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山上雪

麻麻说不能和傻子玩,会跟着坏脑子的。
乙女写手,刀子爱好者

【梦间集乙女向】【千机伞X无剑】不过沧海

此文为梦间集X全职高手联动背景

CP方向:BG

CP:千机伞X无剑

无剑=你

————————————————————————————————

 

“现在插播一则重要消息,目前荣耀游戏出现紧急状况,因不明原因导致服务器瘫痪。游戏方现已派出人手对服务器进行检查抢修,还请各位玩家耐心等待。”

  黑暗中电脑幽幽的光打在桌前人的脸上,他起身,把嘴边叼着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待他转身,身后电脑屏幕的光剧烈闪动了几下,倏而又恢复了平静。几分钟后,他回来在电脑前坐下悠闲地点上了一支烟。在看清屏幕后,他叼在嘴里烟猛地掉了下来。

  “我靠!!!!!”

 

01

  死寂的枯木林间,风吹过光秃的枝丫发出阵阵呜咽声。一弯残月如钩,孤悬于漆夜。无剑静静睡于林中尽头的石堆旁,周边地上散满了魍魉的尸体。一道黑色缝隙存于她身前数丈外,深不见底的旋涡不断吸引着四周的空气残石,裂口外黑气弥漫。

  忽而缝隙口狂风大作,地面颤动不止,无剑从睡梦中被惊醒。她半撑起身,抬手遮住面前的沙尘,呼啸的风让她难以睁开眼,眼前隐约一片模糊。片刻后,风停了下来。无剑放下掩面的手,抬眼向前看去,入目,是一袭耀眼飘飞的红。她睁大了眼,愣在原地,直直望着那抹耀于黑暗中的鲜红,心下如巨石落水,卷起浪涛万千。

  那人着了身黑钢铠甲,手持伞状武器,一袭赤色披风展在夜色中,迎着孤月向她一步步走来。这样的场景曾多次出现在她梦境里,她将希望和期盼压抑在心底,唯有午夜梦回的幻境里方可一窥。而梦醒时分,幻境散去,所剩的只有寂寥长夜。

  缝隙再度出现后,她独自寻到这里默默守了三天。这三个夜晚里,魍魉不断侵袭着她,她竭尽全力地战斗着,一遍又一遍重复挥舞着手中的剑,直至将敌人屠戮殆尽,直至再无力气站起。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她于力竭中沉沉睡去。纵然她知晓这样方式太过危险,可除此之外她再无其他办法能强迫自己在这与过去极其相似的光景里睡去,也没有更好办法能让自己免去梦境之苦从而得到一个较好的休息,去履行她自己本来的职责。

  守着缝隙的三个日夜里,她既其盼着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他,也盼着不是他。心头结万千,终是难思量。

  是否连上天都觉得她这一生太过可怜,所以又送了一场大梦给她呢?

无剑轻笑了一声,低下头不再看他。随即她扶着身旁的石堆,站了起来。抬起头时,看着那只伸出一半又放下的手和眼前人熟悉的面容,她心底像有什么抽搐了一下。她从僵硬的嘴角绽出一个笑,道:“好久不见,千机。”

千机点了点头,微笑道:“好久不见,无剑。”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无剑转头看向夜空,“还是那个‘缚本’?”

 千机摇了摇头,眸中黯色转瞬即逝:“是服务器。当时服务器信号产生了波动,我遇见了一个黑色的旋涡…”

“所以你是被吸过来的?那也就是说你力量又回复到了初始?”无剑问道。

闻言,千机试了试手上的武器,但在变化三种形态后就无法继续了。他笑起:“看来在这边我又回到先前的样子了…不过用来对付魍魉还是绰绰有余的。”

“既然万物初始循环,你再度来到这边也只是回到在这里所到达的状态实力罢了。待你回去,一切自然就恢复如常了。”无剑头也不回地道,“走吧。”

“其实…”千机跟在她身后开口道。

“恩?”无剑止了步,回头看着他。

千机的脸上闪过一丝少有的犹豫,他眸光沉了沉,轻声道:“其实,我并不是被裂缝强行带来的…当时漩涡出现时是我主动靠近了它,看着它我想起了先前的经历…接着漩涡便将我拉了进去,待我再睁眼,就又到了这里。”

