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紫无】猎鬼人 壹·猫妖(上)

 ·主紫无

 都市志怪玄幻题材

 主类型:BG

 

  人所归为鬼。从人,像鬼头。鬼阴气贼害,从厶。凡鬼之属皆从鬼。

  捕厶者,灭其形者,谓之,猎鬼人。

 

01

  深冬深沉的夜幕下,灯火通明的繁华城市中,黑影悄无声息地在拥挤的人潮里攒动。街角无人的黑暗角落里,无数双幽亮的眼睛窥视着这方世界。

  街后酒吧的招牌不停闪动着红绿色的灯,醉酒的酒客互相搀扶着从店旁的小巷走过。其中一位含糊不清地朝着另一个被自己搀着的中年男子说道:“听说,这几天这地方大晚上老是传来野猫的惨叫声...第...第二天有人收拾垃圾桶时候就发现了猫的碎肉块.....”

  “去你大爷的!大晚上别给老子说这些....怪瘆得慌!”中年男子推开了身旁的男人。

  “喵——!!”

  凄厉的猫叫声回荡在黑黢黢的巷子中。

  两人打了个寒颤,瞬间酒就醒了一半。最先开口的中年男人推了推身边还有些抖的男人:“你...你胆大...进去看看呗。”

“你怎么不去!”

“唷,你是怕了?”

“嘿!老子我就不信这些东西!去就去,出来你明天请吃!”男人强撑着声音喊着就向巷子里走去。

  巷中,伸手不见五指。男人哆嗦着打开手机,靠着手机微弱的光向前走去。不远处一团黑色的影子缩在垃圾桶旁发出窸窣声。男人额上当即冷汗直下,他咽了咽口水强行迈开已经软掉的腿朝着那个影子靠近。

  虚虚几步后,他踏入了一滩液体里。他哆嗦着低下头,冷白的光线里,鲜红的液体黏在他脚下。男人睁大了眼,猛地抬起头,黑影蹿到了他面前。

“啊——!!!!!”

“啊!!!鬼啊!!!”巷外男人的同伴大喊着跑开了。

  沉寂的巷子里,声音遥遥在外荡开。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散发着幽幽冷光,鲜红从屏幕上缓缓划落。

 

02

  “昨夜醉汉惨死,疑是猫妖复仇?”一叠报纸晃晃悠悠地飘在柜顶,发出清脆冷冽的女声。

   背对落地窗坐在桌前的银发男子未有任何反应,只是垂着眼旁若无人地浏览着笔记本电脑屏幕。

  “诶,紫薇啊!你觉得这个城市里真有猫妖吗,不是说建国以后不能成精吗?”报纸飘下落到桌上,渐渐显出一个女子的身形。

  黑发垂散铺在桌面,极简的素色裙袂荡在桌角,无剑单手托腮撑在膝上,一边晃荡穿着与衣裙同色的短靴的脚一边歪着头盯着身旁的紫薇,外袍的宽袖从她腕间滑下,露出内里浅白的长衫护腕。

  “都一个小时了,网页还是那个样子。要装样子也好歹动动手吧!”无剑凑近紫薇伸出头斜看着屏幕,“你到底在想什么?”

  “在想怎么把你嘴堵上。”紫薇瞪了她一眼,冷然道。

   无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做出认真思考地样子,说道:“很简单啊,给我XX路的蛋糕店的熔岩奶酪面包和葡式蛋挞就行。还有更简单的,你念个禁言咒不就行了。”

  紫薇沉默地站起身,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地气息走到沙发前闭上眼躺下了。

  无剑飘到沙发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嘴中喋喋不休:“紫薇紫薇紫薇紫薇紫薇....走嘛,出去走走也是好的啊,自从冬天到了,我都好久没出去透气了!这里除了你也没别的活的东西,我再不出去可能就要被憋得回玉佩再睡几百年了!”

  “.....”在听到最后一句话后,紫薇睁开了眼,极其坦然地同飘在头上的无剑互望着。

  “哎...”无剑最终选择了放弃,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不过,那个事已经出人命了,你真不去看看吗?”

  “与我无关。”紫薇的语气毫无波澜。

   无剑轻笑了声:“那总会也是可怜,招了你这么个猎鬼人,做事接活都看心情,不听指令,那边还得忌惮你这身份,跟祖宗一样供着你。你的人情还真是贵啊。”

  “也不知,我这欠你条命要怎么还。”

  “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再散一次剑魄也还不起。”紫薇睨了她一眼,讥诮着。

  “若是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先还清欠你的再走的。”无剑笑起。

   闻言,紫薇坐起身嘴角带起一抹冷笑,神色阴沉着轻蔑地问:“还?你拿什么还?!”

