可救药。

    当天晚上,我抱着好好睡一觉第二天起来继续坚强地活下去的心情睡了一个不太安稳的觉,第二天醒来后,我才发现黑色星期一已经持续变成了黑色星期二。

  “你为什么没有走????!!!”我盯着一脸悠闲的趴在桌上的曦月,感觉自己神经有些错乱。

    曦月抬起头,露出一个极其迷人的微笑:“因为舍不得你啊~”

 “说人话!”我面无表情地道。

   曦月眨着眼:“因为一些个人原因,这些又恰好很难处理,所以我就把机会让给了需要的学弟。当时学弟知道了还非常感动,眼泪都要出来了....难道我留下来你一点都不感动吗?”

 “不感动。我反而还有些疑惑。”我坐到老位置上,掏出手机玩起来。

 “什么疑惑。”

“为什么留下的是你不是孤剑,以及导师走后现在这个课的老师是谁。”

“第一个问题,你可以猜猜看。第二个问题嘛....”曦月走到我面前,敲了敲我的桌子,笑道,“现在由我来带。”

  我抬头看着他,心如死水,波澜不惊。

  我想,我的黑色之日大概走不掉了,以后整个学期都会是黑色的了。

  

08

   每天面对曦月被他时不时拉出来折腾几下以及见不到男神的我终于在几个星期后彻底崩溃。我拿出平生最大的勇气翘了三天曦月的那节课,在寝室对着情花趴了三天。幸好的是,那几节课他并没有点名,也没有把我点出来没戳破我没去的事实。

   想着这些日子的悲苦,我实在忍不住戳了孤剑,对他疯狂地槽了一顿。

  点我看记录

   关上手机,我趴倒在桌上,心里有点开心又有点苦,只不过苦大多过了开心。其实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他知道当真了几分。嗯...不过这样也是算很开心了....

   少了一件日常的校园生活确实变得比较空虚也少了很多乐趣。无聊到极限的我只能埋头苦练,多写试题多读书。时间长了,效果也还是很明显很不错。期末后,拿到后成绩的我显然有些飘,飘忽着就对着孤剑把自己夸了一顿。而孤剑居然也顺着我的话给我鼓励了几句,甚至还让我加油,以后一起做项目,这让我十分受宠若惊欣喜若狂,更加在数据实验研究的路上一走不回头了。

   暑假里我特意将花带回了家里,每天过着养花学习瘫在床上吹空调毫无追求的养老生活。在家的日子过的十分顺心舒适,不用面对大量的作业,也看不见不想看见的人,还能和男神交流养花心得,有时还能受他邀约隔着网络帮他打点下手。说着也很奇怪,原以为时间和距离会让我那颗心冷却下来,但如今这份感情却只增不减,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长成参天大树,占据我的每一分思绪和呼吸。

   假期的某天晚上,我正十分享受地躺在床上撸着狗,手机屏幕突然亮了,消息弹了出来。

  点我看聊天记录

   就在我满心想着谁会无聊没事找他,还特意叫醒他时,孤剑又给我发了消息。

   点我

   我起身打开桌上的电脑,趁开机时回过神想了想,我似乎是又被某人坑以及掉进了另一个某人的大套路了?

   还真是....时运不好啊。

  

   孤剑给我的账号看上去是个女孩子的账号。由于翻墙有些卡加上那边已经开始,我也没多想,听着耳机里的声音就开始记录数据。这次的实验说难不难说简单又不太简单,主要是缺了人,因此在我也没帮什么的帮忙下,很快就做完了。完成后我直接关掉了页面,和那边道了声辛苦,晚安后准备摘下耳机关机睡觉时,耳机里传来了孤剑带着轻笑的晚安声,我的心像是被软软柔柔地猫爪挠了下,脸上当即烧了起来。我摘下耳机关机关灯上床躺下,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黑暗中,脑中的记忆一幕幕从眼前略过,我将自己蒙进杯子里,抓紧了心口前的衣物,我极力平复着呼吸,闭上眼强迫自己睡去,而耳边心跳如鼓,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寂静里,我听见心底有东西塌陷了下去。