“……”无剑沉默地别过头错开他的视线,藏于背后的手五指慢慢收紧握拳,随着手中力量的加重,指甲慢慢嵌进了肉里。手心传来的疼痛让她已乱的心平静了些许,她笑了笑,道:“还不走吗?先前的缝隙已经在你到后就关闭了,现在要抓紧时间找到其他方法让你回去。你要守护的那个人还在等你。”

“好。”见她如此,千机也不再多言,只是点头应了句,率先走在她身前向黑暗而去。

 

02

  “来时的通道已经关闭,这次不能再按先前的方法回去了。”千机坐在洞前,遥遥望着远方灰暗阴沉的天空。

“五剑之境各地裂缝出现频繁,但位置难以猜定。先前我遇见过两位异界朋友,他们的来路也在到来后关闭了,后来他们通过阵法开启了异界裂缝。也许,这次我们可以试试这样的办法。”

  无剑将木堆点燃,靠到角落里回头盯着他的背影愣愣出神,火光映衬在她身上,给她蒙上了层暖色。

  “怎么?”察觉到身后的视线,千机回头看向她。

  “啊,没事....”无剑猛地回过神,错开他的视线,低下了头。晃动的光线里,她的脸泛上层薄红。

  见此,千机轻声笑了笑,开口唤了声:“无剑....”

  无剑应声抬头看了他一眼,但随即就红着脸转过头,轻声道:“要下雨了,你快进来吧。”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千机沉声答道。

 “我和你换。”说着无剑就走到他身边坐下,却也不看他,只是直直望向洞外的景物,“正好我烤的有点热,出来吹吹风。”

  “那我陪你坐坐,就当叙旧了。”千机望着她,嘴角持了抹笑,并无半点要走的意思。    

  “......嗯。”听出他话里的坚定,无剑也不想再多拗,只随着他话应了声。

  而后两人静静地并肩坐在一起,彼此沉默着,谁也未开口。

  最终,依旧是千机先开口打破了两人间这诡异的静默。他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抹难得一见的无奈,“你这是又要让我见识一遍你的‘无话可说’吗?”

  “不...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剑摇了摇头,垂下了眼。

  “你还那个样子,一点都没变。”千机目光灼灼,似要看进她心底,“依旧什么都埋在心里,不愿与他人分担。”

 无剑攥紧了衣袂,笑了笑:“守护剑境,拯救苍生是我本该履行的职责,这份使命自我化灵而生开始便被赋予了。如今种种也都是因我们五剑之间的事被引起。世界崩离,生灵涂炭,已让那么多原本无关的人受到牵连,被迫加入了战斗,我更加不能再让他们因我增添烦恼。那些本该由我背负执行的事就让我一人来做便好,无需再麻烦他人。”

话说完,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寂静的空气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而过。无剑紧紧攥着衣角,她从未感觉时间走过的如此缓慢。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了一眼身边人,心头的苦涩渐渐溢出,缓慢地填满了整个胸腔。

“你先前所说的通过阵法启动通往异界的裂缝的方法需要什么条件?”千机突然问道。

“条件?”无剑被这突然起来的问话问得愣了愣,“要去到裂缝最频繁的山脉地段,然后布置设好法阵,将我的力量注入其间便可开启裂缝了。”

一抹苦笑从无剑嘴角划开,心头漫上的滋味更为苦涩,随之而来的还有心中阵阵如撕裂般的疼痛。

“去哪里要多久?”

  “最快也要5天。”无剑闭上眼,握着衣角的手微微颤抖。

千机要走,她根本没有理由去阻碍,也没有任何借口来挽留。这个乱象丛生的世界本就不属于他,他所追寻的荣耀,倾尽一切所要守护的人也皆与她无关。这一切只是五剑之境已定的命数的一场意外,无论如何重逢再遇,也无法改变他们于彼此只能是过客的注定。在她这漫长的一生回忆里,这场相遇所生的感情不过如蝶过沧海,倾尽全力,折断翅膀,也难越那浩瀚的间隔,最终只能溶于漫长无际的时间里。

蝴蝶,终是飞不过沧海。

 

03

  “五天....”千机轻声念出来,“虽然不算多,但是也是我能留在这里最长的时间了。”