   无剑直视着他的眼睛,面不改色地道:“如今我就剩了个元魄在,要给其他的也给不了。无非就是分半个心魄你,替你挡一挡生死罢了。”

   紫薇的脸色更沉了,周身气压在低到临界后又低了几分,望着无剑的眼神似乎要当场杀了她。

   “还免费送你几千年的功力,让你变得更强,助你在目标道路上更上一层楼。你看很划算吧!”无剑似丝毫不受他的影响,笑的没心没肺。

   “闭嘴!”紫薇满脸怒容,忍无可忍。

   “我想吃熔岩千层。”无剑瞬间凑到与紫薇面容只有咫尺之距的位置,抬头盯着他认真地说。

 

03

  “现在这个点就没人了,这些人还真是好糊弄呀。”

  深冬雪天的午后,原本热闹的街头此刻却空无一人,偶有几个行人,也都是行色匆匆。无剑肆无忌惮地飘在空中,抓了把雪凝在手心玩。

  紫薇面无表情地走在商业街上,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他深灰色的长呢上,留下点点深渍。

突然,雪停了,一把伞撑到了头上。他回过头,无剑正举着伞站在身后。

“刚刚从家里拿出来的。”无剑上前两步走到紫薇身边,将手里的伞塞给他,“拿着,不用谢。当然我撑也行,如果你想让人家看见一把伞平白无故地飞在空气里,明天再多个传言把这城市里的恐怖气氛多渲染点,也是可以的。”

“.....你出来不就行了。”紫薇冷眼瞥了她一下,撑着伞继续向前走去。

“那多麻烦啊!我还要弄个咒把我这身遮起来,很浪费时间精力的。”无剑也不再四处晃悠,只安分地走在紫薇身边蹭着他的伞。

身后,雪花打着卷在空中飞过,街旁一路灯火长明。

 

“这个这个,那个也好吃,多拿点!”无剑跟在紫薇身后探着脑袋一路指挥着他。

看着盘中堆起来的蛋糕点心,紫薇闭了闭眼调整了下呼吸。他无视着身后还在囔囔的无剑,端着盘子径直走向了收银台。

“你在心里说什么,我可是听得见的.....”无剑飘过来在他耳边幽幽地道。

“.....”紫薇无视着身后的动静,低头解锁了手机。

  抬眼时,一道影子迅速从他背后划了到店外。

  他皱了皱眉,略带疑惑地看了眼店外无剑的身影,随即收回了视线继续手中的事。

 

  店外,路边大雪里。

  一位穿着浅青大衣打扮极其可爱的小姑娘呆呆地站在雪中,双眼无神地看着拦住她去路的无剑,手中的伞翻落在地。

  无剑神色平静地望着她,伸手在她脑后做了一个抓的动作,一丝黑气在空气里显现,仿若带着意识挣扎着飞进了无剑手中。

  无剑一把握住,将手背到身后,伸出另一只手在她额心点了下。

  小姑娘的眼睛慢慢有了神采,她眨了眨眼睛,茫然地看着无剑。

“你的伞掉了。”无剑捡起落到地上的伞递给她。

“啊,谢谢。”小姑娘道着谢接过,嘴角绽出一个浅笑,声音轻细温柔。

  无剑笑着点点头,目送着她走远在风雪里。

 

“你在做什么。”紫薇拎着一大袋东西站在店檐下。

无剑回过头,走到他面前,嘴角扬起一个笑,在他眼前张开手,一缕黑气冒了出来。黑气在她手中依旧不断挣扎,四周无形的剑气时不时闪现着,将其困在里面无法挣脱。

“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04

  无剑坐在沙发上,满意地看着面前带着不安和局促的小姑娘。

  紫薇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一脸如常的看着对面二人。对于这个今早突然前来的小姑娘,他丝毫不感意外。

  “你...是昨天那个....”穿着一身浅青的小姑娘犹豫着开了口。

  无剑点点头:“是我。你似乎遇见些难以解决的麻烦,方便告诉我们吗?”

  “我....我叫越女。你...不是人,对不对?”越女抱紧了怀中的猫。

  “我若是说我是神,你信吗?”无剑淡淡笑起。

  望着眼前一身素袍气质清冷出尘眉眼清雅如画的女子,越女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噗。”无剑笑了出来,“那现在开始说正事吧。是和你的猫有关系吧。”

  “你怎么知道?!”越女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没有神不知道的事哦。”无剑故作神秘地道。

  越女摸了摸匐在腿上的猫,咬着下唇:“一个星期前,我家小素跑出去很久都没回来。我找遍了寻常它去的所有地方都没找到它。后来回家时,天黑了。在路过一个小巷子时,我听见了猫很凄厉的叫声,然后我就循着声音去找。巷子里很黑,在巷子尽头的转角地方有间屋子,里面似乎有动静,但是我过去后那些声音动静都消失了。那个地方的垃圾桶散发着很难闻的味道,我有些受不了就没多看直接回家了。那天一晚上小素都没有回来。第二天当我还在担心它打算贴寻猫启事找它的时候,小素自己回来了。它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非常不安。我费了很大劲才将它安抚好让它睡着,但是不到半个小时它醒了过来,一直对着门外窗外发出凄厉的叫声,甚至还会去不停的挠门。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出去看了四周也没其他的东西。自那以后它每天大半时间都在一种惊恐焦躁的状态中度过。直到昨天我遇见了你,回家后小素的状态意外地好了点,但也还是没有放松下来。临睡前,我脑中一直回荡着让我前来这个地方的声音,于是今天我就冒昧地来打扰了。”

  在越女讲述的期间,紫薇一直翻着手上的书从未抬头,似是对这些半点兴趣也没有。无剑则是保持一种微妙的态度听着,待她说完后只是浅浅的笑了下,像是对她这一切都早已预料知晓。

  无剑把视线转到她腿上的猫,笑道:“可以给我抱抱吗?”