 

09

  开学后,我又恢复先前的日子,时间漫长无趣,日复一日,循回往复。而同冬日渐渐一起到来的是孤剑即将回来的消息。

  那时,我正在经历复习第二门专业课考点的黑色生活。学姐敲开我门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的眼前突然就似有了一束阳光,驱散层层乌云照了进来。我十分欣喜地想要敲一敲孤剑,可是话打到一半,我想起了先前登录的那个账号。不知为何,我心中莫名弥漫上了些许不安与慌乱。

 

“嗯?这是这学期你第一次主动找我,就是为了给我泡一壶茶?”曦月坐在厅中的桌旁,饮了口手中的茶,朝我笑起。

  窗外略大的雨打在玻璃上,不断地淌下一行行水痕。望着它,我的思绪有些恍惚。

“我想问你一件事。”我转过头,看着他,“你知道我上次上的那个账号是谁的吗?”

  闻言,曦月怔了下,随即想了想,笑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上次是哪次?”

“.....那你知道孤剑那边....”

  曦月放下杯子,消散了眼中的笑意,直看着我道:“你养了情花那么久,你知道情花还有一种作用吗?”

“嗯?”我不解。

“泡茶。”曦月拿出一袋晒干瞧不出样子的花干,将它倒进了承了清水的碗中。

  看着曦月熟练而优雅的动作,我惊了惊。我原以为他只喜欢酒,不爱喝茶,却不知原来他也精通茶道。

  茶泡好时,浓郁的茶香溢了出来。曦月倒了一杯递给我,笑起:“这是情花茶。只有我家乡少数人才会泡制,尝尝看,味道应该不差。”

  我拿起杯子,袅袅地白烟荡在杯口,清冽甘醇的香味幽幽地绕了进呼吸。我笑了笑,正欲饮下时,手机消息提示音响了。

 

  我明天落地回学校了。

  from联系人:孤剑

 

 

10

   孤剑回来时,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我从未见过的漂亮姑娘。

   我见到他们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我还是在心底安慰自己,或许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可能我还有很大的机会。我走过去,笑起:“好久不见,孤剑学长。”

   孤剑回头看着我,淡淡笑了下:“好久不见,无剑。”

   我转过头朝他身边的漂亮妹子道:“你好,我是无剑,孤剑的学妹。”

   她抬起眼对我绽出一个笑,明眸闪烁,眼波轻转,柔声道:“你好。”

 “她是你的师姐,和你同一个导师。”

 “师姐好。”

   我看着他们站在一起,心底一个声音告诉我,他们很般配,适合孤剑的不是我,是她。

 

   当晚,我将准备送给孤剑作回归礼的项链熔了,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做成了一个手镯,将项链上红色的情花坠子做了坠花,镶到了上面。完工后,我将它放到了盒子里,封了起来。

   世间情花多为白色,我在选材料时却特意选了红色。一是以表我心,二是孤剑多喜黑色,眸色为蓝,红色与其更配。

   如今再看,只怕其中意思再难说出口。

   我找到曦月电话,拨了出去。

   嘟声响了一会,电话被接起。

“喂,曦月。我想请你喝一次酒。”

 

 “这是什么?”曦月问道。

   我喝了口手中的酒,辛辣的味道将我呛了下。我咳了几声:“这是我原本打算送给孤剑的礼物。现在麻烦你帮我给他吧,让他给他喜欢的人。”

 曦月笑了下:“好。”

 “不过....”