   无剑睁开眼转头不解地看着他。

  “在这五天里,你愿意让我同你一起分担那些你肩负的东西吗?”千机望着她笑起,向她伸出手,“我会在这段时间里尽我所能与你共同面对那些困苦,陪你走过这段对未来而言仅是微不足道的短暂旅程。”

  一语毕,无剑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视线却渐渐模糊起来。她急忙转过头,揉着眼角,努力不让眼眶中的温热溢出来。

  “答应我,好吗?”千机柔了声音。

  吧嗒——

  一点温热落到了她的手上。

与此同时,山洞外。

一点雨滴落到了地上。

  哗——啦——

  雨下了起来,在天地间渐连成幕,倒垂在洞口,汇聚成帘,淅沥着流到地面融入泥里。

  “下雨了。进去吧。”千机凑近她,伸出的手顺势拍了拍她的头。起身时,却猝不及防地被无剑扯住了袖子。

  “我想吃外面树上的果子。”无剑擦了擦眼角,睁着有些发红的眼睛仰头望着他。

  “这算是答应了?”千机淡淡笑了下,同时看着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好。” 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

待千机到了树下,无剑嘴边勾起一抹笑,抬手朝着树上那堆赘着的果子点了几下。果子登时在千机面前落了一地,更有几个恰到好处地砸在了他身上。

树下,千机愣愣地抱着落到怀中的果子,一脸不明所以地回望着无剑。

看见他这幅样子,无剑“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她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回了洞里。

 

“给你。”千机递给无剑一个果子,坐到了火堆旁看着手中裹着坚硬外壳的果子,一时无从下手。

 无剑对他笑了笑:“借你的伞用用?”

 千机怔了下,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果子,又看了看无剑。

 在他略带惊异的目光里,无剑点了点头。

“....你要什么形态?”千机犹豫了会,拿起手边的伞,问道。

“噗!”见着他依旧一脸肃然地说出这句话,无剑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骗你的!”

说着,她便伸手拿过了他手中的果子,用手指在外壳上划了几道,切痕顺着手指经过的轨迹浅浅地浮在了壳上。她轻松拨开后将只剩白色果肉的果子送回了他手里,眉眼弯弯,笑道:“吃吧。”

千机点点头,剥下一瓣果肉放进了嘴里,视线却直直停在无剑剥另一个果子的手上。

“嗯?”无剑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想要这个?是那个不好吃吗....”

千机垂下眼,摇头道:“没有。”

无剑嘴角的笑意深了几分:“那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千机愣了愣,沉默了。

“这个是无形剑气,是我的独门绝技。招式无定,随心而至。”无剑随意地解释道。

“就是绝招技能。”千机似懂非懂,“那刚刚也是....”

“对啊,是我。”无剑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

 

04

  “还以为自那一别,今生都再无缘相见了。”无剑拨了拨火堆,一点火星溅起,没在了她身后的阴影里。

  “我也是。”千机静静地望着火堆,火焰在他眼底跳动,“没想到还能再来一次异世。这次怎么只有你一个,天罡兄弟呢?”

  “他....”无剑沉默了会,“我让他留在剑冢了。这次是我一个人来的。”

  “太冒险了。”千机摇了摇头,“你不该一个人战斗。”

   无剑咬着嘴唇目光飘向洞顶,强笑道:“其实也没多大事。这样的状况经常出现,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我到那边也没待多久,只是点魍魉而已。”

 若是和同伴一起,她要如何去掩盖自己难宁的思绪,宣泄心底苦涩难言的思念?也许带上同伴,还会给他们添上不必要的麻烦....

 念此,她急忙扯开话题:“那个....千机....你可以告诉我你的主人是什么样的吗?”