  “可以。”越女把怀里的白猫递给无剑,“我可以冒昧地再问一句吗?”

  无剑轻抚着怀里的猫,点了点头。

  “昨天我见你的时候,你似乎不是这个样子。而且小素为什么到了这里不安状态就消失了?”

  “既然你都相信我是神了,那我是以什么样子出现对你来说还有什么值得好奇探究的呢?”无剑抬起眼直视着她,“第二个问题,答案同上。既然你认为我是神,那么神在之处还有何为之恐惧不安的?”

   越女愣了愣,恍惚着点了点头。

  “可以借你的小素半天吗?”无剑的目光落在了从她口袋一角露出的剑穗上,“做这个剑穗的人的手工可真不错。”

  越女点头答应后,听见她这话随即红了脸:“是...是啊,这个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送的,让我一直带着。”

  “你们的关系可真好,看得出来这个里面蕴满了她对你最真挚的心意和祝福。”无剑眼中笑意盈盈。

  似被无剑看穿,越女低了下头:“那...小素就麻烦你了。不知道,这件事我所要付的报酬是多少?”

  无剑想了想:“那就给我你种的那盆翡翠昙吧。”

  越女惊在原地,想开口说什么却又止在了嘴边,最终只是说:“好...好的。你居然连这个都知道,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可以把你联系方式给我吗,到时候也方便联系。”

  无剑点点头,接过她手机留下了紫薇的手机号。她瞥了眼紫薇,笑道:“我的名字叫无。小素半天后会平安回去的,你不用担心。期待与你下次再见。”

  越女谦和地笑了笑,和她猫轻声道了别,在道了谢后转身离开了。

 

05

  “你哪来的联系方式?”紫薇终于抬起头,开了口。

  “你的。”无剑很干脆地说出了真相,“万一多个小迷妹也不错,正好让这屋子热闹点。”

  “你记性倒是很好啊!”紫薇咬牙道。

  “呵呵,一般吧。”说着无剑便抱着猫坐了下来,闭上眼。

  “借汝之眼一窥当日之忆。”

   

   二十分钟后,无剑睁开了眼,抚摸着猫叹了口气。

   紫薇放下手中的书,问道:“看见了什么?”

   无剑摇了摇头:“四碎的血肉皮毛,满地的鲜血,同伴的哀哭。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

   “这就是你特意下了暗示带来的东西?”紫薇满是嘲讽地笑起,“呵,你真够有闲心逸致的。”

“那缕气息似鬼非鬼,不但带了极强的怨念还隐约有了自我意识。即使是人的亡魂残念也不会像这样,何况是猫。”无剑少见地没反驳他,垂下眼静静地看着怀中闭眼假寐的白猫,“除非是有人刻意引导,集众多怨魂养成厉鬼,专用来....”

无剑抬眼望着紫薇:“专用来引出猎鬼人。”

紫薇对上她的眼睛,漠然道:“那又与我何干。有些愚蠢自大的弱小之辈自会送上去,倒时那边自然就知道该来解决了。”

“也许人家是冲你来的呢?”无剑眨了眨眼,笑道,“毕竟神侍之血可愈万伤,而且还是养魂最佳滋补的东西呢....”

“哦?打主意到我身上?”紫薇眼神轻蔑,“那就屠尽他这念想!”

“喵~”无剑怀中的猫惊起,不安地叫了声。

无剑伸出手顺了顺它的毛,一脸云淡风轻地笑着,“杀意太重,你吓到它了。”

 

万物有灵,借目方窥世间险恶。

 

  深夜房间中,越女安然地睡在床上。它静静地看着她,一步一步慢慢向她靠近。黑暗中,一切都清晰地呈现在眼前。床头的时钟指针极慢的走着,一下一下发出沙沙声回荡在静谧的空气里。窗帘遮起的窗外,有影子渐渐聚成。不安的气息渗透进室内,那双眼紧紧盯着床上的越女,有黑色的东西浮现了出来,缠绕聚集在她面容前。窗帘扬了起来,一个人影正贴在窗上窥视着房中的一切。一晃而过的光线里,那双窥探着一切的眼如猫眼一般亮了下。

 

  客厅里,一直躺在沙发上似为沉睡的无剑醒了过来。

  坐在电脑前的紫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无剑坐起身,用手撑住头。

  紫薇转过头看着她。

“魍魉。”无剑眸中闪过一抹深色,勾起嘴角,“我们要见到故人了。”

TBC

评论(24)
热度(59)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