   我看着他,等着下文。

 “没什么,下次跟你说。”

   我点点头,看着他将手中一大杯酒饮尽。

 

 “孤剑学长啊!你找无剑?无剑她最近家里有点事,请假回去了。”我躲在墙角,偷看着门口的室友。

 “嗯,好,我会给她的。你放心。孤剑学长再见。”室友将东西放到我桌上,看向我在的角落,“出来吧,走了。”

 “谢谢你。”我回到桌前,看着桌上的专业书,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如果可以,我希望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这本我曾经多次没能借阅到放在孤剑桌子上的书,而是那个盒子。

    看着它,我的心像是被手攥紧,很痛。

 

   傍晚时,我抱着情花送到了实验室。我将花放到了外面窗台上,离开时我转头看了眼里面的孤剑,看见他将一个盒子给了师姐,并且打开它拿出里面的东西为她戴了上去。那摇晃着折射着微光的红让我感觉有些刺眼。那一刻,我曾经最喜欢的颜色变成了我最讨厌的颜色。我看见师姐很开心地抱了他,身边其他的人也笑得非常开心。我也非常想笑,可是我笑不出来。我想哭,可是我根本哭不出来。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很般配,我也这么觉得,从第一眼开始。而到现在,我才明白,我先前所做的那些,自以为用心地折腾了半天,都是无用功。在一切摆在眼前时,我打从心底地同情自己。我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举止令人发笑。

   有些人,有些事,哪怕是你倾尽所有用尽全力也无法追上。

   我伸手摸了摸那株情花的叶子,想留个它一个笑,但是扯了半天嘴角还是没笑出来,反而感觉快要哭出来了。

 “怎么样,感觉如何?”

  我转过头,曦月站在我身后,一如既往地笑着。

“这不就是你想要我看到的吗?特意让我送来这里,让我看见,让我知道。”看着他,我的情绪反而冷静了下来。

 “是啊,本来想看看你哭是什么样的,不过现在,我突然觉得你很可怜。”曦月望着我的眼里带了几分我看不太懂的情绪。

  听见他的话,我笑了出来。我回望着他的眼睛,极其认真地道:“我觉得你也很可怜,曦月。我接近你,只是为了靠近孤剑。”

  曦月嘴角的笑散了。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11.

   后来我也会偶尔同孤剑和师姐一起做项目实验,接触次数多了,我发现师姐比我最开始见到的更为耀眼,称为心里的女神也不为过。她性子好,聪明漂亮,性格也十分可爱,很容易讨人喜欢。每每看着她,我心底的认同更深一份。

   师姐有时会告诉我,她很羡慕我。

   我问:“羡慕我什么?”

   她会很认真地告诉我:“阿无你文理都非常好,性格也很让人喜欢,对事非常认真,茶道也非常厉害,泡的茶超级好喝的!大二就能做到现在这样,真是是很棒了!我真的很羡慕你这样的人呢~”

   我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我想,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呢,我想要的,都已经在你那了。你才是那个最让我羡慕的人。

  

  一次实验结束时,我突然想起来,向对面的孤剑问道:“孤剑学长,你知道情花茶吗?”

  孤剑闻言怔了下,而后答道:“情花茶是绝情谷传统习俗中代酒之物,仅在两人缔结契约时方才使用。奉上亲手所制的情花茶,有以己身献于对方之意。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

  我垂下眼,笑了下:“之前看到过,所以问问。”

 “你们在说什么?”师姐推门进来。

 “情花茶。”

 “阿无你要泡茶吗?”

“这个还是让孤剑学长泡给你吧。”

   我看着师姐,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12

  “嗯?紫薇你怎么在这?”我推开门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紫薇愣了愣。

   紫薇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道:“昨天你叫的。”

   听着他的话,我努力地回想着昨天的事...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在和师姐他们开始喝酒后的事。

  “我去上班了。回来带你吃东西。你选好地点就行。”紫薇起身推门而去。

  “???啊???哦!”我反应过来时,紫薇已经离开。

  “这么好,我昨天做了什么让他转性子了?”我纳闷着。

 

   待我整理好出门时,已是午后。

   我走在植满古银杏的林荫道上,一阵风吹来,金色的银杏叶落如雨,洒在我面前一地。我伸手接住一片,飘忽的叶雨中,我再度想起那个曾经与我擦肩而过的黑色身影。

   我放开手中的金叶,由它落了下去。

   


评论(31)
热度(113)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