“叶修吗?”千机眸光幽深,似是陷入沉思。随后他缓缓开口道:“一开始,我的主人并不是他。后来我被搁置在仓库沉睡了许久,是他将我唤醒,并且用各种材料强化我,这才有了现在的我。同他一起走上巅峰守护在他身边,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守护他,是我的使命。”

  听了他的话,无剑的心沉了沉,她掩去眼中的感伤,撑出一个笑:“在主人创造五剑之境前,我只是剑道的一缕意识,也没实体。后来是主人引导我化灵而生,我才有了形貌。五剑各为世界的基石力量,承使命而生。心魄长存于基石,心魄不灭则灵不死。我在世间看尽沧海桑田,万物去来,日复一日,时间长到我自己都忘了。后来,主人逝去.....木剑背叛了誓言,便成了现在这般。”

  “所幸,我现在有了那么多同伴,不再是一个人。”无剑望着他的眼睛,神情极为认真地道,“不过,更幸,我能遇见你。”

   说完,未等千机反应开口,她就仰头靠上石壁,闭上了眼:“好了好了,早点休息吧。我有点困,先睡了。下半夜我换你。”

   接着一股力道从身侧传来,无剑猝不及防地被带着靠上了千机的肩头。她眨了眨眼,侧过头,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可以....稍微靠一下。”千机别过脸,“睡吧。”

   闻言,无剑闭上眼勾起嘴角无声笑起。

  “晚安。”

 

  下半夜里,无剑醒来时,身旁靠着的千机已经睡着。身前,火堆火势渐微。她动作轻缓地从他肩头离开,小心翼翼地把盖在身上的披风拿下,覆到了千机身上。她在火堆前守了一会,待火势再燃不会熄灭后,她转头看了眼身边人:千机低头沉睡在暗影里,橘色的光暖暖地洒身侧,光影参半着溶于他身上,在静谧里透出了一份和谐宁静的温柔。

  无剑柔了神情垂眼笑了笑,起身走出了山洞。

 

  林间,夜雨初停,万籁俱寂,偶尔有叶上积水落下,水声轻轻回荡在空气中,清冷微凉。泛白的天际传来扑腾翅膀的声音,一只白隼歇到了无剑的胳膊上。无剑从它腿上取下纸条,抚了抚它的头,抬起手,白隼展翅飞走了。她展开纸条看了眼,顺手将它捏入了手中,转身离开时,扬了一团碎纸花。身后,天光破晓,晨曦微露。

  

  

05

  “醒了?”

  千机睁开眼,眼前是无剑含满笑意的面容。

 “不再睡会?”无剑转头看着洞外道。

 “不用了。早点出发吧。”千机起身摇头道。

  无剑笑了笑,直望着他:“千机,若是我不再帮你,你要如何?自己一个人寻遍整个五剑之境吗?” 

  千机被她问得愣了下,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随机坚定地道:“哪怕只是我一人,我也会竭尽全力找到回去的方法,重回叶修的身边。”

  “噗,吓你的…”无剑笑了声,对着他眨了眨眼,“既然我答应过送你回去,就不会食言。相信我。”

  说完,未等千机反应,她便又躺了下去,“既然说让我不要逞强,现在我累了,需要再歇会儿。就麻烦你再等会了,温柔体贴的千机大人。”

  “……”千机满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侧身背对的阴影里,无剑抓紧了心口的衣襟,面无表情空洞地望着身前。

  她明白,从这一刻开始,那为数不多的日子就进入了倒计时。她所能做的,只有欢送。但当真的要走时,她心里又充满了不甘。也许,通过这样的方式最后挣扎一下,再拖延一会,时间会过得慢点…这样,她也就能再多一点时间再多看一眼再多记一分…

  她坐起身,转过头冲他笑起,眉目浅浅。

  “我歇好了,走吧。”

 

06

  这段旅程虽不长,却也足够他们看一次尘寰万景。

她和千机在日悬中天时离开,于月上中天时宿在了终南山脚下。此时,月朗星明,林间清风送来暗香阵阵。

  无剑往篝火中扔了根柴,望着远处入云绕雾的高峰,笑道:“可惜啊,若不是赶时间,眼下就可以去拜访故人了。”

  千机看向她所望处,略微思考了下,问道:“故人?那是谁?”

  “就是老朋友。”无剑眉眼弯弯,“这里是终南山,山顶上的是天罡的师门所在之处,重阳宫。”

  “天罡兄弟的师门?那应该是个有很多高手的地方了。”千机遥遥望着峰顶,若有所思。

  无剑眨了眨眼,摇头道:“那里对我来说不算是个有好回忆的地方。不过倒是有很多其他我很喜欢的东西。”

  “什么?”

  “桃花啊。”无剑勾起嘴角,一本正经地道,“这全真教别的不多,桃花可是最多了。”说完还故作姿态地啧了两声。

  闻言,千机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那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地方。”

  “对对对,那里的人也很漂亮。”无剑乐出了声。此时若是天罡在,大概她是又要被训斥一通胡言乱语,胡说八道了。

  入睡前,她静静望着守在篝火旁的那人的侧脸,天边星光万千,似光华陨落落到身前,化进了他的眉眼。

  她默默在心里划掉一个天数。

  还剩三天。

  她轻叹了口气,又深深望了千机一眼,合上了眼睛。

  无剑醒时,天微明。晨曦中淡白的薄雾笼在山林间,安静祥和的氛围里偶有鸟语声声。她睁开眼,身旁却不见千机。

  她起身走入雾中的林间,一边思绪茫然地环顾寻找着那人的踪影一边向里走去。走了不远,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团淡粉的烟雾,一抹耀眼的赤色夹显在其中,她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走近了,映入她眼的是一株偌大的桃花树,桃华灼灼,开的正茂,枝叶舒展着沐浴在晨曦。千机就站在树下,仰头静望着身前那只桃花。

“千机?”无剑轻唤了他一声。

   那人应声转过头,即将触到花枝的手停在了空中。晨光里,他的面容被渡上了层淡金色,眉眼深邃,清俊如画。他立在熹光里,神情温柔地回望着她。

  这一瞬间,无剑忽然觉得他很遥远。她这一生的光阴太过漫长,看着万物初始到沧海桑田,看着无数灼热绚烂的生命从新生到陨落,时光悠悠,她从未停下步伐。而唯独这一次,眼前数尺的距离却让她身遥心迩,不敢向前。这了了数步已是隔世。

  她笑了笑,将心底的渴望压下,站在了原地,一时相望无言。

  倏忽间,夹着清润空气的山风扬起,片片桃花在金色的微尘中簌然落下。千机走到她身前,淡淡地笑了下:“走吧。”

  无剑点点头,落在千机身后半步,看着他肩头落着的一瓣飞花,不自觉地伸出手,却又在将要触到时默默放下了。

  千机察觉背后的动静,止步回头看向无剑:“怎么?”

  轻旋的风将花瓣带了下去,她摇摇头,把手藏到背后,笑道:“没事。”

 

07

  傍晚时分,无剑二人来到了终南山外不远处的小镇上。无剑领着千机回到自己闲置在镇上的宅中,随后在千机惊讶的目光里从柜子底端翻出一堆金叶子塞到了自己怀中。她冲着他眨眨眼,交代了几句让他好好休息后转身就往外跑,最后在被千机拉住解释一通后,半是无奈地带着千机上了酒馆。

 “你要喝点吗?”无剑拿起一坛酒,仰头灌下。

 “我不喝酒。”千机淡淡地道,“你也别喝太多。”

 “那你要看着我喝吗?”无剑愣了愣,“不如你喝茶吧。”说着就喊过店小二,让他上了壶茶。

  店小二将茶倒好,放到了千机面前。

“谢谢”千机道了声谢,却并不喝茶,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无剑。

无剑瞥了他一眼,随后便像熟视无睹一样继续喝着酒。眼前的酒一坛坛空了下去,她在心底默默算了下酒钱,发觉还没喝够本后,便又喊着老板添了几坛。

  时间不多了。

  她抬头看了眼面前那个一直沉默着的人,心中一阵烦闷。她嘟囔了几句,对着他道:“你别拦我啊,我好不容易有时间到这里喝个酒,今天不醉不归!”

  那人眸光沉沉,轻声道:“喝多会头疼。”

“.....”无剑只觉得心下更乱了。

  僵持了好一会后,她极不自然地把头转向窗外:“千机你有什么想带回去的吗?”

千机想了想,答道:“稀有材料,进化材料....”

“.....”无剑沉默地掏出一把金叶子,塞到他手里,“那你去买吧。我在这里等你。”

“你陪我一起去吧。”千机望着她的眼睛,笑了笑,“我不知道交易所在哪。”

.....所以就是存心不让她好好喝酒。

     无剑有些丧气地垂下了头。

     最后千机还是没能拗过无剑,她依旧在酒馆里大喝,他也依旧一直在旁边默默看她大喝。

  “千机,你看。”无剑握着酒杯,倚在窗边,笑道。

   千机顺着她看向窗外。楼外夜色中,千家灯火通明,夜市街道上往来熙攘,常有小孩子的欢笑嬉闹声遥遥回荡。辉煌处,即是人间。

   无剑轻声道:“这便是我要守护的东西,人间万象,尘寰秩序。这是我与生俱来使命,也是我同去同归的荣耀。”

   她醉眼迷离地望着他,一股脑地把怀中的金叶子全塞过去,小心翼翼地问:“我把这些都给你,我最喜欢的人间盛景也分给你,你可以留下来吗?”

   千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依旧只是沉默地看着她。

    良久后,他轻声唤着她:“回去吧,无剑。你喝醉了。”

    无剑揉了下眼睛,抓住他伸过来扶她的手:“我没力气,走不动了。”

    千机怔了下,随后蹲下身,将她背了起来。

  一路上,无剑只是很安静地趴在他背后,像是睡着一般,不言不语,不哭不闹。回到屋时,他将她轻轻放了在床上,临走前也给她盖好了被子。无剑闭着眼躺在床上迟迟未等到关门的声音,她睁开眼,千机就坐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

  她坐起身,直对上他的视线,她眼中清明一片,全然不似先前那般迷离涣散。她看了一会,凑到他面前,如蜻蜓点水般吻了下他的唇,随即又躺下身,把自己裹进了被子。

  千机垂下眼,堪堪收回那只试探着伸出想要触碰她的手,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门合上的声音响起后,床上裹成一堆的被子突然颤动了起来,月光从窗缝里洒到床头,照亮了枕边不断扩大泅开的水迹。

  

08

  千机敲门进来时,无剑正趴在窗边百无聊赖地望着下面院子里打架的两只猫。她回过头,看见千机端了碗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放到了桌上。

  “这是醒酒汤。你快喝吧。”千机淡淡地道。

  无剑点点头,坐到桌边毫不迟疑地端起喝下:“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个啊!”

  “这个是昨天见过一面的那位李婶给的。说这个是醒酒汤,让我给你。”

  “这样啊。老是麻烦她真是不太好。”无剑眯起眼,“每次我回来这时,第二天她总是会送来醒酒汤给我。大恩难言报啊.....”

  “下次再回来这,我多给她带点礼物好了。”无剑放下手里的碗,心情愉悦地道,“昨晚我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千机一脸如常地道。

  “那就好。”

  两人心照不宣地对昨天的事绝口不提。

  

“好了,走吧。”无剑坐在桌前,将写好的纸条放到白隼腿上的竹筒里,笑道。

千机与她手上那只白隼互望着:“这是?”

“我养的鸽子,用来传消息回剑冢的。好看吧!若是吃起来,口感也不错。你要不要试试?”无剑摸了摸白隼的羽毛。

扑哧——

白隼飞走了。

“....”千机抬眼看着她,一脸无奈。

 

“这个给你。”

临走前,千机喊住无剑,摊开了手心。

“诶,这个是桃花?你折的?”无剑拿起那朵叠好的纸花,满心欢喜地仔细观察着。

 千机点点头:“嗯。上次在终南山时,你说你很喜欢,就叠了个。”

 “赠别礼?”无剑眼中的欣喜黯淡了下来,随即她又笑起,“赠别礼就这么一个可不行啊!”

  千机嘴角微微扬起:“好。”

  看着在千机灵活翻动的十指下迅速成型的折纸,无剑叹了口气:“千机,你还有什么做不到吗?”

  闻言,千机抬头看了她一眼,眸中神色深深,让她难以看懂。

  这样的千机让她有些恍惚,她垂下眸,万千滋味一时间皆涌上了心头。而后,她的手被拉起,她抬眼,千机打开她握着纸花的手,将手中叠好的纸蝶放在了她手心的花上。蝶花相栖,静立于她手中。

  无剑怔怔地看了会,扯出一个笑:“为什么是蝴蝶?”

  千机只是浅笑着看着她,并未回答。

“蝴蝶的确和花很配,可是它太过弱小,当它想要跨过一个遥远而浩渺的间隔去寻求一些它想要的东西时,这份力就显得太微不足道,只是眨眼就会被倾没在苍茫时间里。有时候,我觉得人和这种蝴蝶很像,固执而无畏地扑向未知,挣扎着到一生结束。后来看着他们这样久了,连我也渐渐被这种想法缠噬,也不知是算好,还是算不好。”

  无剑合起手心,轻声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走吧。”

“即使面对的是未知的恐惧,是无法撼动的强大,若心怀荣耀,则为之一往无前。哪怕拼尽全力最终被掩于尘埃,那曾经路途上所留下的痕迹也会被刻入时间,铭在心底。拥有这份无惧的勇气便已弥足珍贵。”

  千机坚定地看着她,微笑着:“能与你再次相遇,陪你走过这段旅程,已经足够让我此生铭记。”

  话毕,无剑展颜笑起:“好了,快走吧。再不走,时间就不够了。”

  她抬眼,阳光明艳得有些刺眼,明晃晃地晃湿了她眼角。

 

 

09

  最后一天里,在太阳落山前,他们到达了裂缝活动最频繁的祁连山脉群。上山路途遥遥,却也意外的平静,途中也未曾遇见敌人。到达一方山脉的山巅时,正值日落时分。落日的霞光里,千机站在云海环绕的山巅,背后是下沉的夕阳,余晖洒在他身上,半明半暗。他在那里朝她伸出手,风吹过来,他背后的披风飘起,赤色在她眼前缓缓展开,这一瞬,天地中所有的颜色都为此黯然。

  无剑还是没有接过那只手,她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了他身旁。她望向天际与云海相接的尽头,那里瑰色满铺,云雾翻涌。静默中,她缓缓开口:“千机,你见过大海吗?”

  千机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她,只是不语。

  “在遥远的山尽头的另一边,便是海。我曾去过那里,拜访一位故人。沧海无垠,广阔辽远,人在其中便就如天地间的一个蝼蚁,对其充满恐惧和未知,生死也受其心意所控。沧海虽苍茫,但人想要跨过沧海距离很简单,只需要一条船和足够的时间粮食,以及一颗不会迷失的心。可若换成其他便很容易迷失,最终逝在广袤无垠中。有很多就如后者,有心想跨越,却注定跨不过。比如这山与海,所隔千里,有心也难平。也如蝶过沧海,渺小无力。”

  无剑回过头,不再看云海天际。在落日仅剩的残光里,她对着千机笑起:“时间到了,我送你回去。”

  而后,夕阳散尽了它最后的光芒,没入了地平线。

  

  山脉裂缝活动最频繁的地段处在一处寸草不生之地。无剑用了一番力气布好了阵法后,抬眼时,见到了她最不想再见到的人。

  “你似乎想再用一次那样的方法开启裂缝送他回去。”毫无疑问的语气,温沉的声音,这些让她再熟悉不过。

  “你又想做什么,木剑。”无剑冷声道。

  木剑轻笑了声,抬手唤出了一面巨大的引魂镜,望着她道:“我只是来确定你的选择。你会选这山下生灵,还是会选遵守承诺送他回去?若你选前者,那他就回不去,若你选后者,这一片生灵将会因你而死。无剑,我很期待你的答案。”

  无剑看了眼那散着诡色的巨大引魂镜,神思有些恍惚。显然这次的引魂镜威力太过强大,连她也难抗太久。她闭上眼定了定心神,嘴角挑了个轻蔑的笑:“若是我都选呢?”

  “哦?那就看你有多少能耐了。”木剑沉声道。随即他招了招手,身后的大批魍魉扑了上来。

  看着木剑消失在暗处的身影,无剑回头对着身后的千机轻声道:“我们只有一分钟时间,你相信我吗?”

  千机神情坚定地点了点头,握紧了手中武器,进入了备战状态。

  魍魉围扑上来的一刻,千机撑开手中的伞将魍魉挡了回去,回身退开的瞬间手中武器变换成矛,在魍魉未落地时,转身将其斩下。无剑则就此机会,单膝跪下调用内力引入法阵。一个回合后,裂缝于空中被打开,更多地魍魉朝着异变的空间袭去。

  “千机!”无剑大声喊道、

   千机猛然回身跃向缝隙,无剑抬手引出剑气斩下了他身后的魍魉。引魂镜的光芒开始越发刺眼,山脉开始崩动。

   无剑闭上眼,强行稳住意识,抬手以剑气划开了手臂,突如其来的疼痛将她濒临崩溃的意识换回。她飞身扑向引魂镜,回眸见是那人渐渐隐没在缝隙中的身影。

  突然,一只手爪从她胸口穿出,疼痛让她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她放在衣内的纸蝶和着溅起的血花纷飞在空中。她听见那人唤着她名字,挣扎着向她扑来。她笑起,轻声道:“相信我。”

  咔——嚓——

  引魂镜应声而碎。

  “无剑!”

  那个人在即将触及她时,裂缝关闭了。

   幽绿的碎片从她手间飞出,同着鲜血满飞在她眼前。她无力地倒在地上,耳边魍魉嘶吼不断。她看见那只她视如珍宝的纸蝶落在满是血污的地上,早已不成样子。眼前的黑暗越来越大,终于她没有力气再去挣扎,任由黑暗吞没了她。

 

 

10

   黑暗里,她如若溺水者一样,缓缓下沉,没有光,也没有声音。她沉默着坠入了黑暗深处。

   光洒在她眼前时,她无力地睁开了眼。起身,却是在不熟知的环境,而镜子里,自己的面容和身上的衣饰也不是她熟悉的样子。她试探推开门走了出去,外面街道整齐划一,人潮拥挤熙攘,还有不少她不认识的事物在上面跑过。

  她顺着人群缓缓向前走去,不远处人群围绕的高层建筑上有画面在播放。她怔怔地站在原地,望着那个画面。而后人潮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声,画面变成巨大的两个字,“荣耀”。

  字缓缓消失后,画面上投映出来的是一个穿着黑钢铠甲的黑发青年,背后赤色的披风飘扬在风中,手中握着的伞状武器在阳光下跳动着光芒。

    一滴泪从她眼底划落,直直地坠到了地上。

    滴——答——

    空缈的水声回荡在静谧的空间里,黑暗再度包围。

  

“无剑,你醒了!”

 她睁开眼,眼前是越女哭红的双眼。她艰难地从嘴角扯出一个笑,无力地看了眼四周。在发现所有人都在这里后,她努力从喉咙中发出嘶哑的声音:“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无剑....呜呜呜,你吓死我们了,二哥、三绝先生、玉箫大哥还有灵蛇庄主用尽了各种法子都没用,我们还以为....”越女抽泣着向她喊道。

“抱歉....”无剑无力地看着她。

“哼,既然醒了就应该没事了,还以为本尊又要重新找个试药的人了。飞燕,我们走。”灵蛇看了她一眼,转身带着飞燕离开。

“你好好休息。”玉箫对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剩下的人也都用不同语气方式交代她好好休息后,离开了房间。天罡临走前,又回头深深看了她一眼,轻声道:“那边我之后已经看过了,没有出现问题,你放心。那个不成形的纸花我也替你捡回来了,放在桌上了.....只是....”

“谢谢你,天罡。”看着天罡欲言又止的样子,无剑淡淡地笑了下,“你已经尽力,不过是命也。你也不要自责。”

天罡转过头不再看她,径直离开了。

  此时房中唯独留下淑越二人。无剑抬了抬手,淑女会意地将她半抱半扶了起来。她笑了下,对着淑女道了谢。

 “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啊,无剑。这些天我们都只见到你传回来的消息完全找不到你,那天若不是他们及时赶过去,你这次.....”越女皱起眉红着眼道。

  无剑只是笑,而后她轻声道:“我做了个梦....”

  “梦?”

  “我梦见一只蝴蝶飞过了沧海,寻到了它渴求的彼岸。”

  “可是....蝴蝶怎么能飞得过大海?”

  无剑眨眨眼,望着桌上泻下的一片阳光,浅浅一笑。

“所以,这只能是场梦啊。”

  

 ——————————————————

(完)

最后再推荐一首同名歌:不过沧海(配合观看更佳)。

 

 

 

 

 

 

 

 

 

 

 

 

 

 

 

 

 

 

 

 

 

 

 

 

 

 

评论(24)
热度(117)
©皑皑山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